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这才注意到雪姨姐嘴角带着一丝邪恶的、阴谋得逞后的讪笑,忙回道:“我想做个有钱人!”

  “老实点!”

  这时身边突然闪出几个人,全副武装,蒙面神秘,十分严肃正规地警告道:“白云镇不允许打架斗殴,要打去城外解决!”

  红花马上爬起来道:“不是打架,我头痒,我哥帮我挠来着……”

  几人面面相觑,扔下一句话:“千万不要殴斗!”之后,嗖地一声窜上房梁,几个纵跳便消失了踪影。

  雪姨姐还想说点什么,又觉得自己太调皮,没那个必要。自个是解恨了,却显得太小心眼了!

  当下悄悄对东方道:他就那人,想想就让他想想呗,反正那是不可能的!

  东方忙回:只要你不过问不反感,他爱想啥就去想,我不和他一般见识!

  雪姨姐脸一红,撇了撇嘴,没再吭声。

  看着前面的东方傲和跟在身后像霜打了一样的红花茄子,心里突然觉得这孩子好可怜,自己好过分……

  红花则摸了摸头上的几个包,暗暗给自己定了个规矩:不想她,不看她,不挨锤!哦耶!三人在街上溜达了一大圈,想不出什么好的赚钱路子。既要来钱快,又要没风险,感觉好难。

  两块灵石的大石压在东方傲的心里,十分不畅,整个人的心情和精神都不好了。

  红花一个人无趣地跟在东方身后,一连沮丧。

  这不,又看见‘一卷书驿’的店匾,东方摇了摇头,走了进去,强挤出笑脸,冲着迎来的掌柜阿达,道:“白云镇果真是名不虚传啊,出去转了转,可算是开了眼……”

  阿达一听,这纯粹是官方打哈哈用的寒暄程序,却没有丝毫怠慢:“您说的是,一直是这样,不然那么多的客人也不会专门聚集在白云镇了!”

  东方从第一次进店就觉得这个店有点怪怪的,总好像是少了些什么东西……仔细看了一眼之后,才恍然大悟:没货!这家书店没有书!

  “我看了人家的店,都说货卖堆山,贵宝号不是叫书驿吗?怎么见不到展示的书籍呢?”

  正说着,浅儿从后门进来,悄悄走到阿达身边,不知嘀咕了几句什么,又转身朝后院走去。

  东方悄悄问:姐,浅儿姑娘说什么?

  雪姨姐忍住笑意,掩了嘴巴,轻轻回道:“你们两个吃货,把人家米缸的存米都吃光了!”

  “啊……他们家的米真好吃,就是太经不起吃了!”

  雪姨再笑:那也得看谁吃!

  阿达听了浅儿的话,一脸的尴尬,很快又恢复常态道:“您真是慧眼如炬,小店确实是快要关门大吉了!”

  东方坐下,关心地问道:“我看掌柜为人忠实厚道,应该有很多回头客吧!”

  阿达脸顿时崩了起来,最后还是忍不住道出了实情:“小店起步时便资金欠缺,倾尽所有总算是凑够首批货款,发货的掌柜心善,为了给我们省点钱,就将几大箱的书托一个路过白云镇的熟人车队帮我们捎过来,省了一笔运费,我们也就同意了。没想到车队在路上遇到了罕见的暴雨,因为我们的货物是书,负责车队的人也仗义,硬是等了十几天!可恨那场暴雨一直不停,眼看再不动身,车队交货的日期马上就要到了,那批货物十分贵重,延误交货日期的损失就是车队也承担不起!最后实在等不了了,车队就冒雨赶了一个多月的路,这也不能怪人家,只怪我命苦!即便是有防雨的油布保护,新书还是全部变成了一堆没用的纸浆!只剩下一卷古籍幸免于难!原以为这卷古籍水浸不坏,应该是件宝贝,可结果你也看到了,那只是一本普通的书,压根就无人问津!我一堵气索性将店名改成一卷书驿!”

  东方暗暗道:读书人就是有骨气!就该这么改!改的好!

  “那之后呢?”

  阿达叹了口气,无限伤感:“不瞒您说,您是小店开张以来第一个客人!”

  东方愣了愣,忙道:“如此说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阿达又是长长叹了口气,眼角有些积泪,强忍着没让它掉下来,缓缓道:“先祖留下的老店,或许真的就毁在我的手里了!”

  东方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他没钱啊!

  “您先别急着伤心,天无绝人之路……”

  东方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更难受,人家掌柜好心垫付了四块灵石的排号费,跑上跑下一通忙,最后非但连垫付的灵石还不上,恐怕还要白吃白喝白住,开门第一笔生意就亏本,实在是不吉利!

  本来还打算实在不行就在阿达掌柜的店里当几天伙计,用工钱慢慢还债,可人家店都要倒闭了,这钱猴年马月才能还得上!这不是坑人么?!

  “也不怕客官您笑话,帮您垫付的四块灵石还是借隔壁老周的,眼下已经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我不甘心啊,一笔生意都没做,就这样倒闭了,实在是……”

  阿达掌柜说得恳切且伤感,这让东方连最恶毒的逃单计划也不忍心盘算了,人家已经这么惨了……哎!我们也惨啊!大家都这么惨了,我又怎么忍心再坑你!

  同为天涯没钱人,偏偏相逢又相识!

  “刚才浅儿告诉我缸里没米了,我让她拿最后一点灵石去换米,再怎么说,也不能让您几位饿肚子啊!”

  红花在一边听着感动得都快哭了,没有人,从来没有人担心过他是否饿肚子这个问题,当然除了东方傲……第二个就是阿达掌柜!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啊!

  这难道就是碰到衰衰组合的结果吗?

  酷…~匠网*正版首}(发¤

  东方傲听到这里,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掌柜了,又不忍心看他的脸,转过朝着红花撇了一眼,突然灵机一动,头上的蜡烛亮了……

  “掌柜,我们也算是患难相逢,我总不能见死不救不是吗?”

  阿达眼睛都亮了,一把抓住东方傲的胳膊,噗通一声跪倒就拜,泪涕长流:“您若能伸出援手,就是救了我一家老小啊!”

  “掌柜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兄弟我当不起啊当不起!这个折寿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