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里并没有像张天池所预料的对这件事有所表态,好象没发生过一样。学校里有些太过安静,安静得很不正常,虽然所有人都说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但这事根本不可能隐瞒得住。

  张天池忐忑不安的度过了几天,迎来了期中考试。这个学校为了保证升学率,决定通过期中考试来分班,成绩好的分为一个班,成绩差的分为一个班。这些成绩差的学生甚至不用通过毕业考试就可以直接入读职业技术学院一类的,当然这些做思想工作的老师会把技术学校的前景描绘的很好。

  很多学生成了学校利益的受害者,不可否认技术学校也有出类拔萃的人物,但那仅仅是千分之一的概率,大多数人因为入读技术学院而误入歧途。

  外国语学校的校领导其实早已知晓那场群殴事件,之所以对这件事决口不提完全是因为龚杰。

  这个城市分为三大势力,分别为猪皮帮,酒帮,太和帮。

  猪皮帮以低于市场价很多的价格强行收购屠宰点、卖猪户的猪皮,主宰肉类市场的秩序和操控肉类的价格。这帮人看似最土,战斗力却最强悍,因为成员大多为亲友熟人,所以凝聚力也最强。

  酒帮最为平和,成员以酒厂职工和酒商为主,对外宣称酒业商会,以避黑帮之嫌。这个城市素有酒城之名,而酒又是这个城市的经济支柱,所以酒帮的白道背景其他两个帮派谣不可及,当然酒帮的战斗力也是这三大帮派中最弱的。

  :*酷匠网1Y首●发

  太和帮就是做古董生意的,但这生意完全上不了台面,以盗墓的‘穿山甲’和摆摊的贩子以及打手和‘托’所组成。太和帮来钱最快,经济实力最雄厚,消息来源也最灵通。

  龚杰正是猪皮帮一把手,市内第一个配备大哥大和桑塔纳的人,就形象来看,活脱脱的爆发户。龚杰虽能打,却绝不是一个莽夫,不然怎能坐上猪皮帮头把交椅。摆下街头擂台的也正是龚杰,所以他很早就注意到了张天池,特别是这次张天池在河边上的表现,更让龚杰强烈的想把张天池拉入伙为我所用。

  也许有人会认为张天池年龄太小,但龚杰最擅长的就是长线投资,这也是他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的一个重要因素。龚杰找到校长,要求校长对这件事暂时不提,同时奉上的是一把杀猪刀和用黑色塑料袋包好的钱。

  钱和刀同样散发着腥味儿,但聪明的校长选择了黑色塑料袋,表示一切遵从龚杰的吩咐。

  一个学校的校长背景自然不简单,但这次事件的主事人有毛红磊和唐姣凤,哪一个背后的人物都不是省油的灯。抛开张天池不说,既然黑道都出动了,也没必要在白道那边找不自在,所以校长做了个顺水人情,没有对这次事件发难。

  这次事件牵连的人数太多,技术学校那边也杀出个程咬金来,这次惊动的是太和帮。本来学生之间的打闹,成名的黑帮人物不便插手,不过三大势力一直在明争暗斗,一有机会就想找找对方的不自在。

  太和帮的布局很大,不仅在本市占据一片江山,也开始在其他城市发展自己的势力,所以太和帮现在很缺人手。技术学校这块人力资源宝库早已落入太和的眼中,近几个月太和在技术学院吸纳到不少人才。最主要的原因是,技术学院这帮人大多家庭条件不好,比其他人更多了份出人投地的强烈心愿,所以步入黑道是他们觉得最好的选择。这帮人下手狠,面生,而且廉价,太和帮岂能不动心?

  无论是猪皮帮还是太和帮,都不可能为了一帮学生火拼,这要是传了出去,必然让人笑掉大牙。黄毛找到太和的主事人,主事人一口答应帮忙,随即想出一个计划来。

  这天,期中考试刚结束,张天池和尹梦瑶回到家中,等待着毛红磊和唐姣凤前来作客。张天池在厨房里忙碌着,尹梦瑶只能打打下手,另两个人则出去买啤酒了。

  没多一会儿,楼下一阵轰鸣声传来,张天池知道毛红磊和唐姣凤到了,朝楼下望去,两人手中并没有酒,一丝好的预感涌上张天池心头。

  毛红磊火急火燎的冲上来,对张天池说到:“哥,出事了,冉欣被技术学校那帮人打了一顿还给带走了。”

  ‘啪’的一声,饭桌被张天池踢倒,一桌佳肴瞬间变为一地狼籍。张天池彻底震怒,在他印象中,冉欣文静不惹事,虽这次事件起因是她,但对方不找自己,找到冉欣头上,这算个什么事。

  “哥,那帮人带话来说,今天晚上要你打一场擂台,不然就对冉欣下手。”毛红磊第一次见张天池发怒,说真的,他也有点怕。

  唐姣凤接着说到:“别,我看这次事情不简单,我找家里人救冉欣吧。”

  “对啊,哥,要不然我们报警吧。”尹梦瑶说到。

  张天池渐渐平静下来,让他们三人先坐下歇歇,随即取出画笔,开始在卧室里的墙上作画,看的三人莫名其妙。

  墙上早已有个美丽的天使,尹梦瑶记得张天池对她说过,他希望这副画上只有一个天使,而这副画的名字叫《圣魔天使》。张天池慢慢的勾勒,上色,尹梦瑶等人逐渐看出张天池在画一个骷髅头,和先前画好的天使搭配起来,显得格格不入。

  最后一笔画完,张天池狠声说到:“今天不管来的是谁,我要让他后悔和我上擂台。”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尹梦瑶隔三叉五的就要跑去张天池卧室去看看,如果墙上多了一个骷髅头,那尹梦瑶必然心惊胆颤。

  四人谁也没心情吃饭,匆匆赶到张天池最熟悉的那个擂台,此时不过晚上九点多,那些看热闹的人陆续抵达,不断有人对张天池和毛红磊打着招呼。

  尹梦瑶很疑惑那些人为什么称呼张天池为街头冠军,不过这个时候,她也不便于多问。

  片刻之后,一个和张天池年龄相仿的男子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抵达会场,这群人里包括黄毛。

  “裴杨博!”一向沉稳的唐姣凤竟然惊呼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洁净你隐而未现的罪,让你见到你想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