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儿听得热泪盈眶,拉住向红花的胳膊,轻轻道:向大哥,谢谢您!

  红花傻了,“我没听错吧!浅儿你刚才说的啥?再说一遍!”

  浅儿提高嗓门,大声道:“我说向大哥,谢谢您!”眼泪哗地从眼角洒了出来……

  红花的眼睛朦胧了,我是哭了吗?

  我怎么哭了……人家姑娘没对我做什么啊,我为什么要哭?

  只是为了那一句从未听过,专门对我说的谢谢吗?

  浅儿转身擦干眼泪,端着烤兔走了出去……

  阿达抱着的木头牌子已经变成了一块店示牌,上面的红纸上,写着:绝味烤兔每只十灵石,今日限供七只!

  那客人刚准备开口再要一只,浅儿忙回道:客官,实在对不住,每人限用一只!

  那客人表示非常理解,对烤肉的味道赞不绝口,爽快地付钱走人,出门之后认真地看了好几遍店名,拍着手大叫,妙!妙!妙极!哈哈……过瘾!

  红花的第二只烤兔上架,他不觉得累,浑身反而有用不完的力气……

  三个人结伴路过……站住……进店……

  小心问道:敢问掌柜还有烤兔吗?

  阿达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飞快地在店示牌上的‘七’上面盖了一张写着‘六’的红纸,淡淡道:稍等,还有!

  浅儿也明白了阿达的用意,走在客人面前道:客官里面请,本店限量供应,一桌只供应一只……

  客人很满意,坐在桌旁,道:还有什么可以吃?

  浅儿笑了笑:小店只供应烤兔……

  三人互相看了看,笑了笑,道:有点意思,来一只……

  浅儿按耐住心中的快慰,走到红花跟前:向大哥,又卖了一只……

  红花脑袋嗡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今天是怎么了,峰回路转,狗肉啥时候也值钱了!客人刚刚点好一只烤兔,阿达立刻在店示牌的‘六’字上面贴了一个‘五’字!

  三人顿悟!哦,看来这里的烤兔真是绝味,再晚一点恐怕就吃不到了……生意好说明味道好!

  咦?昨天怎么没注意还有这么一家有意思的小店呢?

  东方一直静静地看着店里发生的一切,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里。

  阿达掌柜还真是块做生意的料,大智若愚啊!那些细节的处理,恰当到位!

  东方刚准备进去夸几句红花,突然听见身后人群攒动……

  原来,浅儿趁客人等待烤兔上桌的空隙,用蒲扇将烤兔的味道扇了出来,好让香味飘得更远,那几个大老远就闻到香味的人也终于跟着一路找了过来……一看就知道是吃出来的把式!美味行家!

  一次烤几只,红花能行吗?

  东方跑进后院一看,才发现这种担忧完全是多余的,烤炉上一次放着三只烤兔,东方拍了拍红花的肩膀道:“不错啊,还在心疼你那块灵石?”

  红花猛地抱住东方,眼泪都下来了:“哥!我就知道,跟着你没错!”

  东方一把推开红花,在他面前挥动蒜钵,悄声道:“这会外面人多,你要是表现好的话,晚上分多点给你……”

  红花咧开嘴大笑……信傲哥,得永生!

  不知不觉,剩下的五只烤兔很快就卖光,东方见店外还有人陆续走来,忙走出去高声道:“诸位,不好意思,今日售罄,明日请早!”

  说毕,啪的一声将门闭上,这才发现几张桌子上的所有客人紧张地齐刷刷地都盯着他看:打劫?

  阿达笑得都成了一朵花,挨个拱手道:诸位慢用,外面的客人今日没办法接待,只好关门!

  所有人都记住了这家“吃只烤兔吧!”,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每天限量供应的店,口气很大,味道很美!

  啧啧,谁吃谁「销」魂啊!

  更新最XW快O上ux酷wO匠l网{

  在烧烤最后三只烤兔的时候,由于浅儿在招呼其他客人,自己呆在那里也无聊得紧,在店示牌上的‘一’字上面盖了‘售罄’的字条后,便来到后院红花身边,看着他悠闲且娴熟的操作,眼里满满都是羡慕和吃惊。红花则缓缓道:“掌柜,这次我先烤两只,你且仔细看,最后一只你来……”

  阿达兴奋地搓了搓手却又有些不安:“这……半路出家,对我来说,还是有很大的难度!”

  红花笑了笑:“秘诀只有一条,唯有用心!很简单,再说有我在身边,怕什么?”

  阿达恭恭敬敬施了一礼,道:“如此,便有劳向小哥了!”

  此时的他是充分展现最有魅力一面的绝佳时机,对火焰的尊重,对食物的尊重,为学生奉献自己的绝技,在这种虔诚的氛围下,魅力自然外泄,不着痕迹却万分迷人。

  用这招装逼拉人气再好不过了,红花屡试不爽……暗自得意!

  红花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先是浅儿的感谢,再是东方聊胜于无的夸赞,最后是阿达的虚心求教……

  这么多年了,他仿佛总算是找到了一点做人的尊严和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这一切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陌生和遥远,而这一切都真实地在一天之内全部发生并实现。

  红花开始仔细讲解烤兔的具体制作方法……

  那么,先从烤炉开始……

  此时的阿达更像个虔诚的信徒,垂首恭顺地立在红花身边,连大气也不敢喘,认真地听,用心地记,生怕错过一句话一个字。

  阿达思维活跃,仿佛脑子里装着一张纸,心里握着一支笔,他竟然将红花所有的言行全部刻录在了脑子里,经过快速严谨、系统的整理,一道佛涎馋烤兔的全部技艺的工序流程便清晰地出现在了脑海中,所谓眼中有林,心便有竹。当一个人用心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效率是最高的。

  说白了,烤兔的关键是香料和火候,阿达在听红花讲解,同时提出一些疑问,也就是兔子烤好的这段短暂的时间里,可以说他已完全掌握了要领……

  就在浅儿进来端走两只烤好的烤兔时,阿达已经坐在烤炉旁亲手实践了!

  他将兔子放进盆里的酒中翻滚几个来回,稍微沥了沥,穿入铁签,架在烤炉之上,火红的焰舌在接触到烤兔的那一刻仿佛活了,它跳动的火舌顿时摇摆起来,紧接着吞噬了整个烤兔,一旁的浅儿突然间一团火苗跳出炉膛,或许是下了一跳,嘴里轻声惊叹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