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晟使劲瞅了瞅旁边干净利落的风不语和颇为豪气的闪,有些沉不住气了,回去晚了,师傅还不得削我啊!不能等了!

  虽说师尊交代了,说找机会试一试来人的实力,光是这几招,就够了,能分析出许多细节来。也不用再是试了,除了那个比较跳的二货之外,其他三人,都不可以年龄判断!尤其是那个带着浴缸出门的家伙,简直看不懂啊!

  他刚准备说话,闪突然动了动手指,响指过后,红花用过的浴缸就被千万只如同游鱼一般的小刀刮了一遍,浴缸焕然一新!

  这是什么?

  他怎么能将两种五行之力操控到如此地步,莫非,他才是这行人中除三老之外最强的存在?

  云晟狐疑地看了看东方傲,他正在那里整理他那一头乱糟糟的长发,长发的尾巴又硬蹦蹦地翘了起来!

  这货什么意思?难道他不知道这个壮汉能使出第二种渐入臻境的五行之力吗?

  司空见惯?

  够了!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云晟忙走下云坐,朝着四人施礼道:“在下云晟,欢迎师兄!”

  这样一来,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是代表着同辈弟子来邀请,四人只需借坡下路就好了。

  偏偏这个时候,风不语有些不爽了,现在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当然要好好戏耍他一番!

  四人施礼,闪忙挡在风不语前面,沉声道:“感谢师兄,烦请带路!”

  风不语郁闷了,好不容易翻盘,不耍耍就放了他们,也太便宜了!我还没洗呢!

  闪笑笑,暗道:“莫要逞强欺人,凡事留三分,不可做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风不语瞪了他一眼,他们俩熟透了,谁还不了解个谁!

  云晟带路,七人终于迈进了云根仙阁的大门!

  三朵五彩祥云悠悠飘到三老面前,轻车熟路,三老举步而上。

  这玩意东方和红花见过,其他人也不陌生,观海云阁里就有!

  四朵三色祥云飘来,四人学着三老的姿势,潇洒地跳了上去。

  眼前的浓雾散开,一行人浩浩荡荡踏云而上,那种飞的感觉,比起观海云阁的体验,完全不是一个档次!更自然更宽广,酒馆才多大,可这云根仙阁可一点也不小!放眼望去,除了云霭还是云霭,脚下和前路什么也看不清,就是一个感觉,飞!

  适可而止,不落下风,也不争强好胜,正是闪过人之处。东方对此也是倾佩不已,少年老成,总感觉他是一座踏实的靠山,永远站在那里,风雨不动安如山,万事交给他都放心!

  不用说,闪的考虑是正确的,毕竟和云根仙阁交好,将来的益处更久远。

  云晟岂能不知,悄悄落在身后,找机会主动亲近闪。

  风不语一如既往地铁着脸,故意离闪很近,不给他机会。

  云晟气归气,心中暗骂:铁脸,不长眼啊!还要不要脸了?

  东方直接无视云晟的示好,云霭中,他却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或许是自作多情了吧!

  那双眼睛跟得更紧!

  随着云朵向上的频率和速度,难道也是仙阁的人?

  那束目光炽烈火辣,难道是个女子?

  酷E匠网唯EY一e正版,其他都是#盗J-版$

  东方无法判断,越是往上,温度骤降,身边隐隐吹过的冷风,明显夹杂着浓郁的寒气!

  也不知走了多久,更不知离开地面有多少距离!感觉自己的位置很高,风劲勃勃,衣带狂舞。

  就在三老落地的前一瞬间,劲风之中,轻轻跃下一只小雀般轻盈的秀足。

  东方见一双精巧的花鞋落地,却只看到一缕淡薄的身形,风过,有香!东方还要再看,云朵已落地,哪里还能找到什么背影!

  莫非是眼花了,东方愣了愣神,差点跌了个趔趄,闪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东方的胳膊,红花暗笑,还以为是风力太大,才导致身形不稳。

  东方老脸一红,望着脚下仅半米不到的窄道,差点就习惯性丢人!

  用一个时髦的词来概括这次三老带着弟子下山的目的:周游世界!

  可不是吗?送完五十份神州论评的请柬,大概真的是要绕着十二方世界一大圈,才刚刚启程的他们,又会遇到什么呢?

  他们深信,是冥冥中的缘分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迎面窄道上一团肥肥的肉球拱手施礼,笑容满面,大笑着飘了过来。

  三老忙还礼,有年头不曾下山,这老胖子居然已经身居要位,否则出门迎来的必不会是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