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森雄彻底输光整个身家,刚开始几天,不是在上海就是在北京。没办法,欠债太多,不躲根本没法给人交代。越到后来,李森雄越抗不住,手上的产业每天收入根本不够每天的利息。别人还好说,唐姣凤还真不是好欺负的,毕竟她的哥哥白道背景太硬,玩起真来,李森雄还真不够看。

  一个私人会所里,张天池和毛红磊对唐姣凤表示了深厚的感谢。

  “姣凤,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张天池这个人,别人对他一点好,他往往记的很深。这或许是他性格上的缺陷,从来不懂得如何去拒绝别人。

  “你这话说的,太客气了,我们之间存在谁帮谁啊,不都一句话的事。”唐姣凤那双凤眼只有看张天池的时候才会如此深情。

  “这么多钱,唐美女说的好轻松,不愧是有钱人啊。”毛红磊在一边打趣。

  唐姣凤喝了一口茶,满脸无奈的看着毛红磊,这个电灯泡太不懂事了,不走不说,还在这儿破坏氛围。他俩跟联体婴儿似的,无论什么场合总是一起出现,明事理的晓得他们兄弟感情好,不知道的总觉得他们之间充满基情。

  唐姣凤继续热情似火的看着张天池,她这辈子,眼光太高,唯一看得上张天池,可张天池却对她不感冒。唐姣凤至今未嫁,张天池至今未娶,本是一对才子佳人,却始终有缘无份。

  毛红磊吩咐完手下人转完帐给唐姣凤,接下来就是他和李森雄之间的事了。比起张天池只是单纯的想帮刘倩脱离苦海,毛红磊多了一份私仇,当年被横刀夺爱,这新仇旧恨是时候该解决了。

  唐姣凤起身准备离开,张天池难得开个玩笑:“姣凤,要不算点利息吧,你这样白帮忙,多不好意思。”

  “这忙是帮你的,换毛红磊求我,肯定没用,所以这利息非要给,也只能你给。”唐姣凤说到。

  “行,我欠你一个人情。”张天池没想到唐姣凤一口答应要利息。

  “姐不缺你那个人情,来点实际的。”唐姣凤开始抬杠了。他们这群人,平时总把自己的真性情隐藏起来,只有在这几个少数人面前才能无所顾及的胡闹。

  h最新Bf章%节P*上-酷匠网q。

  “除了以身相许,你提什么条件都行。”张天池一句玩笑话,现在没法下台了。

  “好,这是你说的,陪姐三天。”唐姣凤的脸上不再是平日里端庄迷人的笑容,而是满满一副你也有今天的表情。

  这次张天池沉默了,他知道自己再说下去,那就真完了。毛红磊在一旁一副兴灾乐祸的表情十分欠揍,只能假装咳嗽来加以演示。

  唐姣凤优雅转身,没给张天池思考的余地,临走还说到:“别忘了你答应姐的事,你张天池从来都是说到做到,别败坏自己名声啊。”

  接下来的几天,毛红磊让人到处找李森雄,而李森雄又哪敢露面?找李森雄的人太多,毕竟是自己欠着别人的钱,理亏,所以干脆躲着谁都不见。其实也不是以毛红磊的人脉找不到李森雄,而是他非要把李森雄逼到一个程度上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否则也不会绕这么大个圈来给李森雄下套。

  最先遭殃的是李森雄从小玩到大的几个兄弟,为了逼他们几个说出李森雄的下落,毛红磊每天换着花样折磨这几个人。倒不是这几个人都很重义气,而是他们真不知道李森雄的下落。

  毛红磊折磨几天之后,把这几个人放了回去,同时也让手下的兄弟把这消息散布出去,此时李森雄要是再能坐的住,那以后也不用再混了。

  消失很久的李森雄彻底被激怒,亲自打电话给毛红磊约在码头边的一个农家乐了解此事,由此引发本文开头的一幕。

  听到枪响的毛红磊,心里一沉,继而边冲边喊:“三哥……”

  “没事,红磊,你先在外边呆着。”屋里传来张天池的声音,毛红磊玄着的心这才落下来,随着黑压压的人群再次退回小院外。

  屋内,愤怒到极点的李森雄双手还架着枪,他刚才的一枪是奔着张天池脑袋去的,而张天池以更快的速度踢过去,让子弹偏离了轨道,所以两个人连皮外伤都没有。也正是张天池露的这一脚,让李森雄彻底明白,自己绝不是张天池的对手,手上的枪在近距离中很容易被缴获。

  这是张天池多次出生入死练就的本能反应,能在别人出手前更快速的反击。李森雄一击没得手,更明白实力悬殊后,慢慢冷静下来,两人终于打算进入正题。

  “真难得你们费了这么大的劲,今天不能如你所愿,看来我是走不出去了?”李森雄的红眼病开始好转,说话方式也不再以咆哮为主。

  “你要早能这么和气的说话,又何必闹到这一步?其实你我都知道,你和刘倩没什么感情,你把自由还给人家吧。”张天池苦口婆心般的劝到。李森雄和张天池等人从小就看不对眼,明里暗里一直在斗,虽然基本都是以张天池这边的胜利结束,可每次李森雄总能让张天池他们损失点什么。李森雄本身不差,而且骨子里有股玉石俱焚的气魄,只是选择错了对手,以至于没能爬上这个城市的顶峰。

  李森雄想了一小会儿,说到:“大家把话说开吧,我中了你们的圈套,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你总要给我个台阶下吧?”

  “毛红磊,撤人!”张天池朝窗外喊话到。

  毛红磊大手一挥,人群渐渐散去,不少人心里满是失落,一场成名战就这么没了。又有谁知道,毛红磊和张天池心里承载了多少苦楚,他们有时候更羡慕平常人的生活,只是他们都无从选择。

  “大数目的欠债,你以后不用管,这次的事,也没人会找你麻烦,签字吧。”张天池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摆在李森雄面前。

  李森雄看都没看内容,三两下签完字,走出小屋,狠狠的念到:“下次,我一定不会再输。”走过毛红磊身边时,李森雄的红眼病再次复发。毛红磊回复李森雄一个不屑的表情,朝农家乐走去。

  事情终于了结,张天池把玩着打火机,含在嘴里的烟怎么也打不燃,这打火机又该加油了。把打火机打开,关上,再打开,再关上,反复如此,张天池的思绪逐渐回到和送他打火机这个人初相识的那个时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