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从王芷怡的突然离开缓冲过来,张天池接到另一消息,毛红磊重伤入院。到医院才知道,昨晚分别后,毛红磊被一群人给堵了。对方人数不少,毛红磊又是醉酒状态,所以毫无悬念的吃了个大亏。

  毛红磊张扬跋扈的性格,得罪过不少人,而在这个城市中,敢对他动手报复的人却寥寥无几,张天池很快就把这次事件的主谋锁定在李森雄身上。

  李老大虽然痛骂李森雄一番,却也着实心疼自己的儿子,不惜在用人之际,让自己的军师跟着李森雄,教导他一些事情。

  太和帮军师,大名胡炫,脸色惨白,行事狠毒,人送外号白无常。胡炫平时戴着一副眼镜,长相普普通通,属于扔在人群里找不出来那一类,不过此人智商极高,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当上太和帮的师爷。从李老大给胡炫下命令开始,他就带着李森雄一遍遍的看起了《教父》,特别是第一部,两人起码反复看了二十遍。李森雄看得有些厌烦,不过胡炫却看得精精有味,他要求李森雄记住两句话。

  第一句是:不要让你的敌人知道你在想什么。

  第二句是:让朋友低估你的优点,让敌人高估你的缺点。

  正因为有胡炫的悉心教导,李森雄才从一个有勇无谋之辈,转型成为一个懂得隐忍之人。胡炫看穿了张天池在网罗人手,随即也让李森雄组建太子党,并且终于找到机会,让毛红磊狠狠的吃了一回亏,李森雄不禁对胡炫刮目相看。

  智商拼斗如下棋博弈,谁能猜透对方下一步,谁就能控制整个棋局。胡炫能看到穿对手的心理到第四步,所以总能把人耍的团团转,至于张天池,此前没遇到过对手,能看穿对手第几步,还是个未知数。

  对于毛红磊的事故,张天池仅能怀疑,毕竟也没有证据,那个年代也没有监控什么的。看着病床上疼痛难忍却又满眼怒火的毛红磊,张天池决定展开报复。一个人,如果连身边的人都无法守护,那还何谈以后要做大事?

  从医院出来,张天池和班上几个男同学朝太子党平时聚集的台球室走去,果然看见有几个太子党的人在打台球。在太子党相邻的台球桌,张天池也打起了台球,不过张天池的手法实在是有些差劲,球居然飞到太子党那桌上去了。

  太子党一群人并没发火,胡师爷交代过尽量避免和张天池正面交锋,要一步步的慢慢吃死张天池。太子党的人虽然面露不快,却也没说什么,把球扔过来继续玩儿自己的。

  球技超烂的张天池,一没注意球秆就戳到别人身上,要不然就是把球直接打到别人身上。太子党一群人平时就嚣张惯了,反应过来张天池是在故意挑衅,再也忍不住,一群人围上来就开打。

  “你们谁也别出手,站在一边看好了。”张天池对一起来的同学说到。他的伤势也恢复的七七八八,对付这几个人自然没有问题,顺便给几个同学上上实战课。

  “打起来的时候要紧紧盯住对方,千万不能闭上眼睛,否则就不知道敌人的攻击。”

  “闪避敌人攻击的时候不能一直后退,一直后退很容易陷入绝境。”对付五个人,张天池没有后退一步,进而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腕,连续膝撞,对方倒地不起。

  “对方进攻的时候只能轻轻闪躲,大躲大闪无法还击。”又一个人被打倒,对方全无还手之力。

  对方解决完毕,没超出三分钟,台球室里的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张天池班上几个同学纷纷鼓掌,佩服之情更是强烈。张天池没有罢手,把一个太子党的人踩在脚下出言侮辱对方:“太子党就这两下子?平时也就欺负我们学校的那些弱者,连我都打不过,要是毛红磊来了,你们还不吓尿?”

  “你放屁,我们昨天……”太子党的话音未落,又是一声鼓掌响起。

  张天池转身看去,但见刚才一直在角落里坐着的人起身鼓掌,这人一脸憔悴,一张普通的脸除了像磕药的,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愧是让李森雄屡屡挫败的人,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说话的人正是胡炫,不过他的声音有些尖细,让张天池听着很不舒服。

  (f酷匠网8唯O{一正~Q版Zf,其R他#都l是fU盗版e“

  张天池后来才听人说,胡炫此人极为好色,刚出来混那会儿,调戏了一个辣女,被对方撩阴腿击中,下身也就废了。此后的胡炫越来越阴狠,这也和他当初的遭遇密不可分。

  两人初次见面,胡炫给予了张天池高度的评价,而张天池则对胡炫相当看不顺眼,主要是他的声音太刺耳了。没等张天池说什么,李森雄带着一帮人马也赶到台球室,看来这一切都是早前设计好的。

  “本来你们小朋友之间的事,我也不想管,不过你故意找事,今天不给个交代,恐怕说不过去吧。”胡炫继续阴阳怪气的说到。

  李森雄带人上前一步,人们团团围住张天池几兄弟,不过张天池几人没一个害怕的,有张天池在,总觉得很安全。

  “毛红磊被打,他爸正在找主谋,不知道这事和今天发生的事扯在一起,会不会产生化学反应?”张天池对胡炫如此说到。

  “不过学生之间的打闹而已,这点小事,以我的能力还是可以掩盖的。”胡炫无所谓的表示。

  “打闹?那就好说了。”张天池笑笑,一把拉过李森雄,捏着他的脖子,目露凶光。

  张天池速度极快,力道也大,李森雄的脸色很快变的和胡炫一样惨白。

  “你如果是个聪明,就赶快放手,你手上的人可是太和帮太子爷,你是不是不想走出去了?”胡炫尖细的声音透着慌张,他本来是个玩心计的人,却不想张天池会如此鲁莽。

  李森雄还在不断挣扎,张天池对着他的腹部就是两击重拳,并且适当松动掐住李森雄脖子的手,让李森雄的惨叫能发出声来。

  胡炫惨白的脸开始变得铁青,对方完全不顾自己的威胁,李森雄今天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自己肯定难辞其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女人和小孩可以无忧无虑,男人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