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暂和平

  张天池就是要表现出一副莽夫形象,让胡炫这个搞文职的感叹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你不敢下杀手!”胡炫脑子开始高速运转。

  “你也不敢赌!”张天池毫不示弱。

  胡炫阴毒的目光渐渐收起,然后哈哈大笑,看得众人莫名其妙,张天池也笑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李老大对你的评价很高,他果然没看错人,精彩,果然精彩。”

  “李老大高估我了,我们不过是一群学生,你们帮派人物非要掺合我们学生之间的打闹,那性质就变了。”张天池一语击中胡炫的软肋。

  “你说的不错,我们帮派中人,自然不会插手学生之间的事,不过你欺负我侄子李森雄,那就是私人恩怨了。”胡炫开始攻心。

  “私人恩怨的话,那就好办多了,我让你揍一顿,然后让毛红磊他爸来清查这件事,如何?”张天池说完就要叫班上的同学去通知毛红磊。

  胡炫本想出手拦住去通风报信的人,张天池又是两记直拳打在李森雄肚子上,接着说到:“现在开始计时,二十分钟后,我的同学没回来,一分钟两拳,我看李森雄能撑到什么时候。”

  面对张天池赤裸裸的威胁,看着李森雄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胡炫又是气愤又是心疼。气愤是因为自己一个堂堂的太和帮二当家,今天竟然被一个初中生给威胁了。心疼是因为李森雄,胡炫自知这辈子恐怕不会再有子嗣,所以很是爱护自己看着长大的李森雄。

  d;酷◎匠网首5g发

  胡炫妥协了,让张天池别去通知毛红磊,等毛红磊他爸一来,太和帮不说遭遇灭顶之灾,起码也要伤筋动骨。李森雄要出什么意外,李老大会责怪不说,自己也很心疼。

  “说吧,你想怎么解决?”胡炫虽然不甘心,却也别无他法,怪自己大意了。

  “李森雄已受到了惩戒,我也不为难他,免得我们大家都下不了台,不过其他人,动过我兄弟的,一个也跑不了!”张天池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并给足了胡炫面子。

  张天池的要求虽然过分,但在江湖上磨练多年的胡炫能看出张天池是真敢下死手,他那眼神中的光芒,完全不是一个初中生所具备的。胡炫最终点点头,昨晚动手的太子党极不情愿的站了出来。

  “让我看看你们学的怎样,也让他们几个看看我们三班的人不是随便让人欺负的。”张天池控制着李森雄,吩咐班上的同学动手。

  张天池带出来的人,自然不会是无能之辈,加上他们本身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也早就看太子党一群人不顺眼,所以下起手来,没有一个含糊的。

  片刻之间,惨叫连连,太子党的几个人不说被打得血肉模糊,起码也是遍体鳞伤,看得其他人都暗自庆幸昨天没去。李森雄的脸色不好看,那是被张天池掐的,胡炫的脸色不好看,那是自己竟然让一个初中生挫败。

  “你这次的筹码,下次就不管用了,所以一次的胜利,并不能代表什么。”胡炫见事情差不多完结,开口说到。

  张天池把虚弱的李森雄还给胡炫,同时也说到:“多谢你不吝赐教,大家能井水不犯河水自然是很好,不过大家非要建立仇恨纠葛,我也会找到新的筹码。我知道人都有免疫功能,所以我的筹码也会变得新鲜,当然,我也不想和你们有什么瓜葛!”

  胡炫并没拦着张天池的离去,他毕竟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事情到了这一步,再为难张天池,那就真的不用混了。白无常的绰号不是轻易得来,胡炫和张天池的对决自然远远没有结束,这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医院里,大家把台球室里发生的一切告诉毛红磊,毛红磊心里一阵阵感动。对毛红磊性格极为了解的张天池又劝他,既然仇已报,也没必要再去找什么麻烦,毛红磊这才把自己被打的事放下。也是这天开始,太和帮开始搜集毛红磊爸爸的罪证,既然毛红磊能从他爸那儿偷中华烟抽,那他爸必然也不是个清白的人。

  经过此次事件,双方各有损伤,李森雄回学校读书时,谁也没提这事,井水不犯河水。倒不是李森雄有多大度,而是胡炫告诉他:复仇,是一道放冷了才好吃的菜!

  张天池在台球室出手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对劲,自己的伤势虽然恢复的差不多,但力道小了不少。他有想过是因为裴杨博那招推苍把在作怪,无奈自己对医学知识一翘不通,也不敢妄下定论。

  在一次饭局中,张天池说出了自己的问题,可谁也没有办法,到医院去检查,一切也正常。只有冉欣,在学业繁重的初三最后时刻,毅然请了长假跑到山里去跟爷爷讨教解决之道。

  临近毕业仅有一个月,冉欣归来,并且带回一套推拿手法。这个手法专门针对张天池的手法,冉欣在山上时自然下了一番苦工才学会,也是他每天帮张天池推拿。

  感觉到自己的劲力逐渐回归,张天池难免有些感动,一个姑娘,不辞辛苦跑到山上,这般为自己,不禁问到:“哥们儿,值得吗?”

  “就冲你这声哥们儿,有啥值不值得的。”冉欣边拍打张天池后背,边说到。

  在懵懂的年代,谁能说清什么是甜,什么是苦?只知道,有些事确定了就义无返顾,要输就输给追求,要赢就赢得这片刻时光。冉欣是个内向的人,不如唐姣凤一般会把自己的情感直接表露出来,她只会默默付出。至于对方心里有没有自己,那不重要,只要看着对方好,那就足够了。

  这期间王芷怡曾写过一封回来,在信中说很想念全班同学,也诉说了自己的一些不快乐,不过没说具体因为什么事。全班同学都给王芷怡寄了回信,可这一封封写满祝福和鼓励的信,又逐一被退回,并在信封戳上查无此人的字样,不由引起一班人的阵阵担忧。

  现在的王芷怡比张天池更早踏入江湖,所经历的磨难也是现在的张天池所能比的。直到有一天再遇,张天池才发现,时光竟然能让一个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 说:

  如果你所坚持的事情并不是你自己一个人在坚持,如果你所怀念的事情并不是你自己一个人在怀念,这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