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以为红花在那里狠下功夫,拼命上进,不料,没三分钟热度的向红花突然脑筋就转到了形象包装这一层!

  激进的小花,学习且荒唐走神中,他的脑仁中又会迸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奇葩就是奇葩,二货就是二货!

  没实力,再牛的出场也会以失败草草收场!

  红花可不管这一套,老子既然来了,就要让人记住!

  dZ更Sc新最N快1-上i:酷匠w网

  打得过也罢,打不过也罢,老子就在那里,曾经来过,很风光很牛地来过!你可以无视我的存在,你可以践踏我的存在,可你无法抹杀老子留在你心中的高大上!若是此刻东方魂识正巧扫过向红花,估计又得挨一顿蒜钵捣蒜的细磨细打…话说回来,也不见得,或许东方会给红花点个赞,还可能会想出更有创意更具震撼效果的出场视效!

  一路上听着三老的讲述,不知不觉已经走在了一片开阔的空地中来。

  当脏兮兮指着空地北边一座华丽巍峨的山门时,突然说道:“第一站!云根仙阁!”

  四人面面相觑,神州论评的第一个请柬就要送出去了吗?好激动!

  红花的手脚都有些颤抖了,终于,到达目的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要送出去的请柬多达五十份,万里长征第一步,这才哪到哪啊!

  东方偷偷踹了红花一脚,暗骂:“趁早滚回去!还没怎么样就瞎激动,习惯性丢人!”

  红花喏喏地象征性地躲了躲,自然是躲不开的,顶多少吃一点脚力!嘟囔着:“大哥,心没抖!”

  东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再没吭气!

  山门!

  云根仙阁的山门!

  这是一座需要仰直了脖子才能看到全貌的云架山门!

  高耸的两根云柱之上,缠绕着浓郁的云气,柱子反倒被遮盖得看不清本来面目。

  云柱之上缭绕的云气仿佛隐隐盘旋着云龙,虽然只是两根柱子,绝对非同凡响,尤其是柱中的山门通道,云雾蔼蔼,不见实像,云里雾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神秘。尤其是那层将仙阁内部和外界隔开的云雾,飘渺无形,却给人一种无比厚重的感觉,仿佛是两个世界的结界之镜,闪烁着神秘的旖旎光晕,神秘莫测!

  红花正要伸手去摸一摸,却被脏兮兮的烟斗给挡了下来,骂道:“不要命了!这是云柱…”

  红花一听见‘不要命’三个字,吓得后跳几步,离的远远的,生怕这柱子咬到他似的!

  几人大笑,这个二货!还敢再蠢点不,这可是人家的门面,你一上来就摸,倒是有几分胆气!

  突然山门之内走几个年轻人踏着朵朵白云轻轻落下,为首的弟子一脸严肃,脚下居然踩着一团金辉闪烁的云朵!

  身后一位较年轻的弟子甚至连刚才看到红花伸手要去摸云柱逗笑的笑意都没来得及抚平。

  红花见状,恼羞不已,看了看他脚下的云朵,银辉生光,和其他平凡的云朵比起来,倒像是更高级一些,不禁又按下气愤,自宽道:笑吧,老子不知道嘛!

  那年轻弟子好像专门盯着红花看一样,看到他的表情变化,更是忍不住,刚要笑出声来,为首的金辉云朵之上,年轻人朗声道:“弟子云晟奉师尊之命,特来接迎师叔!代问圣宗、师伯、师叔们好!”

  油腻腻拱手回友礼,这祝福是晚辈代师尊而来,自然以同辈修友礼回之!

  爽歪歪、脏兮兮也忙回以友礼!

  四人不干了!这意味着,他们需要回以弟子礼,那可是要跪拜的呀!

  虽说是出于礼节,可对着一群年轻人,这礼可是无论如何也回不得啊!

  谁说二货就不能是聪明的二货了?

  三老也暗中觉得不爽,你们派弟子来迎接,我们得还以平礼!我们的弟子岂不是要跪拜向你们的弟子行跪拜礼?这也太欺负人了!饶是现在,放在以前,给你三五个熊心豹胆,来一个试试!当下,心中一酸,世风日下,虎落平阳的感慨和悲凉顿时涌上心头!

  老的不好发作,毕竟人家以礼待之…总不能打上山门,讨个公道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