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出来了……难道?它也是个和你一样的吃货?不然你怎么会想到要流口水呢?”

  “哎……呀!它可不是吃货!”

  “哦?有故事?讲讲看?”

  东方暗暗称奇,这辈子故事没听多少个,知道的还刚好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情节,你和它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很期待,很好奇哦!

  藏也不客气,直接显出一段话来:“我……们从小就在一起躺着长大的……”

  东方暗骂,你只是个卷轴!还需要长大吗?是不是还有童年成年壮年老年不成?

  “……那时候,它还小,什么都不懂……后来,它就不见了,我很想他,所以一直记着它的味道……”

  东方气得不行不行的,拿出晶卷一晃,道:“你说的不会是这个吧!”

  “咿……它变小了,老了,也沧桑了……”

  东方简直就要狂了,“它不是‘这个’,它叫‘天书宝盝’……”

  藏还是挺在意关系亲疏的,见到神圣天平(也就是圣者名碑,三圣堂将它尊称为无影圣塔!)的时候,冲上去拥抱,现在见到好朋友,居然又是另一幅样子!不过也不能全怪他唯亲是认!毕竟,这只是‘天书宝盝’的一章残卷而已!

  “看起来你们也不是很熟嘛!不然,它怎么不理你呢?”

  “不……是很熟,朋友而已!它受伤了……所以就不认识我了!”

  东方忍了忍,气得七窍生烟,你还能说一半个字,对你使用拟人化的修辞,哥也就忍了!可这货,不用给它这么高的礼遇吧!

  “哦,那怎么才能把它打开,认识它呢?”

  “沐……浴更衣!净手煴香!取硫磺化于清水,煴以荷香,可观之!”

  东方一把将地上的晶卷抄在手里,火速准备……

  半个时辰过后,东方扛着一个硕大的热气腾腾的木浴缸窜了回来,缸里已经接满了水,一切准备停当,点燃荷香,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

  良久,身上的陈污旧垢,搓一搓,一卷卷地往下掉。东方看着这一幕,眼泪都下来了……

  好几年没这么爽了……

  泡完之后,东方裸蹲在地上,大怒!

  一个破晶卷,看之前还要沐浴熏香!够尊敬了吧!你倒好,还不领情!一点反应都没有!简直是……腐朽之至!

  东方那叫一个气急败坏,洗干净了,妹子却说你误会了……俺是想烫个脚!

  你大爷!

  东方重新冲入心海,大发雷霆,指责夺文锦道:“什么朋友?我都按你说的洗干净了,怎么还是不给看,这叫什么事!你到底靠不靠谱!”

  “别……急,不是让你洗干净,是你要把它洗干净!”

  东方咚的一声,栽倒在地!不早说……

  4酷匠M{网唯4一L\正●g版~N,其)他都+是'盗ns版Z

  晶卷被泡进浴缸,良久,还是没反应!

  东方再怒!

  夺文锦耐心还真是好:“别……急!你把水都洗稠了,那点硫磺的功效都让你给吸收了!它嫌脏好不好!人家说的可是清水……”

  东方闭目呆立,浑身颤颤发抖!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哪里学来的那些臭毛病!你说气人不,偏偏酝酿了一肚子的怒火,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谁让自己读书少,没有领会到真实意思!

  这次很快,东方轻车熟路,半盏茶的功夫就又掂着热气腾腾的大浴缸回来了,为了保险起见,他买了十斤硫磺,十斤荷香!以备不时之需!

  一切准备停当,东方气的将硫磺块‘咚’一声扔进浴缸,荷香噗嗤噗嗤地火苗乱窜,这哪里是煴香,简直就是点火嘛!

  还别说,好事多磨……

  晶卷泡了老长时间后,渐渐臌胀臃肿起来,东方又将它放在荷香火苗前烤了烤,得!

  开卷的晶卷,‘叮’地鸣响一声,金光乍现,尔后碎散成万千银钩铁划,拼成一幅长卷,缓缓展开……

  “此卷所记乃天书宝盝篇之仙品寒锥,神兵志序之异兵分卷,寒锥前世异兵榜排名第七,锥形剑枪,长一米九五,重九十九斤。近剑三指内寒意森罗,剑尖一尺锋刃斩铁如泥,剑身三尺钝刃藏暗鳞,剑护旋三炼刺如蜂锥,故名之。霸龙森罗寒气贯天地锥法三十二式、盘龙涅槃斩缠绝五行剑法二十四式、伏龙寒芒啸百步追魂刺技十二式、飞龙巡九州霸绝苍穹锥剑神化技一式、幽龙吞神州啸绝万象剑刺冥化技一式、脉龙撼川岳霸啸山河锥刺超化技一式、龙鸣九天啸万法归宗终极技一式,所述共七十二路锥法,七层功法,万千变化皆在其中……”

  正看得有了味道,卷文残了……东方愕然!

  遥想当年,轻抚寒锥,清凉之气浮游而动,轻鸣于剑匣时的快意,相伴十年,止不住生出些恋物的情愫。

  东方不由得有些遗憾起来,什么时候再见到那老头,能把余下的残卷要来就完美了!

  傲仔细看完天书残卷后,不由得心生敬佩,这剑枪的设计者和制作者,锥法的创造者,无不显出无与伦比的才气。他细细体味着七十二路锥法的名字,虽然无法习练,只是这名字,听起来就够霸道够强悍够爽!要是什么时候能亲自演练一遍,会不会很拉风?要是一不小心练成如此惊天动地的大招,什么野猪恶狼,什么‘阴魂双煞’,这一锥下去,怕是连渣都不剩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