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裴杨博一脚就要踢到张天池面门,张天池左手撑地,右脚反踢裴杨博胸口,直把裴杨博踢得差点掉下擂台。就在张天池危险之际,他突破了自己的瓶颈,以往所学,在这一刻终于融会贯通。

  人的潜力往往只有在生死相博的时候才会被激发出来,此刻的张天池依然领略到拳术的精要,假以时日,必然成为尖端高手。

  两人暂时停止了打斗,不断喘着粗气,打到这个程度上,体力早已消失殆尽。

  “这次过来,真的不虚此行,希望我们以后能成为朋友。”裴杨博说毕,摆出心意把的架势。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太极圆,八卦滑,最毒不过心意把。当初裴杨博在西藏学习心意把的时候,传授他的人曾说过,宁教十拳,不授一把。这一切都是因为心意把势狠招毒、绝妙无比,裴杨博小小年纪已经练到第三把。这也是裴杨博第一次使出心意把,因为对他来说,输比死更难受。

  张天池只听闻过心意把,此时的他已无招式可言,心里只有一句话:武以快为尊。

  两人的这一轮拼斗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张天池出拳的速度实在太快,裴杨博虽招招狠毒,却始终被压制着打。裴杨博左步成弓,身子左转一百八十度,随转身左掌上架,右掌立手推出,使出一个高难度的反身推苍把。

  张天池被裴杨博这一下打在后背上,嘴里的血几乎是喷发出来的。右手受伤的张天池以右手借力拉住裴杨博,同样一个转身,一记左手寸劲拳扎扎实实的打在裴杨博胸口,裴杨博喷了张天池一脸血水,随即倒下。

  拳击比赛有个说法,控制了左拳就能掌控整个比赛,今天张天池做到了。倒地的裴杨博心有不甘,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输,可现在他就是没办法站起来。

  会场的负责人刚宣布张天池获得胜利,张天池就一头倒在地上,毛红磊等人连忙上台去查看张天池的状况。

  这场拼斗,表面是张天池赢了,但如果这不是一场比赛,先缓过劲来的一定是裴杨博,那么最后输的一定是张天池。

  看着一身伤痕的张天池,被打时没流泪的冉欣,被劫走时没流泪的冉欣终于流下眼泪。她在这一刻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当一个医生,既然阻止不了张天池的战斗路程,那她就负责张天池的身体健康。

  毛红磊背上张天池想要去医院,却被太和帮的人拦下,满腔怒火的毛红磊吼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赶紧滚开。”

  “毛公子,我们不敢为难你,谁都可以走,你背上的人得留下。”太和帮的一个小头目说道。

  “哟哟哟,你们太和帮过界了吧,这一片好像是我们猪皮帮说了算吧。”龚杰看着太和帮小头目说话,其实是说给太和帮老大听的。

  “你这么一个大人物,就别为难小辈了。”酒帮老大看似在劝着太和帮老大,却很明显的在帮衬猪皮帮。

  太和帮的老大脸色阴晴不定,刚输了五十万,这次真要伤元气了,如果再和两大帮派打起来,以后的日子就真不好过了。

  太和帮老大手一挥,示意手下人放行,对两大帮派老大说到:“钱我明天叫人送过来。”说完坐上车,重重的关上车门绝尘而去。

  两大帮派老大简单的寒暄了一下也各自离去,龚杰虽担心张天池的伤势,却也不便表现的太明显,叮嘱手下人暗中保护张天池,收买人心也要慢慢来。

  张天池在医院呆了三天,尹梦瑶也在医院没闭眼的守了三天。张天池刚能下床就非要回家去住,他实在不喜欢医院里的那股消毒水味道。这次张天池受了严重的内伤,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张天池的战斗力几乎为零,最毒不过心意把真不是乱说的。

  气愤的毛红磊叫上几个人,走到同一医院的黄毛病房里,又是一阵连环拳,最后把警察都引来了才罢休。毛红磊当然没事,只是被他爸训了几句,黄毛就惨了,出院日期又要推迟几天。

  这次的战斗,让张天池的名声在同龄人中到达顶峰,同时他受重伤的消息也被传开,不少想踩着张天池上位的人蠢蠢欲动,当然这背后少不了太和帮的推波助澜。

  酷`匠3+网(m唯k一正版v,},其i他都\是盗Q}版

  三大帮派自然是不能对张天池动手,可那些没组织的小混混和学校里的准混混们就没谁拦得住了,幸亏有毛红磊在,不然找张天池麻烦的人,起码一天三拨。

  武以快为尊,情已舍为尊,谋以忍为尊。张天池懂这个道理,毛红磊不懂。依毛红磊的火暴脾气,要不是张天池拦着,指不定闹出多大乱子来。

  在张天池养伤的时候,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张天池七门功课总分为零。这下学校里又出话题了,张天池的认课老师用了整整一节课来训责张天池:“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那么多选择题,你乱猜也能猜对几个啊。你交白卷还能给你两分卷面整洁分,可你每道题都做,却一道题都不对,你说你,什么意思。”

  老师还在讲台上喋喋不休,张天池站起身来,打断老师的话:“老师,有道题我不会,你能不能给我讲解一下。”

  “这个时候了还讲什么题,讲了你也学不会,给我坐下。”这个老师现在一门心思训斥张天池。

  “传道授业既为师,我们做学生的,有不懂的当然要问老师了。”张天池刚说完,以毛红磊为首响起热烈掌声。

  任课老师的脸憋成了猪肝色,好半天才说到:“什么题不会,你说。”

  张天池并不答话,径直走上台去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开始给老师出题:一个空格乘以7等于两个空格乘以十七个空格等于十八个7。

  张天池写完,回到座位上,眼里满是期待的看着老师。那个老师拿着粉笔似乎被施了定身法,脸上的猪肝色越发浓烈,实在不知该如何下笔,刚才神气活现的骂人风采全然不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有木有人能算出这道填空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