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唐姣凤惊呼出对方的名字,张天池打量了下此人。十四五岁的年龄,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黝黑的皮肤,比起西藏原住民也不承多让。身材则比较清瘦,手臂和腿部的肌肉却异常结实,拳骨磨的很平,看来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练家子。

  “张天池,这个人很厉害,外号叫裴元庆,我去年在重庆看到过他一次,那次他一人打六个轻量级职业拳手,并且取得胜利。”唐姣凤对裴杨博印象很深刻,去年就有一对六的彪悍战绩,这人简直是妖孽之材。

  “这么牛?三哥,实在不行,我求我爸来解决这事。”毛红磊听到唐姣凤的描述,不由得担忧起来。

  张天池摆摆手拒绝毛红磊的建议,到了此刻哪还有不战之理?只见裴杨博一手指着张天池,转而指向擂台,头朝擂台一扬,示意张天池上场,动作极为挑衅。

  “请稍等,给我一分钟时间。”张天池没有理会裴杨搏的挑衅,径直朝黄毛走去。

  “想求饶啊?现在晚喽。”黄毛见张天池走来,肆意大笑。

  ‘咚’的一声重响,还没反应过来的黄毛被张天池一记直拳打出十来米远。黄毛连惨叫都无法发出,倒在地上不断咳血,脸上满是痉挛。

  和黄毛一起来的人爆发出一阵骚乱,众人把张天池围起来却又不敢上前,张天池刚才那一手实在让人太震撼了。

  “无耻之徒。”张天池对地上仅剩半条命的黄毛冷哼一声。

  “全部给我让开!”裴杨博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好久没遇到这样的高手了,作为一个武痴,裴杨博自然期待遇到高手好好打一场。

  黄毛的同伙很听话的让出一条道来,张天池单手撑台而上,对裴杨博说到:“在打之前,我有一个要求。”

  “请讲!”裴杨博的语气变得客气起来,先前之所以对张天池不屑,是以为对方不过打架厉害一点,没有资格当自己的对手。而通过刚才亮的一手,裴杨博发现这个人完全有资格当自己的对手,自己出手也不过如此,所以尊重起来。

  “让他们把人放了。”张天池说到。

  裴杨博朝太和帮的一个头目点点头,那头目随即示意下面的人把冉欣带过来。太和的目的是让张天池和裴杨博打一场,现在目的已达到,留着冉欣就再无意义。

  不一会儿,冉欣被人带上来,看样子人无大碍,唐姣凤和尹梦瑶赶紧上前去搀扶。想比唐姣凤和尹梦瑶的慌张,当事人冉欣反而足够镇定,刚被劫持过,眼里去没有太多惊恐。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裴杨博见人被带来,开口问道。

  “请!”张天池微微弯了点腰,对面的裴杨博也是如此。这不是两人在行礼,而是两人都表示进入战斗状态。

  就在场下人们纷纷开始下注的同时,几辆小轿车同时抵达现场,人们看见从车上下来的人,更是惊呼不断。猪皮帮,太和帮,酒帮的老大都来了,这简直是本市黑道的一个盛会。

  场地的负责人连忙搬出三张椅子请几位大哥坐下,三大帮派的老大已经很久没有陪过面,这次人来的这么齐,明天黑道上肯定又会出现各种传闻。

  “你们继续。”龚杰对台上的两人说到,转而又问身边的两个帮派老大:“我们玩玩儿?”

  “好啊,今天难得我们聚在一起,我坐庄?”太和帮的老大西装笔挺,还戴着黑框眼镜,外表很是斯文,不愧是搞文物的。

  酒帮的老大穿着运动装,显得很随意,对太和的提议表示赞同。龚杰赌了三十万,酒帮老大赌了二十万,都是赌张天池赢。在当初那个年代,这个赌注不比后来李森雄的那场小,不过太和帮的老大欣然接受,他很相信裴杨博的实力。

  和往日的打斗不同,张天池一记刺拳打去,裴杨博轻松闪开。裴杨搏回了张天池一记刺拳,同样也被轻松闪开。两人相互打出十几记刺拳,没有一下打到对方身上。台下的人看得有些乏味,而真正懂行的人却看得精精有味,这是两人在试探对方身手,在两人身上相等的情况下,有时候一招就能定胜负。

  “这两个孩子日后不简单啊。”酒帮的老大由衷赞叹到。

  张天池和裴杨博的风格差不多,都是以硬碰硬,两人同时抬腿互踢,两个人的腿随着一声重响交织在一起,在两人收腿的时候,明显速度慢了下来。

  两人同时各站一边,不再出手,台下的人不明所以,叫喊着继续打,张天池和裴杨博则在等待自己发麻的右腿恢复知觉。

  刚才拼这一下,张天池使出全力,而裴杨博只用了八成力,毕竟裴杨博要比张天池大一岁,所以力量也大一点。

  ;酷匠网永久z免`/费看小c说r(

  先恢复知觉的裴杨博很人道的问张天池:“我等你一下?”裴杨博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与之一战的人,自然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要不然张天池现在就危险了。

  张天池摆出一个起手势,对裴杨博喊到:“来!”

  对各种拳术颇为精通的裴杨博也没看出张天池这个起手势出自哪路拳术,一记凌空踢飞向张天池,这下张天池没能躲过,右臂结实的挨了一脚。

  张天池在倒地的同时,左拳再次全力奔向裴杨博右臂。随着一前一后的两声闷响,张天池和裴杨博同时倒地。张天池擅长拳法,裴杨博擅长腿功,刚才拼这一下两人的右手都已受伤,短时间内无法用力。

  相比擅腿的裴杨博来,同样右手受伤的张天池显然更吃亏。这次张天池先发起进攻,以步法为辅,开始进行近身缠斗。张天池是技巧型的,裴杨博是力量型的,所以近身缠斗,裴杨博的腿功几近无效。

  两人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血水不断溅下台去,看得尹梦瑶等人眼见张天池处于下风,很是揪心。

  又是一记窝心脚踢在张天池胸上,越战越勇的裴杨博这次没给张天池机会,继续出腿踢向倒地的张天池,这一脚要是下去,张天池也就注定被打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