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群中突然有人低声在说,这不是蛋壳,是盔甲!

  不对,是传说中的光甲!

  你这传说哪儿听的,我咋就没听说过……

  那是你孤陋寡闻!

  制造这些对白的还是那几个人他们不累吗?

  ……

  雪姨姐似乎早就困得不行了,却没地方休息,只好拉了拉东方,轻轻打了个哈欠,道:“好无聊啊!”

  东方倒是看得津津有味,这个魂师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好吧,在雪姨姐尚未揭秘之前,那浮在冰蛋周围的细鳞甲片暂且就把它叫做光甲吧!

  ……

  光甲好像在光环中吸收了许多能量,最外面的一层爆出刺眼的光芒,而所有人顿时觉得那些光朝自己喷过来,带着阵阵寒气。他们无法解释这些奇异的现象,所以更加坚信,这个散发着耀眼光芒的蛋是由冰甲和光甲组成。连续几次光爆之后,周围的温度明显降低了很多。呐喊使他们集体出汗,而光爆则令他们顷刻凉爽。约莫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周围的温度更低了,凉爽已经骤变成了寒冷,寒意袭来,已经有人开始哆嗦。

  这个极具象征‘性’的哆嗦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其实作为普通人,一个以看热闹为目的的普通人,应该珍惜这次极为难得的体验,错过了也许再也赶不上了!东方偷偷在想!所有哆嗦的人都亲眼目睹了这种籍于非自然能力的改善,同时这些哆嗦的人也都亲身验证了这种能力的强大和真实,在以后的日子里,这会成为某时某地与某人一个很高端的谈资。

  光甲越积越厚,逐渐在外表凝结了一圈更大的冰罩,透明却给人一种很坚固的感觉。流光被封在冰罩之中,阳光经过两次折射之后,将冰罩的光彩变得更为炫目。东方也渐渐看的有些不耐烦了,无意间朝虚空中站立的男子望去,二人的目光相遇,男子优雅地点点头,这个招呼算是在示好。东方则咧开嘴笑了笑,同时点了点头。看来,觉得这种表演有点无聊的人不止他一个。

  其实,也不需要一直抬着头看,怪累的,只需要注意人群的反应就可以了,他们才是调控气场的根源。

  哇!

  东方觉得冰蛋的方向突然亮了起来,又听见人群骚动,仿佛感官得到了极大刺激。

  顺眼望去,冰蛋和冰罩之间的空隙内突然出现了一簇耀眼无比的火焰,火焰明净透亮,活像一幅热火烤蛋的景象。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包含了许多内容,冰火在大家的印象里是无法在同一空间共生的,而这一切竟然发生在了这个略有些拖节奏同时也很古怪的魂师身上,违背常理的现象果然换来了足够多的惊叹。焰舌越来越亮,很快就充满了冰罩内部的整个空间,冰罩开始震颤,似乎很快就会炸开。

  火焰变得更加耀眼,所有人都觉得温度明显迅速升高……

  砰!

  那是一声晴天霹雳般的巨响,一颗绚丽无比的光蛋从内部膨胀,最后在空中炸开。

  蛋炸开了,蛋壳都被炸成粉末……

  空气波动得如此厉害,好大的威力呀!

  魂师呢?

  搞了半天,原来是想放焰火?!

  真是能折腾!

  ……

  人群突然静了,车辇上站着一个无法判断具体年纪的人,因为这个人戴着一个奇怪的面具!

  面具的图案上冰火元素相互缠绕,整体看上去像冰、火两簇焰舌互相吞噬交锋的一场战斗,火中有冰,冰中有火……

  他?怎么下来的?

  …&看{正vi版-"章w1节)上mO酷~‘匠u网

  不是在蛋里面吗?

  蛋炸了,没见他下来啊?

  ……

  面具上的冰焰、火焰活了……那是真的冰焰,真的火焰!

  哇……好神秘哇……好厉害!

  带着双焰面具的神秘人好像立地高了三丈,整个人都变得高大魁梧了起来!马也变大了,鼻孔比一个人的脑袋都大,马身上的火焰直冲云霄……这幅景象着实又把大家惊吓一次,这一次他们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怎么突然长高了?

  面具从始至终都没有摘下来,神秘人催动烈焰追风驹。所有刚才还觉得拥挤的人突然发现周围的空间变得宽阔了,好神奇!人群齐刷刷分开一条路,眼前变得高大且神秘的男子驱马走在红毯之上,淹没在了鲜花和掌声之中……

  什么情况,他变大后,想要从人群让开的缝隙中走过不是更加拥堵吗?

  怪异的是,所有人都没觉得拥挤,上一秒还紧贴在一起的两个人,下一秒就发现他们之间的相距足足拉开了一尺!

  天啊,这不是一个普通魂师,而是天师啊!

  不知道从那个方向开始,人群黑压压地一片一片跪倒,而那位戴着面具的神秘魂师,坦然接受众人跪拜,宛如君主降临!

  这一幕,太震撼!也太狗血了!

  伟大的魂师根本不介意人群中还有人站着不肯跪拜;因为他更为欣慰和享受的是膜拜大礼!

  人们纷纷抬起手臂,竭力想要触摸一下车轱辘,大胆一些的想要摸一下神秘魂师的布靴,尽管他们用尽气力却总是差那么一点够不着,越是够不着,他们越是疯狂,越是狂热!看着硕大无比,浑身燃烧着烈焰的巨马从身边走过,那种威慑和震撼让他们坚信,天人降世!

  白云镇有福了!

  这是什么?

  这是天降祥瑞!

  ……

  雪姨姐气得大叫,不是他变大了,是你们变小了!

  无可救药的蠢瓜傻蛋们,这不是变化,而是灵魂暗示!你们本身并没有变化!只是自己觉得自己变小了!……

  哎~再解释你们也不懂,算了,懒得管你们,想拜就拜吧!

  ……

  神秘人举起一只手,朝周围轻轻挥动,人群沸腾了……

  阅兵的节奏啊!

  塔楼上的男人神秘地笑了,挥了挥手道:“走,下去迎接我们的魂师大人!”

  “是……”

  他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他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