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达从地上站起来,颤巍巍坐下,道:“数目也不需要很多,您只要借我一千灵石,我保证,三年之内连本带息全部归还!”

  东方忙尴尬笑道:“莫说一千灵石,就是十个,我也拿不出来啊!”

  阿达的希望之火灭了,彻底灭了……

  东方觉得他一定在骂:你这猴头,不是救兵,是逗比!诚心戏弄于我吗?读书人可杀不可辱,跟你拼了……

  “不过,也不是没办法……”

  阿达的眼睛再次亮了,这一次很显然,亮得瓦数远不如刚才,掌柜再次抱拳:“愿闻其详!”

  东方摆了摆身体,看上去有十足的把握,道:“跨界经营!”

  不光是阿达不解,在场所有人都懵了,浅儿从门里探出个头,那神情不懂啊!这是在唱哪出?要是有那资金,谁不知道现在最流行跨界?

  “掌柜不必担心,一切交给我就好!保你东山再起!”

  阿达半信半疑,天生豁达忠厚的他,此刻也不去想你们几个能不能结账的事,再拜道:“如此,就依仗您了!对了,还不知在下该如何称呼您呢!”

  “哦,是啊,我们正是认识一下,在下东方傲!”

  “啊!东方小哥!”

  “我叫向红花!”

  “啊!向小哥!”

  红花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啊,长这么大,这是他的第一个尊称呀!

  “我还小,没名字~”

  “啊!没小姐!”

  “噗……”东方傲和向红花一听,差点喷出血来!

  雪姨姐俏眸一瞪,二人立刻收回血气,对不起,姨姐,俺俩错了,没忍住!

  浅儿无法掩饰心中淡淡的忧伤和顾虑,端着茶盘轻轻放在桌上,道:“达哥,我出去了……”

  东方、红花、雪姨姐都知道,她用最后的灵石去买米……

  阿达转过身,轻轻握了握浅儿的胳膊,温柔道:“早去早回……”

  这一幕很美,雪姨姐突然伤怀起来,狄哥哥,你去哪了,好想你……你温柔的眼神,温柔的话语……

  雪姨姐悄悄站了起来,径自走向客房,不知道怎的,背影好失落……

  阿达重新坐定,试探着问道:“东方小哥,不知道您打算怎么做,需要我做什么,请尽管吩咐!”

  东方歪着头看了看红花,突然馋虫大动,口水咕噜咕噜咽个不停,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道:“小红,跟我出去一趟!”

  红花忙揉着脑袋,道:“哎呦!我的头……哥,你帮我看看,是不是里面扎了几根针!”

  东方恨恨地咬牙切齿般挤出几个字:“好……啊……,让我敲开来,好好给你检查检查……”

  红花忙转成笑脸:“好奇怪,不疼了,我们走起!”

  出了书驿,东方拉着红花直直走到那会闲逛时路过的肉摊,停下脚步,大喊老板:“有野兔吗?”

  红花顿时一脸嫌弃,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吃兔子!有没有人‘性’,你还是不是人!

  老板横肉堆满面颊,忙回道:“有!不知道您要多大的?”

  “够四个人吃就行!”

  “四个人那得两只才行!”

  “好!那就拿两只!新鲜吗?”

  “保证新鲜!你看兔子嘴巴还直哆哆呢……”

  “好!包上!”

  老板这会纳闷了:咦,这兄弟不像有钱人啊,怎么买东西不问价?

  “多少钱啊?”

  红花的心在流血,感情你不是壮丁就是吃霸王兔!手痒了就揍我玩,饿了就想起佛涎馋,你的心怎么长的?是不是人?!天生的红花克星吗?

  东方不由分说,将老板递过来的野兔抓在手里,老板见东方看着红花,红花又忍不住问了价格,便也盯着红花:“四分之一块灵石!价格绝对公道!”

  天哪!灵石不是一块一块的吗?还能拆开用吗?这玩意太神奇了!一块灵石就能买八只兔子哎~!东方迅速算了算,见红花哆嗦着把手伸进怀里,又添了一句:“再拿六只!”

  红花的脸已经微微颤抖了:“大哥,这么多吃不完……”

  东方的眼神很认真,毫不客气地告诉他:你不需要有任何意见!

  老板接过已经被红花用肉体摩擦得锃亮的一块灵石,很开心……

  堆笑道:“肯德肉店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

  东方提着兔子,听见老板的话后,笑嘻嘻地停了下来:“老板,你这里可以预定吗?”

  “可以……”

  “明天清早准备二百只兔子……谢谢!”

  老板目瞪口呆,嘴里哼哼着,忙应允了下来。

  红花的节操碎了一地……哥!咱没钱啊!

  东方已经走远了,愣在原地的红花再次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那块与自己有过无数次肌肤之亲的灵石,悲叹着,恨不得把脑袋杵在地上!

  败家大哥啊!求您摸着您的良心说,这钱跟你有关系吗?您知道兄弟我攒这两块完整的灵石吃了多少苦,挨了多少揍,花了多少心思吗?

  强取豪夺啊!土匪强盗,呸简直就是土匪强盗中的败类啊!人家好歹不打自己人的主意,你倒好,光吃窝边草!光惦记着如何盘剥自个的兄弟!有你这号大哥吗?

  pB看:}正G版¤章(p节上j酷nB匠(网

  越想越气,越气越无奈!

  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活不了了!

  东方见红花仪态万千,不知为何站在不动,远远地打了个口哨:皮痒痒吗?瞧你那小气家家的样!

  丢人玩意,几只兔子就把你吃疼了?就近往家里滚!

  不是说谁花钱谁是大爷吗?凭什么还对我大呼小叫,动不动就暴力威胁!?

  这日子没法活了!东方红组合解散!咱们单飞……

  红花的眼里流着的不是泪,是血!

  拿着哥的钱,你充什么大款!!

  东方提着八只兔子,已经走到书驿门口,红花一个箭步冲上来,贴着笑脸替东方开门,一边笑道:“大哥,累不……累的话我来拿!”

  东方白了一眼,早干嘛去了?滚!

  掌柜阿达见东方提着一堆毛绒绒的兔子,惊讶不已,“小哥……这是?”

  “哦,晚餐!”

  浅儿早就回来了,端着淘好的米,不解道:“奴家不太擅长烹饪野味……”

  东方笑了笑,把兔子往后院的米缸一扔,道:“无妨,我吃不惯别人的手艺,这不自己带着厨师么!”

  说毕,一手接过浅儿手里的米盆,一手拎着红花的脖子,齐齐往后院一送道:“今个吃什么你们不用管,让我的厨师显显手艺……”

  一边冲着红花道:“别给哥丢脸,好好烤!”

  阿达憨厚地强挤出一道笑容,道:“这怎么好意思让您破费!”

  东方心里哈哈一乐,不破费……不破费,我请客他做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