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不胫而走,圣师堂要改酒馆了!一车的碧波海心在装在车上,随着车轮震荡摇摆,潮声汹涌,一如在海边观潮。

  ◇/酷0r匠网i首‘y发@

  唯一的不同在于,海边观潮是人来看海,此刻确是海浪逐人!

  刚走到圣师堂塔楼下面,东方就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老板和红花,紧接着就看见了那一整车的碧波海心,面有愠色,朝着红花晃了晃蒜钵,大骂:“瞧你这办的是什么事!”

  老板心想,这回有热闹看了,搞不好还得原封不动地拉回去!且看你家老大如何处置你这个败家子!

  红花忙缩了头,大声道:“老板他捂酒惜售,不卖给我嘛!”

  东方狠狠地伸出指头,在红花脑门上点了点,骂道:“败家玩意儿!回头再收拾你!”

  他朝着老板一乐,道:“老板你不地道啊,哪有生意送上门还往外推的?”

  老板咬了咬牙!没说话!

  东方仿佛又回过神来,朝着红花屁股上踹了一脚,骂道:“就一车!一车够谁喝?明个招待兄弟们,不够了怎么办?你能尿几坛出来吗?”

  老板觉得脑仁发疼,等等,你说什么?买一车碧波海心还嫌不够!

  他这么败家,你还护着他?你这老大脑子养鱼了吧!

  东方咧了咧嘴,道:“老板,你也别啥事都亲力亲为嘛!得,刚好你来了!麻烦弟兄们再跑一趟,送几车过来……你看?”

  老板‘咚’一声栽倒!你大爷!还几车,店里连五坛都凑不起你晓得不?你TMD比他还败家啊!

  东方挠了挠头,撇着嘴,老板唉~你真不识耍!逗你玩呢!

  老板半晌从地上爬起来,若无其事地整了整衣衫,只好据实相告:“您提前也没打招呼,店里的余货都在这里了!我留了三坛,以防万一……”

  东方也知道,这是三坛救命的酒,要是客人点了碧波海心,老板再卖笑也担不起!人家来喝酒,又不是看他那张老脸!

  老板就差鞠躬拜老大了,东方挥了挥手,道:“得,也不为难你了,卸货吧!”

  正巧,五子星从广场经过,顺着碧波海心的声音就过来了,那头,风不语也来了……

  三圣堂又不是天桥,哪能天天有热闹看!

  再说,看热闹也得分是啥级别的热闹不是?

  发生在圣师堂堂口的热闹,那肯定不是一般的热闹!这个,绝对是大热闹,值得一看!

  紫夜习惯性地笑着打趣道:“哟,半路就听说圣师堂要开酒馆,我还不信!”

  寒烟也笑了,“看来传言非虚啊!”

  石心愣愣地不明白东方傲这是要干嘛,无缘无故弄这么多酒……

  寒月则偷偷盯着闪的后脑勺看个不停,越看越好看!

  闪则没有什么表情,看了看东方傲,指了指车上卸下来的酒坛堆成的小山,禁不住咽了丝口水!

  东方见众人来了,知道肯定又有什么好事来叫他。也没客气,冲着风不语大声道:“得,都来了?省的我挨个叫呢!麻烦了,帮忙搬一下!”

  八人麻利儿的把碧波海心垛成两层,排场地分列在塔楼一层入口两侧,波潮清荡,煞是壮观!

  许多围观的弟子都愣了,什么情况?

  五子星!

  铁脸男!

  被东方傲抓壮丁搬酒?

  正在疑惑,东方率先下楼,冲着八人道:“目标,观海云阁!冲啊!谁迟谁请客!”

  众人释然,紧接着就是羡慕……哎呀,东方大哥,回头有这种活,您也知会我一声,咱身上有的是力气!

  那可是观海云阁呀!来三圣堂也有年头了,还真没进去消费过!

  哎!真对不起咱这副铁肝铜胃!

  留下一地唏嘘,东方一马当先,健步如飞……

  闪一听,几个腾挪便追了上去,二人竞速,你追我逐,最后自然是闪第一个到达,刚准备说话。

  深厚几人也都到了……

  红花跑得飞起,仍旧拉了石心好几丈远!

  东方指着石心道:“他不是跑不快吗?”

  紫夜听完,寒烟几人颇有默契地笑得肚子都快疼了,那也得看什么事!

  逃命不行,逃单倒是很敏捷!

  红花再加速,始终追不上石心,石心的节奏把握得很好,红花追得快他就稍快,红花减速他也变慢!

  东方站在观云海阁门口,看着众人鱼贯进入,老板瞅见东方和红花的人影,往柜下一躲,装作没看见……

  几人乘着七彩祥云缓缓上了三楼,没等女侍开口,东方就喊了一嗓子:“上酒!碧波海心,有多少上多少!”

  老板疯了,也没怠慢二位,何苦跑来砸场子!

  小二见老板一脸委屈,忙跑过来安慰:“掌柜,您别往心里去,再去催一催,叫他们提前把酒送来不就结了吗?”

  老板瞪了他一眼,低声道:“速去把洛洛叫来!”

  女侍很快就下来,老板仔细叮咛道:“贵宾礼遇,不敢怠慢!”

  女侍还有些犹豫,“可……他们还只是……”

  老板感叹道:“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孩子……真调皮!”

  洛洛表示,坚决执行,转身上楼,老板又是一声叹息,鬼魅地笑了笑,仿佛在说,臭小子,跟我玩这套,还嫩了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