初中生活,最能含括酸甜苦辣四个字,张天池因为往事而辛酸,因为有身边这群人的陪伴而甜蜜,因为生活的不易而苦楚,因为战斗的连绵而火辣。

  张天池有惊无险的度过初中时代,迈入战火连绵的高中时代。毕业考试那天,张天池总是第一个交卷,费时不超过二十分钟。通过校长的刻意安排,张天池和毛红磊在同一学校考试,张天池用王梦瑶送他的埙来传递答案,等毛红磊从考场出来,两人又骑着摩托车赶往下一考场。张天池在吹埙的时候,毛红磊也在迅速记录答案,好在九十分钟的考试时间很充裕。

  y酷-9匠4网唯}Y一正版f,M其)_他&都BK是盗&u版●%

  毛红磊是用口哨传递答案,每次考完试,毛红磊总是嘴巴发麻。考试结果自然不言而喻,等考试成绩发放下来,张天池这个差生班竟成了全市学校哄抢的对象,更有学校不惜出高价码想要挖走张天池。

  外国语学校的校长少不了有几分紧张,那段时间几乎是全程监控张天池,生怕自己一个疏忽,张天池就被别的学校挖走。一个中考也没什么大不了,三年后的高考才是重中之重,校长推掉所有饭局,一个暑假就陪着张天池和尹梦瑶吃饭。校长的伙食标准自然不差,也就是两个月时间,张天池从一米六二的身高长到了一米七三。

  “尊敬的校长,您就放心好了,我不会跑的。”一次晚餐中,张天池忍不住对校长说。

  “说你是我们学校的镇校之宝,一点也不夸张,虽然你的人品我信的过,但我这个人小心惯了。再说,你们考了这么好的成绩,我犒劳犒劳你也是应该的。”校长的话说的张天池兄妹心里暖暖的。

  “高中,我还希望是原班人马,请校长容许!”

  “好说,来,干一杯!”校长早没把张天池当一个学生看,两人竟喝起酒来。

  高中生活开始,班级依然还是三班,张天池脸上的稚气已逐步褪去,十六岁在很多国家已算是成年人。很多人在十六岁还是青春无敌,以年轻为资本,犯着各种青春应该犯的罪。李森雄经过一年多的磨练,已变的成熟稳重,谁都在进步,没有谁会等着谁。

  太和帮在市外的势力也已稳定,同时也变得低调起来,白无常胡炫是最先闻到时代变化的味道。酒帮也开始踏足地产行业,并且热衷于公益事业,捐了二十辆公交车给政府。相比其他两大帮派,猪皮帮混的最惨,龚杰这段时间都是愁容满面。

  这一切都归罪于猪肉涨价的速度过于迅猛,不明真相的群众以为是猪皮帮暗箱操作,一时民愤极大。

  龚杰深感自己这个帮派太缺一个智商型人物,现在早已不是拳头说话的时代,以前的那一套行不通了。越来越多的人到政府机关投诉猪皮帮,龚杰实在是有口难言,眼看着自己被冤枉,却又不能解释什么。

  众怒难平,政府部门开始彻查猪皮帮,一时间,猪皮帮帮众人人自危,却又无解决之道。龚杰冥思苦想,不得办法,最终想到了张天池。虽然张天池不到十六岁,龚杰却一直在暗地里关注他,自然知道张天池的所有事情,他本想再等几年,张天池完成学业后再拉其入伙,可现在的情形根本让他等不了那么久。

  放学时间,张天池被猪皮帮请到郊区外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一起准备回家的尹梦瑶和王梦瑶很是担心。张天池让他们放心,对方要是对自己不利,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前来。

  一个三层楼的郊区小楼,顶楼修建了鱼池和葡萄架,还栽种了不少花草,看着十分休闲。张天池和龚杰,这两个身份地位悬殊巨大的人就在这里开始交谈起来。

  “当初我们组建猪皮帮,也是为了维护本地肉类市场的权益,为此和外地几帮人打过不少次。自建帮以来,我们虽然做过见不得天的事,却没做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真想不到,如今会落得如此下场!”龚杰话语间有些伤感。

  “我想知道龚老大把我叫来的意图是什么,我的朋友会很担心的。”张天池也不拐弯抹角。

  “我对你没有恶意,也许你不知道,我也算帮过你几次,我就是想和你聊聊。”龚杰自然没想过把一个帮派的未来交给一个学生,只是他遇到这次的事才发现,身边竟然连一个能聊天的人都没有。

  张天池稍微一思索,还真如龚杰说的一样,自己得过龚杰不少恩惠,不由得对龚杰好感大增。

  之前那些不合理的事,顷刻让张天池恍然大悟,自己在河边打群架,与太和帮闹矛盾,一直以来的相安无事,原来都是龚杰的功劳。

  “我不明白龚老大为什么要凭白无故的帮我,既然你想找人聊天,不如我们开诚布公?”

  “也不瞒你说,我很看中你,本想等你年龄大些再收为已用,不过我似乎等不到那天。”

  “承蒙错爱,不过这个城市太小,根本满足不了我。”

  “哈哈,初生牛犊不怕虎,真没想到一个小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个人,如果处心积虑要杀死一个人,那必然会事半功倍,仇恨和年龄无关。龚老大虽然对我来这个城市后的事情了如指掌,但对我的过去恐怕一无所知。如果你了解我的过去,或许听到我说这话,也不会笑出来了。”张天池说的很郑重。

  龚杰重新端详起张天池来,笑容逐渐褪去,变得严肃起来,他发现这个高中生说的不像是开玩笑,虽然以前就很看中这个人,但自己明显还是低估了张天池。

  “我的事就不用说了,我们聊聊你的事吧,毕竟你叫我过来也不是为了说这些无聊往事。”张天池不愿过多回想往事,又把话题一转。

  龚杰不再视张天池如小孩,此刻他把张天池当成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从猪皮帮的组建说到发展,以及最近发生的事。

  听完龚杰的叙述,张天池忍不住叹息到:“太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那年,猪肉从五块涨到十块,很多城市都以为是当地黑帮所为,其实真正是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