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孩子们,都是些什么人!

  他们,是和我们一样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类吗?

  闪轻轻拍了拍云晟的肩膀,安慰道:“说实话,剑不错!”

  云晟眼泪都要下来了,扭头拉住闪,质问道:“为什么?”

  闪朝着天边看去,只能看到屋顶,仍旧迷离地说道:“因为他的胳膊上已经没有可以留下新伤口的位置了!”

  闪跟着风不语准备走,突然又停下来,郑重地交代:“请记住碎剑的人,他叫风不语!”

  嗡……仙阁顿时被掀翻了锅,熙攘了起来。

  那名负责执行的弟子灰头土脸地跪倒在云晟的面前,自责道:“师兄,我尽力了!”

  云晟的眼角闪过一汪水痕,倾刻的翻涌之后,马上平静了下来,淡淡地说道:“起来吧,我的错!跟你无关!”

  师弟仍然跪着,他知道,他没有做好,给仙阁丢人了!

  云晟像满血复活一般,仰起头,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跟在闪的身后,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不管这把剑是不是自己亲手锻造,他不能颓败,只要有机会,一定要把场子找回来!

  参观继续着,云晟哪里还有什么心情陪客人,他目前才是最需要人陪的!

  符箓斗室内,三老仔细地看着密密麻麻看似凌乱却自成体系的各种符箓,红花的眼睛都要爆出来了,天哪!

  这才叫符箓!红花一眼就找到了那个他曾经朝思暮想,揣了好几年的三魂聚气符,不过此刻他再没有动拥有它的心思,因为他知道,那玩意很危险,要不是有东方,恐怕现在已经……

  红花的遭遇让他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只有自己真正变强,才是最保险最有力的屏障!

  东方看了看发呆的红花,知道他又在想些什么。微微感慨了一小下,猛地回头,终于抓住了那道一直跟着他的目光!

  就在东方回头的瞬间,她来不及回避目光,四目相对,女子的脸唰地就红了,一直烧到耳根,也许是太过害羞的原因,东方再一次闻到了那股纠缠了他一整天的淡香。

  就是这一眼,刚巧伴着她脸上的那抹羞红,翩若惊鸿!秀发如瀑布般垂落双肩,耳鬓别着一朵清淡的小花,再无妆扮,已美得宛若清水刚刚盛开的一朵新莲,高洁清纯。尤其是她那眼剪水秋瞳,不正是属于昨夜里清风在手指间描绘的人影吗?香腮边,胭脂无染,一缕青丝飘过,小鱼醒了,东方已看不清她是如何逃走,只觉心边波澜轻荡,整个人都被这泛涟漪淹没……

  女子迅速逃开,同时一个人的心也被她牵走,东方不自觉地跟了出去,就连他自己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追逐的这几步已经彻底出卖了他的灵魂!

  女子的身影轻轻地闪入拐角,东方追出来也只是看到那双最后消失在拐角尽头的一抹香影。

  没有一秒的犹豫,东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知道,必须义无反顾地追过去,哪怕拐角遇到的是一把刺穿心脏的刀!

  云晟居然紧随着东方的脚步追了出来,一点也不意外,整个世界,他在乎的人不多,而她却是心底最在意的那一个!

  在东方的耳中,云晟的呼叫声是一道春雷,炸裂心肺的春雷!

  “左儿……”

  @!看正版(章节}上酷b匠网#(

  东方傻了,他叫她左儿,这是何等亲近的称呼!

  女子没有回头,他肯定听见了云晟的叫喊,云晟倾刻敏感了起来,她今天特别反常,不回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有眼前的东方傲在场!

  敏感!直觉!

  往往在这种情形下,男人的敏感和直觉也是异常精准!

  到云根仙阁第一天,就已经对我们的感情造成影响的这个人!你知道吗?

  她!是我的!

  敌意,云晟的内心深处弥漫过荆棘丛林般的敌意,他能感受到这种威胁。东方被春雷震懵后,一直处于麻痹状态,那句‘左儿’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东方不得不开始犹豫,我到底是该追出去呢还是追出去呢!

  东方见左儿没理他,拔腿就追!

  管他呢!先弄清状况再说!

  人已随着清风而去,那朵粉色的云朵之上,长发飘飘,几滴清凉的雨滴落在脸上,东方无言,滑落的是什么?

  天的泪还是你的泪?

  抑或只是雨滴!

  她,叫左儿!

  东方像一头失去控制的野兽,咆哮着,姑娘你回来,咱说说话!不回来,我就……我就……跳下去!

  跳过圣师堂塔楼,跳过云根仙阁的云涧,还是两次!什么事做多了就会变成习惯!

  东方纵身一跳,嘴里大声叫道:“救命啊!”声音响彻云涧,他给自己押了全部的身家,赌定不会死!

  他尚不明白,人世间还有一种美丽的邂逅,一见倾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