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池,14岁,川北张家独苗,其家人在事发前,把张天池安排在这个临江城市。

  此时的张天池孑然一身,无所倚靠,呆呆的看着楼下的小姑娘撕心裂肺的哭喊:“爸爸……我没有爸爸了……”

  尹梦瑶,13岁,本市开发商的女儿,但其父母刚刚遭遇车祸,双双身亡。

  尹梦瑶父亲所开发的楼盘处于市中心,本应前景无可限量,让自己的身家抬高几倍,可这个楼盘实在有些邪门。一楼的商铺最先是人人争相入驻,结果不管是谁来,不论做什么生意,必然是开一家死一家,没一家的生意能做的长久。楼上的住宅,原来抄到很高的价位,购买的人却寥寥无几。这么一座繁华地带的楼盘,活生生的变成了空楼。

  当初开发这楼盘的时候,尹梦瑶的父亲借了不少外债,现在那些曾经巴结在她父亲周围的亲戚朋友早已消失无踪。不论尹梦瑶哭的有多绝望,那些债务人依然步步仅逼,没有半丝同情。

  也许是都遭逢不幸,张天池看不下去了,缓缓的走过去,护在尹梦瑶面前,对那些人说:“她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钱?你们用不着这样吧?”

  一群债权人可没惯着张天池,接连推了好几把,责论之声此起彼伏。

  “哪儿来的小破孩儿啊,关你什么事,滚一边去。”

  “她爸走了,我们不找她找谁?谁愿意自己的钱打水漂啊。”

  “就是,赶紧滚开,你以为你是谁啊。”

  人们的动作越来越粗鲁,张天池先前还有些呆滞的眼神,慢慢的凶光渐露,暴喝一声:“我是她哥,你们逼死她,她也没钱。”

  骚动的人群突然安静,他们又哪会不知道这钱很难要回来,都抱着能逼出一点算一点的心态,可张天池一句话把他们的希望彻底击碎。人在没到最后阶段,抱的希望总会比绝望多,现在这群人有些难以接受这份失望,更多的还有不甘心,于是张天池就成了他们的发泄点。

  第一个动手的人,被张天池一脚踢出好几米,他从小就接受体能训练,以现在的身手,两三个成年人无法近身。可惜,张天池只有14岁,身子还没长开,力量也不够。更可惜,这群人人数众多,好虎架不住群狼。还可惜,其中有几个大妈,张天池无法下手,没多一会儿张天池就被几个大妈控制住,然后被揍的那叫一个狼狈。

  尹梦瑶一见这架势,慌忙停止哭泣,想要上前去拦着,却收效甚微,冲突中还挨了不少拳脚。张天池则是在被揍过程中一声不吭,看见是个男的,就给上一拳,手被拉住就给上一脚,最后没办法了就用头撞。这种以伤换伤的打法,在他人看来有些疯狂,也更激发人们的战斗欲望。

  眼见张天池被淹没在人群中,自己又无力相助,这个曾经的大家闺秀拣起路边的半截砖头,使出全身最大力气,让站在旁边那个不断怂恿他人下黑手的人,头部和砖头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打死这小混蛋,打得他……”这位煽动者话没说完,顿觉头部猛然一重,用手一摸,满手是血,接着一声掺叫。

  张天池被打的那么惨都没叫一声,所以人们越战越用,而这个人只是一下,高分贝的吼叫让人们纷纷停手。尹梦瑶浑身颤抖,手里还拿着那半截带血的砖头,咆哮到:“你们再不住手,不死不休!”说完,又是一砖头,血几乎是喷溅到人们身上。

  平日里温柔私水的尹梦瑶突然爆发,也许以前她的胆子很小,但眼看着张天池为他挺身而出,自己再不有所动作,张天池就要被活活打死了,所以,尹梦瑶第一次玩了一手狠的。

  没人再动手,人们从尹梦瑶的眼中看出,她所说的,绝不是危言耸听,今天这群人是有点逼人太甚。

  “走,我们明天再来。”有人害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毕竟收钱才是他们唯一目的,闹出人命,到时候谁也跑不了。

  还没等人群散尽,尹梦瑶赶紧扔掉砖头,跑过去扶起被揍趴下的张天池,看着张天池一脸惨不忍睹,尹梦瑶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W酷匠@‘网;正版首发

  搀扶着张天池回到家里,尹梦瑶翻腾许久,才找出一瓶酒给张天池清洗伤口,一边清洗,一边眼泪不断。张天池依旧不发一言,脸上只有些微小的表情变化,可能是疼的吧,却没叫一声。

  尹梦瑶看着张天池身上的处处淤痕,喃喃说到:“哥,你帮我出头的时候说是我哥,我就真认你是哥哥了,我家人都不在了,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好吧,往后你就是我亲妹妹了,以后不管什么事,有哥在。”两人第一次接触,没有太多的了解,就此成为兄妹,这或许就是缘分,能让人毫无怀疑的相信对方,这也许是因为年纪小,比成年人的世界多了一份单纯。

  两人坐在沙发上聊了很多各自的事情,听着对方的不幸,唏嘘不已,彼此间萌发出要让对方好的念头,越聊下去,这个念头越深刻。

  “哥,我想把这房子卖了,我爸从小就教育我,一个人要勇于承担,今天那些人虽然过分,但确实是我爸欠他们的钱。”尹梦瑶环视这个家一圈又一圈,眼里满是不舍。

  “我同意你的说法,你以后就住我那儿吧。”张天池对尹梦瑶的印象再次提升一个高度,一个小姑娘能有如此担当,实在难得。

  尹梦瑶没有拒绝张天池的提议,既然认定是兄妹,住一起也没什么,再说自己卖了这套房子,也真没有别的去处,兄妹之间,何必矫情。

  兴许是今天的事让尹梦瑶太累,聊着聊着,尹梦瑶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看着面对自己毫无防备安然入睡的尹梦瑶,张天池眼里全是大哥对小妹的关爱之情,一向性格有些孤僻的张天池,轻声哼唱:“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