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

  嗯……是我,我卷名藏!

  你会说话?

  嗯……会一些,只能勉强说一个字,不过其他的你可以看留言!

  你是书卷还是妖孽?

  书……卷没错,妖孽错了!

  你藏在书里?

  不……藏是我的名字!我不在书里!我就是书!

  那是藏在哪里?

  那……不是藏,我在这里!

  你怎么会说话?

  藏……为吾名,自能一言!爹爹说过,仅能一言!

  我去!压根听不懂啊!你总说一个字,我们根本就没法沟通啊!

  笨……啊,你不能边听边看吗?

  什么?在小爷的心海里还说小爷笨?信不信我把你烧烤了!

  不……用那么残忍吧,我只个卷轴……烤了味道也不好……

  哎呦!我这暴脾气!

  ……

  东方傲觉得自己的世界都灰暗了下来……一个贫得发贱的向红花,一个身患严重暴力倾向绝症的雪姨姐,如今又出了个萌呆呆的书卷……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认识这样一群乱七八糟的人和这样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说明我自己有问题!贱,身患绝症且有暴力倾向,时而萌,总之乱七八糟……呜!

  这就是我人生的总结吗?

  他突然想起忘记问夺文锦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和圣者名碑有啥关系?

  亲……

  东方忙摊开古卷,这才聊了起来:亲……人,同父异母的兄弟……

  你扑上去是掐架吗?

  不……是,我们在拥抱!

  你们?圣塔也会说话吗?

  不……会,他会写!

  到底是会还是不会啊!

  不……会!但会写!

  好吧,如果他会说话你就说会!他不会说话就说不会!不要说不……会!明白吗?

  不!我说得很明白啊,你不明白还赖我了?

  东方无奈地重重点了一下头,闭目,低首,由衷地叹了一口长气,脑袋上飘过一群乌鸦……

  像你们这样的材料做成的东西,也有血缘关系?东方无比艰难地描述,指了指书卷和名碑,很好奇!

  笨……所以才叫同父异母的兄弟啊!

  哦,那异母我了解,同父怎么解释?

  哎……你的脑袋是个摆设吧,我们同为一人制造……

  谁?他叫什么?

  不……告诉你!

  为什么?

  不……为什么!不能告诉你!

  什么时候可以告诉我?

  笨……这句话的重点是对你不能说!不是时间问题!

  要你有个屁用!

  没……教养!

  东方气得翻身倒过去,半响没动静!只见镜外伸进来一只手,一把束住卷轴,狠狠地用扎在眉杆上的腰带缠绕了好几圈,用力一抡……这才重新入画。

  扔完就后悔了,还真是做了件没教养的事!嗨,没教养就没教养吧,跟一个破卷轴叫什么劲!也真是无聊!

  不对啊,这卷轴擅长伪装,要是它故意藏起来,我还真不好找……还好是在心海,不然可真是没处找了!

  总算是到了,观海云山,我们来了!

  挡在前面的是一处千仞绝壁,几乎与地面垂直,绝壁之上光滑无比,连个缝隙都没有。

  姐,你不是说上山的路叫做……无阶天梯吗?无阶能看出来,天梯呢?

  这面绝壁便是唯一可行的无阶天梯!

  这么滑溜,这么高,难不成要飞上去!

  飞上去?无阶天梯已存世不知多少年,每日增长一丈,放眼天下,有几人能飞跃此天梯?

  飞不过去咱们凿开一个洞进去……

  姐太佩服你的勇气和无知了!

  酷i匠p6网首ze发)s

  你想凿穿观海云山?

  啊?天梯和山体是一体的吗?

  非但是一体,且天梯每日增长一丈,云山每日增厚一丈,还没听说观海云山屹立至今有哪位尊神能强行破开天梯,进入云山的!

  那云山怎么不见变大呢?

  这无阶天梯和观海云山神妙之处就在于此!

  天梯日增已达至高,云山日厚已达至厚!云山之重限制着天梯破天增长,天梯也同时围裹着云山,限制它入地深潜!

  长此以往,周而复始,天梯云山便凝聚了无数天地灵气,成为十二方世界坚不可破,高不可越的绝地!

  你是说,天梯每日仍在增长,云山每日也在增厚,之所以保持平衡和原状,是它们彼此制约,这样不但凝聚了无数天地之气,也同时增加着它们的密度!是这个意思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