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茶楼内,座无虚席,同时也站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在打电话,四处寻找李森雄的下落。从事发到现在,毛红磊的心就没平静过,万一张天池有个三长两短,那他这辈子也没法安心了。

  一个乡下房屋里,事件的男二号李森雄同样内心无法平静,一边想毛红磊找到自己,按自己的要求把事情解决掉,一边又发自内心的希望毛红磊这辈子都找不到自己。在江湖里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李森雄不是没有见过风浪,只是毛红磊的手段之狠辣,确实又少有人能比得过。

  (*更\;新)m最快Z上酷●(匠z网@*

  “来根烟抽。”被绑来的张天池是两帮人里,内心最平静的,完全没有一个俘虏该有的紧张和恐惧。

  李森雄气急败坏的拿出一包软中华朝张天池脸上甩去,却被张天池轻松接住,点燃之后惬意的吞云吐雾,然后说到:“果然比荷花差点味道啊。”由于害怕目标太大,容易被锁定,李森雄只留了七八个人在这里,枪也只有一把,还是那种容易炸膛的双管猎枪。到了这个份上,张天池并没有被殴打,所以李森雄还不是亡命徒,只是一个大混混。对于一个大混混,张天池真没什么好担心的,论身手,就这几个人还真不够看,只是张天池把玩着手里的芝宝打火机,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顶多还有半个小时,红磊的人肯定能找到这里,你不想鱼死网破,就座下来聊聊。”张天池扔掉大半截中华后对李森雄说到。他始终不喜欢中华的味道,太燥口。

  此前在码头上遭遇李森雄,确定毛红磊无大碍起,一切都是张天池谋划的一个局。最近的毛红磊混的风声水起,人就有些盲目自大,张天池借这个机会想要给毛红磊一个教训。虽然自己的话,毛红磊会听,但没个教训,放任毛红磊这么嚣张下去,难免有天会出大事。当然,张天池真正的目的还是在于李森雄能放过刘倩。

  李森雄最终还是以理智压住了怒火,问道:“你想说什么?”随之恶狠狠的补了一句:“你不要嚣张,大不了鱼死网破。”

  “人啊,始终是健康的活着更好,我可以保证今天发生的事不再追究,你欠毛红磊的钱也不用再还,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张天池循序善诱,如CCTV播音员一般声线平稳的说道。

  李森雄略微思考了几秒,问到:“你想要什么?”

  “事情是你搞大的,我要什么都不过分,你继续硬抗,我可以保证你最后的结果是非死即残。”张天池的口气一点也不凶狠,但这威胁的话出自他口,却别有一番震慑力。

  冲动过后的李森雄其实一直在思考着,今天把张天池抓过来,有点太顺利了,难道今天又落入这个老熟人的圈套中?李森雄拿枪顶在张天池头上,他真的不甘心,为什么每次输的都是他?两人一语不发,李森雄一脸凶像的瞪着张天池,而张天池至始至终没有任何变化,就这么对望着。如果不是李森雄眼神过于凶狠,在别人看来,这么长时间的对望,可能会觉得有些深情。

  几分钟相互凝望之后,李森雄败了,他在张天池的眼里看不到任何对死亡的恐惧。一个生无可恋的人,又岂会对死亡产生恐惧?张天池再次点上烟,把玩着打火机,这是第几次生死交锋胜出了?为什么连一点点的喜悦感都没有呢?

  “说吧,你想要什么?我答应你。”一个人从心理上认输后,基本上就全面溃败了。

  “刘倩!”张天池总算提高了两个音量。

  这时李森雄的一个兄弟过来说到:“雄哥,外面来人了,人不少。”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因为院子外眼到之处,皆是人满为患,毛红磊为了张天池可算是倾巢而出,这黑压压的人群,少说也有三五百人。

  恐惧再次漫步李森雄全身,几个兄弟们也是紧张到了极致。他们平时也经历过不少事,但这次不一样,落在毛红磊手里,真的会如张天池所说的,非死即残,并且一个都跑不了。

  “都给我站在院子外面,谁敢进来,我要张天池陪葬!”李森雄在争取时间。

  ‘砰、砰、砰!’毛红磊朝着窗户连开三枪,自己三哥被抓,已经让他彻底红了眼。毛红磊还是没有再朝院子靠近一步,他可以让自己受挫,却绝不能不顾张天池的安危。

  “里面的人给我听好了,你们现在出来,我毛红磊不会要你们的命,如果你们非要和我作对,我保证你们会比死还难受。”混到这个地步,毛红磊自然知道攻心为上,先从敌人内部开始瓦解。

  屋内的几个人立刻开始天人交战,毛红磊是出了名的说一不二,可现在要是走出去,那以后也不用在江湖中立足了!在江湖明面上,义气大过天,可总比丢了命好吧?这个节骨眼,和命相比,面子算什么?再说得罪了毛红磊,以后在这个城市也基本上混不下去了。

  李森雄看了看几个兄弟,他们的眼睛都有些闪烁,他叹了口气,说到:“你们出去吧,我不会怪你们的,如果今天没事,以后还是兄弟。”

  李森雄的几个兄弟想把心一横,陪他一条路走到黑,可又一想到自己那个家,最终都低着头,带着憋屈朝屋外走去。以前的土匪在上山前,会烧掉自己的家和卧病在床的母亲,这叫光棍,能让自己没有顾及,安心杀人放火。而今这个年代,生活越好,人放不下的事物越多,除了枭雄人物,没几个人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光棍。

  看着走出来的几个人,毛红磊显得并不高兴,对身边人说到:“带到一边去,废掉一只手。”

  身后传来几声惨叫,而李森雄和张天池并没有从屋里走出来,谁也不清楚里面的情况,毛红磊越发心急。

  终于,一声枪响从屋里传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刚写,有些生疏,慢慢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