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临江城市,每天治安最好的时候就是晚上十点,本市年轻一代的混混几乎都聚集在这个单挑的会场。张天池已经守擂半个月,从无败绩,真正的街头冠军。主流高手是不屑于这种比赛的,他们觉得这种比赛不过是一场小混混们的闹剧,张天池的拳术不属于任何一种流派,以最快最直接的方式打到对方,并让对方丧失还手的能力。

  这种拳拳到肉的打法,让这个城市的热血少年们很是崇拜,现在的张天池是一个标杆,谁能打到他,谁的名声就能暴涨。

  “你出拳速度太慢,下颚太突出。”张天池一记直拳打到第三个挑战者,他觉得有些无聊。这时候的张天池在身手上已经到达瓶颈期,他期待有高手出现,突破自身的瓶颈,可这段时间出现的挑战者,实在是有些垃圾。

  酷KU匠'5网首发。‘

  张天池的表现,很快引起市内那些黑道大哥的注意,这两天,不少黑道大哥亲临现场,纷纷向张天池抛出橄榄枝。幸得毛红磊身份特殊,张天池能委婉的拒绝,他参与街头打斗,本来是为了生活,走上黑道,那不是张天池所愿意的。

  学校方面,生活还比较平静,张天池一直在留意可用之人,他有他的计划,到了一定时候肯定要组建属于自己的势力,但绝不是现在。现在自己所接触的圈子,年龄范围太小,在目前这个阶段,都不堪重用,他需要等待成长,等待自己和身边这群人的成长。

  星期天,冉欣刚从书店走出来,不小心撞到两个人,两个打扮的很非主流的女人。这两女的,年纪在十五六岁左右,头发染成黄紫白,在当时来说,也算时尚。这两人不仅打扮不走主流路线,脾气也不走主流路线,遇上三句话打不出来一个屁的冉欣,一场遭遇战一触即发。

  两个非主流美女没有理会冉欣不住的道歉,推来推去,还越来越激动。恰巧那天唐姣凤也在诳街,又恰巧看到了这一幕,同一学校的学生被人欺负,唐姣凤正义感爆棚,一个箭步上去,一手拍在其中一个非主流美女头上。

  唐姣凤和非主流美女姐妹两边都不是省油的灯,女人之间打架,肯定比男人打架更有可看性,抓头发,扯衣服,场面相当香艳。性格内向的冉欣看到唐姣凤都这样帮自己了,居然还是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也不怪她,从小就是一个乖乖女,让她打都不知道怎么下手。

  唐姣凤这人,确实泼辣,一打二也丝毫不落下风,只是形象惨了点,披头散发,平时的美女形象荡然无存。好在冉欣虽然不懂得打人,但还是上前抱住一个人,为唐姣凤换得一对一的局面,头发一扯,连续膝撞,其中一个非主流美女丧失战斗力。

  “不要打了。”冉欣再次劝到。刚被冉欣放开,那个叫夏泽兰的非主流美女发疯一般冲向唐姣凤。

  又是一番抓扯,夏泽兰完全不是对手,啪啪几个大耳光甩在夏泽兰脸上,立刻感觉火辣辣的疼。这场战斗,唐姣凤以一对二,冉欣不断阻拦非主流姐妹的合围,最终以唐姣凤的泼辣更胜一筹。不过这四人都相当狼狈,尤其是夏泽兰,脸上全是抓痕和手指印。

  “你混哪儿的?”夏泽兰气疯了。

  “外国语唐姣凤,你不来找我是孙子。”唐姣凤虽然胜出,自己也很火大。

  “你等着!”夏泽兰说完,气冲冲的走了。

  “你不要紧吧?”冉欣边拍打唐姣凤身上的灰尘,边关切的问道。

  唐姣凤整理了下头发,毫不在乎的说:“没事,我们先回学校吧。”

  学校里彻底热闹起来,唐姣凤街上打架,绝对是爆炸性新闻,看样子接下来还有一场更大的战斗场面,平时埋头苦学的学生们彻底沸腾了。

  校门口陆续来了一些人,有眼尖的人认出这些人都是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看来对方的来头也不小。

  “把你们学校的唐姣凤叫出来!”职校的学生本就和混混无异,大多数人都是在学校混日子,平时打架斗殴没少干,战斗力明显比外国语学校高出一个档次。

  唐姣凤在学校人缘极好,知道校外有人来叫嚣,学校里的三十六路响马,七十二路烟尘纷纷集合。

  张天池听闻这事因冉欣而起,又佩服唐姣凤仗义出手,立刻开启动员大会:“兄弟们,别人打到家门口了,怎么办?”

  “打回去。”这群青少年体内的热血立即被点燃。

  “别人打了我们班的同学,怎么办?”

  “打回去!”此刻连平时很老实的同学都慷慨激昂。

  “只要是个男人,就跟我一起走!”张天池振臂一呼,不仅是男生,连大部分女生都出动了。

  这绝对是这个学校历史上最大的战争场面,张天池朝校门口走去的时候,看见学校里的人基本都出动了,起码得有一千多人。

  双方把战场约定在人烟稀少的江边,站在最前面的是唐姣凤和几个学校里最调皮的学生。外国语学校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职校只有两百多个人,不过职业的学生历来以下手狠而闻名,以战斗力来说,双方比较平衡。外国语学校的学生始终都是些以学习为主的学生,这次有不少人仅仅是来冲人数,或者看热闹,一打起来,指不定就跑了。

  职校的人心里也有些发慌,没想到对方来了这么多人,本来那几把砍刀是拿来吓唬人的,现在一个个捏在手上用来保命。

  “你今天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领头的黄毛想输人不输阵。

  “还有撞我那女的。”夏泽兰完全不理会目前的局势,根本不知道黄毛心里有多苦,在她眼中,黄毛就是最牛的。

  外国语这边,看见对方不少人拿着砍刀,也有些忌惮,还是唐姣凤说到:“道歉,没门,要打就打”

  “我们这一打,肯定把事情闹大,到时候谁也跑不了,不如你们女人的事情女人自己解决。”黄毛见唐姣凤并不服软,又想了一个办法。

  黄毛这个计策歹毒啊,外国语的彪悍女就唐姣凤一个,职校这边猛女无数,这要怎么打?黄毛说的确实在理,事情闹大了,谁都跑不了,摆这么大个阵仗,不打又下不了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掌声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