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倩,本市前首富女儿,现在的身份是李森雄的妻子,长得和现在正红火的贾玲有八分相似,不过身材起码苗条一半,也算一美女。

  刘倩,一个曾经让毛红磊愿意放弃一切,与之相守的人。而今,和毛红相见不相认,行同陌路的人。

  两个月前,张天池和毛红磊从外地请来一个高手,赢得李森雄四处借水钱(高利贷),一个月时间,让李森雄输得倾家当产。

  1酷O#匠网@唯w一*正a版,wk其他都k是盗,版4-

  中途李森雄不是没怀疑过被人下了套,想尽办法打算赢回来。自己选地方,自己切牌,自己发牌,可一切都毫无用处,一样输得精光。那天观战的人不少,甚至有官员在场。没有复杂的赌法,李森雄和高手一人抽一张比大小。

  抽大为赢,第一把,一百万,纯现金。李森雄抽到梅花Q,心里暗自高兴,看来今天手气不错。

  高手随意抽了一张,开牌,全场惊呼,翻出来的是方块K,刚好只比李森雄大一点。

  李森雄阴沉的看着高手,指着高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高手淡然一笑:“李老板,有问题吗?”这时人群中有人接到:“不会输不起了吧?”李森雄一眼扫去,没发现是谁说的这句话,今天人太多,这个时候发火,面子就真挂不住了。

  “这次你先抽,比大,两百万。”李森雄此时只能接着赌下去,江湖大哥,面子比天重要。

  场上议论纷纷,这里不乏有钱人,但这是一个二线城市,一把牌赌上百万现金的,他们以前真没几个见过。能见证这一刻,不少人心里还有点兴奋。

  高手依然很随意的抽了一张黑桃七,也许别人觉得今天赌的大,但和高手曾经的经历相比,今天这场合,实在算不得什么。其实高手已经退隐多年,这次要不是张天池相求,他说什么也不会出山,这个长相普通的男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他很享受如今平静的生活。

  场内人声渐小,大家都等待着李森雄翻牌,这一张薄薄的纸片,承载的是整整两百万。李森雄眼内再次爆发出光芒,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黑桃七实在有些小,在李森雄看来,自己已经稳操胜券。

  在李森雄人生中,第一次赌这么大,牌抽到自己面前,还是有些紧张。双手拿着牌边,慢慢的翻起。牌的三分之一没有图案,李森雄开始喊起来:“尖,尖,尖……”(尖就是A,最大)

  李森雄的兄弟们也跟着一起喊:“尖,尖,尖……”场内的气氛瞬间达到高潮,全场的焦点都集中在李森雄手中的牌。

  李森雄最终承受不住这刺激,用力翻手,牌砸在桌上,梅花二。

  看着桌上的牌,李森雄眼睛瞪得老大,自己这是有多背啊?千选万选,选了一张最小的。在场的人士,大多都以为李森雄赢定了,没想到啊,无数人唏嘘不已。

  缓缓坐下的李森雄感觉浑身无力,刚刚的几分钟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可惜这是一个噩梦。

  “李老板,今天结束了?”高手招牌式的微笑挂在脸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我们接着赌。”李森雄的红眼病又犯了。

  “我这个人只赌现金,李老板带来的钱好象差不多都在我兜里了吧!”

  “你……”李森雄想发火,却又无处发火,今天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得很清楚,只赌现金,自己不可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耍赖吧?“你等等。”李森雄最终憋出这三个字。

  “水公司的朋友们,出来一下。”李森雄的身家早已输光,但这一把不搏,那自己就输定了。可现在只有傻子才愿意借钱给李森雄,别说利息了,本金想收回来肯定也是遥遥无期,这不等于肉包子打狗么?

  “雄哥,我只带了三五万,这场合完全不够看啊。”

  “是啊,雄哥,我们都是在小场合放水,这不够看啊。”

  所有水公司的人都在客套的拒绝着给李森雄放水,就在李森雄涨红了脸想掀桌子的时候,一个穿着旗袍的漂亮女人走了过来。来人正是唐姣凤,三十岁左右,气定神闲微笑,那种宠辱不惊的淡定,那种风过无痕的从容,一派熟女风范。她除了有个高官的哥哥,还是本市最大的水公司第一人。

  “你要多少?我借给你,都这个圈子的,你要赢,我还不帮你扎扎场子?”唐姣凤的笑容很迷人,在场的人起码有百分之七十是她的爱慕者。

  “谢谢,谢谢,你的情,我李森雄记住了,凤姐能不能借我五百万。”这话说出来,李森雄自己都没报多大希望,一个输得掉底的人,借五百万,谁愿意啊?

  “没问题,不过我们话先说在前面,我是靠这个吃饭的,五分的天息,能接受吗?”唐姣凤直接答应。

  李森雄犹豫了,一天的利息就是二十五万,这还是友情价,自己收的天息至少也是八分。赌吧,不然真就无法翻身了。李森雄最终答应一声好。

  “这位帅哥,五百万,算我头上,输了马上跟我回公司转帐。”唐姣凤含情脉脉的看着高手,这双眼睛,不知道让多少人朝思慕想。

  “哈哈,就冲你这句帅哥,今天只认现金的规矩为你破了。”高手的笑一点也不迷人,却显现出几分豪迈。

  全场再次进入高潮,简短的几句话,李森雄再次有了赌的资本。所有人都听出来了,李森雄这一把的赌注是五百万,再多的钱,在输红眼的赌徒面前,也不过是草纸。

  “你先抽。”李森雄站在桌前,用坐立不安来形容现在的李森雄是再合适不过。大多数的赌徒在输光的同时,始终相信下一把能赢回来,这是赌徒的通病。知道有地狱,却不知道地狱有十八层,已经身处地狱,却始终在地狱里仰望天堂。

  抽牌前,高手望着唐姣凤笑了,脸上分明写着谢谢你的五百万。

  没有小心翼翼,高手的动作很快,随意一抽,一翻,黑桃A,绝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淡忘,李森雄。单身,毛红磊。雪嫣,刘倩。微凉,唐姣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