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息弥漫而过,四门中绝难生还的阵力散尽,四人虚弱地跌倒……

  再次醒来,仍在湖底,八块光斑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他们面前闪烁着纯粹金黄,大地本源神彩的息壤精魄!

  它静静地悬在水中,已不再愤怒!

  倘若东方犹豫片刻,那柄巨大的铜锤就会将他连同土疙瘩砸成一堆粉末!

  与此同时,他的伙伴们也不能幸免,风不语、向红花和闪!

  Z更/`新最/@快{上10酷a匠网W

  东方恭恭敬敬地铺开神识,与神息对话!

  息壤精魄将它和鲧曾经在人间与洪水战斗的故事全部讲了出来,最后叹息道:“这是我最后一个希望和嘱托!你能帮我完成吗?”

  东方在心海之中,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主宰,他明白,息壤精魄忍辱负重的等待是一种何等的煎熬!

  他告诉它,无论是谁亲手酿成悲剧,这报复的火焰会让他付出代价!

  息壤精魄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它终于完成了他出逃的使命!找到一个可以为鲧和它平冤昭雪的人!

  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劫后余生的他们,感慨良多!

  由于东方傲和息壤精魄的交流是在神息和魂识间完成的,所以,三人此刻毫不知情!

  息壤精魄随着水波散开了,它的心愿已经了却……

  四人重新回到岸边,三老没有多问,只是欣慰地看着他们,良久……

  正待离开的七人,头顶突然飘过一朵七彩祥云,东方朝着祥云看了看,心情丝毫没有好转!

  七彩祥云静静地飘过,突然,像是变了一副脸孔,阴沉了下来,半空中传来一声清脆的金鸣“叮咚!”,众人感觉头顶一股贯彻天地的剑气斩落而下!不免大惊,除了东方傲,三人不由得惊诧:果真是祸不单行!

  从天而降的是一柄尾翼之上还带着七彩祥云相同颜色的剑气,剑气轰然落下,在半空中炸开!

  剑气之中,竟然包裹着一柄宝剑!悬在七人头顶,嗡嗡作响!

  东方发现这把剑好生眼熟,定睛细看,可不是眼熟吗?这不是长天的配件又是什么?

  七人帮秋水长天重聚,难道这就是馈赠?

  长剑悬在此番出力最多的油腻腻头顶,大佬刚伸出手,长剑竟像是心有灵犀,轻轻地落了下来。轻柔的姿态像极了从鬼蝶身上斩落的双翼,曼妙轻柔!

  长剑之上携着一束绸锦,油腻腻取下读来,不禁开怀!

  是福不是祸,福祸都是躲不过!

  锦帛之上写到:“秋水复得,长天闲搁,飞霞赠与有缘人!”

  长天之剑,剑名飞霞!

  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

  还真是绝配!

  油腻腻轻拖长剑,笑问众人:“一番绝妙机缘,不知何人与此剑有缘呢?”

  飞霞剑像是独有心智,飞向了东方傲,东方傲摇了摇头,心系寒锥,哪里有一席之地有飞霞容身!

  飞霞剑聪慧得像个人精一般,竟然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坚定,很是受伤!忍着被拒绝的痛,再次朝着风不语飘去!

  刚飘到半路上,风不语扬了扬手中的光牙,抱歉地笑了笑,意思是:我有光牙,怎可喜新厌旧?

  飞霞剑有些恼怒了!毕竟是件灵器,你们摆什么臭架子,玩什么高调!你不要,他不要,难道我没人要了吗?

  红花一听剑名飞霞,突然觉得他和这飞霞剑有缘,挥舞着双手大叫:“我要!我要!”

  飞霞剑正郁闷着呢,刚准备向闪移动,却被红花一把抓在手里!

  闪笑着摇摇头,不了红花却道:“知道你也用不着,不如然给我吧!”

  飞霞剑那叫一个气愤!把我当什么了,让来让去!‘叮’的一声,竟然朝着油腻腻飞去,一副赌气的模样!

  油腻腻轻轻爱抚着长剑,笑着说道:“有缘人,不正是想要珍惜你的那个人吗?”

  飞霞剑像个受伤的小孩,居然还真的听懂了油腻腻的话,重新折返回到了红花身边!一人一物亲昵如恋人,看的众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飞霞剑认主!

  七彩祥云好像恋恋不舍地散开,只听天空中一道雷光直直地劈在了飞霞剑上,雷光顺着飞霞剑传递到了红花的手臂之上,红花一个哆嗦,以前是我劈人,今天被劈了!

  整个人都被雷光镀上了一层神秘的光芒,红花体内突然像被引渡的雷力炸开一般,无尽的力量仿佛就要冲破他的身体!

  红花痛苦地看着几人,原来,你们早知道会有这结果!

  剩余六人也傻了,谁知道呢?

  哪里知道你小子这么好运!看样子这片祥云是在为你引雷炼体,上辈子你是个菩萨吧,怎么会休得如此造化!

  红花的衣服、头发都被雷力激得乍起,尤其是那个颇为壮观的头型,引得大家一阵哄笑!

  得了便宜自然是要受点折磨的!

  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就算真的掉馅饼了,你也未必有那福气吃进肚子!更未必有那福气消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