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人群后的张天池趴开人群朝前走去,没有主心骨的队伍就算人数再多,也无法取得优势。

  张天池朝唐姣凤微微点头,示意这件事他来处理,一股安全感瞬间占据唐姣凤全身。

  “这么多男人站出来了,让女人出手,这不合适吧?”张天池对黄毛说到。

  “是张天池。”

  “街头冠军。”黄毛身后的人议论纷纷。

  “那你说怎么办?”黄毛自然听过张天池的威名,此时他手上的砍刀捏的更紧了。一开始看见这么多人出来,黄毛就不想打,场面太大,很容易控制不住场面,变得一发不可收。只是,如果就这么服软,他职校一哥的地位肯定就会动摇。

  “你说的对,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大,不如我们单挑?”张天池询问到。

  “那两个疯婆子别想置身事外。”夏泽兰不依不饶,从受伤程度来说,她确实是受害方。

  v酷匠0网永久免4费+看*W小4#说K

  “要不然你们先打一场?”张天池没好气的说到,这个夏泽兰真有点烦人。

  唐姣凤一步上前,眼里满是轻藐,对于战胜过一次的对手,唐姣凤自信能再收拾一次。夏泽兰见自己叫来出头的人无动于衷,一个恶狗扑食冲上前去,双发厮打在一起。紧接着双方的姐妹团群起而攻之,一群女人陷入混战,没有战斗力的冉欣也冲上前去充当肉盾,她不能打,只想着帮唐姣凤档几下,毕竟这事因自己而起。

  场面彻底乱套,职校学生显然行动派更多,几个拿钢管的人朝张天池袭来,张天池一把抓住钢管,照着一人就是一下,那人应声倒地。五六个人围攻张天池,尽然没讨到半点好处,张天池显然没留手,此刻不下狠手镇住对方,场面更难以收拾。

  围攻张天池的人越来越多,毛红磊紧急救援,现场惨叫连连。职校这边,一个人拿着砍刀,十来个外国语学生围着,没有一个人冲上去,就这么僵持着。也就是说,职校一个拿刀的人就拖住十来个外国语的人,外国语人数上的优势早已荡然无存。

  张天池这边倒是应付自如,唐姣凤那边明显战力吃紧,一度处于劣势。本来张天池打几个人是没问题的,此刻他分心了,唐姣凤引领的姐妹团里有冉欣和尹梦瑶这类毫无战斗力的人,所以张天池总忍不住去看那边的战况。

  关心则乱,张天池背上接连挨了几钢管,他一咬牙,一个跳踢,下手越来越重。这时,张天池看到有几个职校的男生跑去支援女生阵营,张天池更是急火攻心,朝毛红磊喊道:“毛红磊,去那边帮忙,下黑手!”

  毛红磊见张天池此时有些吃亏,本来打算过去接应张天池,听到对方这么一喊,只能朝着唐姣凤那边赶去。

  再说本次事件的女一号唐姣凤,完全无视对方的围攻,盯准了夏泽兰一人,一拳拳打在夏泽兰脸上,夏泽兰倒地之后,又是一番狠踩,下手之狠,丝毫不输男生。惨烈程度排行第二的是冉欣,全程只会拦腰抱人一招,谁对唐姣凤动手,她就去抱谁,也不管多少拳脚落在自己身上,冉欣始终如一。

  毛红磊的加入,让唐姣凤这边的局势瞬间缓解,打到这种程度上,毛红磊哪还顾及男女有别?什么不打女人,这一刻不是废话么?一拳打在抓扯尹梦瑶头发那职校女生脸上,那女生当时就捂脸蹲地下了。

  挨了不少闷棍的张天池,越战越勇,放倒七八个人,打得对方接连败退。被逼红眼的职校学生,慢慢朝着黄毛靠拢,对方再次进入对持阶段。外国语这边一打起来就害怕卷入战斗逃跑的人不在少数,现在外国语仅剩一百多人,职校还有战斗力的人也只有七八十个。

  毕竟是学生,缺少那份砍刀在手,天下我有的霸道,不过热血青年们被打红了眼,接着再打肯定动刀。一旦动刀,谁能保证不出事?张天池想到这一点,朝己方喊道:“兄弟们,职校的崽儿欺人太甚,捡石头,拼!”

  外国语的人纷纷弯腰捡石头,河边上最不缺的就是鹅卵石,打到这种程度,傻子才用凳子腿去拼砍刀。张天池采用远程攻击威慑对方,这时候人多就占据优势了,鹅卵石虽然没砍刀杀伤力大,但砸人身上真不是好玩的。

  “带着你的人赶紧滚,不然有你好受的。”张天池对黄毛说。

  “我滚你大爷,兄弟们,捡石头,谁怕谁啊?”黄毛真急眼了,打算来个鱼死网破,打远程战,谁脚下还没石头啊。

  黄毛明显看低了张天池的智商,仅把张天池看作一介武夫,能作为几百人的主心骨,这种人会没脑子吗?张天池早就分析过场地,张天池这边鹅卵石都不大,作为远程攻击的材料再合适不过。职校站那边,鹅卵石太大,拿起来都费力,更比说扔出去。

  最关键的一点,职校那边不少人手里拿着武器,只能左手拿石头,扔出来的力道自然小少很少,左撇子毕竟是少数。

  看着职校的人还在慌忙寻找合适的石头,张天池大喊一声:“扔!”

  如流星雨一般的鹅卵石朝职校学生飞去,不少人纷纷中招,全无还手之力,想要提刀上前拼命都没机会。面对外国语这边接连不断的石头攻击,黄毛只有不甘心的领着职校学生落荒而逃。

  河边上再次归于平静,短时间内黄毛已无能力组织人杀回来,这场混战最终以外国语获得全面胜利。这个时候不少人才开始喊痛,打得最凶的唐姣凤居然没受什么伤,这完全得益于冉欣的保护,表面上看,最惨的还是毛红磊,被几个职校的猛女抓花了脸。张天池虽然挨了不少闷棍,好在自身抗打能力强,所以也没多大事,养两天就好了。

  看冉欣坐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唐姣凤想去扶她,可这时的冉欣已经没力气再走路,还是张天池背回教室的,毕竟张天池没有明显外伤,看起来挺精神。张天池背上有不少瘀伤,他也痛,只是没说出来,背上的冉欣,趴在张天池身上,眼泪肆意流淌。

  两校发生大规模战斗,这事不可能掩盖下去,张天池心里隐隐有些担忧,连冉欣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背都浑然不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有木有人觉得,没在学校里打过架,总觉得校园生活缺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