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池没有片刻犹豫,几乎是出于本能,从报幕员手中一把夺过话筒,戴上面具,走到台上唱起:“Singonceagainwithme,Ourstrangeduet.Mypoweroveryou,Growsstrongeryet.Andthoughyouturnfromme,Toglancebehind.ThePhantomoftheOperaisthere,Insideyourmind。”

  张天池边唱着,边拉起摔倒的女孩,因为戴着面具,本身下午踢球也没来得及换衣服,无意中竟然造成一种《剧院魅影》的诡异感。人们误以为女孩的摔倒是特意安排,台下沉寂几秒后即刻掌声如雷!

  《ThePhantomOfTheOper》本来就是两人合唱的曲目,女孩和天池很有默契的合唱着,女孩在最后的海豚音中完全与音乐相融合,一把扯下张天池的鬼面具,张天池脸上的抓痕让女孩一楞,这情景却和《歌剧魅影》中克里斯蒂娜揭开歌剧院幽灵埃里克的剧情完全相吻合,台下又爆出热烈掌声!

  张天池仓促逃下台,把话筒还给报幕员的时候,报幕员说了一句:“不错啊。”这个报幕员正是唐姣凤,本校风云人物之一。

  开学典礼之后,张天池和尹梦瑶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直到有一天,尹梦瑶看着米缸里发愁,钱没了,米没了,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这天,毛红磊都看出来了,张天池在发愁,问清情况后,毛红磊很不以为然的说到:“哥,什么大不了的事,兄弟有!”

  “那不行,我不可能总是让你帮忙,这也是长久之计,始终要想一条出路。”张天池拒绝了毛红磊的好意。

  这一个多月接触下来,毛红磊自然知道张天池的脾气,两兄弟陷入沉默之中。

  这个下午,尹梦瑶心烦气躁,张天池看在眼里,毛红磊也看在眼里,所以在最后一节课上,毛红磊开口了:“哥,我有一个赚钱的办法。”

  “早知道你有办法了,说吧。”张天池的智商比毛红磊高,但毛红磊是土生土长的官二代,路子真的比张天池要宽。

  毛红磊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我们这个城市,每天晚上都有比赛,胜利者只有一个,但胜利者会有很高的累计奖金。”

  “嗯,你详细给我说一下。”张天池的好胜心极强,一听比赛还能拿奖金,一下来了兴趣。

  “每天晚上,在城郊,会有一个擂台,有一个守擂的人,每次一个人上去挑战,除非守擂的人被打倒,不然不能下擂台。当然,有人开赔率,你头脑比较清晰,可以去赌拳,钱我出,输了算我的,赢了一人一半。”毛红磊这么说着,心里完全为张天池着想。

  “红磊,按你这么说,每个打擂台的都有奖金了?和打黑拳是一个道理?”张天池问道、

  “这个比赛,是市里几个黑道大哥所举办的,目的是挑选身手不错的年轻人,加以培养。打输的人什么都没有,守擂者每打赢一个,奖金就往上翻一倍。钱还是其次,能守擂成功的人,现在都在市区混的不错。”毛红磊也去赌过几次,对其中规矩十分熟络。

  张天池沉思片刻,说道:“这也太坑了,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一旦对上,很吃亏啊。”

  “这个比赛最公平的一点,年满十八岁就不能参加。”毛红磊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紧接着问道:“哥,你不会想上擂台吧?”

  “你晚上带我去看看。”张天池并没正面回答毛红磊,其实内心已经对这个擂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晚上十点,毛红磊用他那辆十分招摇的摩托车带着张天池抵达会场。

  “毛公子,今天有心情来玩上两把啊?”会场上收赌注的人跟毛红磊打着招呼,不说毛红磊的身份,仅凭他平时赌注的大小,也属于VIP级别的。

  毛红磊很敷衍的点点头,他现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本想张天池和他一起赌赌,自己输了没啥,赢了就等于是换个方式帮助张天池。现在张天池想要上擂台,有个什么闪失,这不等于坑人家吗?

  守擂的人已经守了一个星期,据说是飞龙武校的毕业生,单看体格,确实是能打之人。此人出手也极为利落,第一个挑战者被拦腰抱起,往膝盖上一幢,众人几乎能听见骨折声,随即往地上一扔,挑战者彻底失去战斗力。

  “哥,这个人已经守擂一个星期,这几天的挑战者越来越少,这么能打的人很少见。就算能侥幸打过他,肯定也没力气打下一场比赛。”毛红磊向张天池介绍着擂台上这个人。刚刚毛红磊买了五百守擂者赢,现在心情有点好。

  酷pt匠w网唯一6;正◇版|:,…其U他#+都Z0是P'盗版/!

  张天池拍拍毛红磊肩膀,径直朝台上走去,已经半个小时没有挑战者,张天池再不出手,今天的节目也就宣告结束了。

  “两千,我买挑战者赢。”一些小混混能有多少钱?更何况对于一个学生?毛红磊出手就是两千,的确算是大手笔。刚打算散场的人们,立刻对这场比赛充满激情,全场几乎都是买守擂者赢,不少小混混三五百的下着大注。这个年龄,这个时代,三五百对于他们来说,绝对属于豪赌。

  守擂者身上纹着两条过肩龙,看起来威武霸气,张天池则依然没有摆出起手势,通过刚才的观察,张天池很有信心赢他。

  守擂者接连几拳都没有打到张天池,张天池以灵活的步伐不断转动,消耗着对方的体力。张天池本身的强项是技术型,对上这种力量型选手,只有靠技巧。

  场下嘘声不断,他们所期待的热血场面并没出现,张天池又一个转身,一脚踢在守擂者背上,守擂者应声而倒。、

  守擂者爬起,一个刺拳,再爬起,一记鞭腿,几次重击,守擂者终于没再爬起,新的街头冠军,诞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