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别急啊,我姐估计也就是太小,没弄明白!说差了也不一定呢!”

  东方傲急忙解释,掌柜的可不知道东方傲身边的小女孩却是他口中的姐,红花的姨。

  “你还让我出去叫一个回来?大哥您知道现在魂师有多稀缺吗?”

  “不好意思,掌柜的,我不太清楚行情啊……”

  “得,也不逗你了,看你是真不知道!你见过西瓜大小的米粒吗?”

  “没有啊!”

  “现在的魂师就是那米粒……”

  “你的意思是,现在的魂师已经绝种了?”

  “那不一定,我家老祖可是货真价实的魂师呢!”

  “那叫你家老祖出来,方便不?”

  “不方便!我家老祖入土已经一百多年了!你是要刨我家祖坟还是咋的?”

  “你别生气别着急,你就帮我找一个呗!”

  “浅儿,你且招呼三位客人,我去找爷爷问个事……”

  女子又进来,提着一个小巧的茶壶,茶盘上又放着三碟点心,摆上点心之后,又为三个茶杯续了多半杯的水,轻声道:“怠慢三位贵客了,劳您少候……”

  “嗯……多谢!”算是答谢店主的招待。

  少时,见掌柜从后院跑进来道:

  “我问过我爷爷了,我们家亲戚朋友也都没有一个是魂师!我爷爷说贵客您这是诚心来找茬的!说您这是在羞辱我戚家满门!”

  掌柜明显刚上任不久,对付这种难缠的客人还没有多少经验!

  “啊?我真的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我戚氏一门自先祖往下,再无一人学习修炼此道,否则我们也不会改行卖书了!”

  雪姨姐当然不知道了,这可是你们戚家的家事!自戚祖文书起,便立下严厉族规,凡族人绝对不许修习魂师一道,否则逐出族门,永不入祠堂族谱!

  这一趟把东方吓出一身冷汗,现在这年头,魂师真的这么少吗?

  “客官还有什么要求吗?我这里各种图书大全,应有尽有!”

  “没……没了!”

  “那再会吧!”

  “真的没有?”

  “这个真没有!”

  “那好吧,掌柜再见吧!”

  “客官,说在的如今不比我爷爷当掌柜那些年,白云镇若是真有魂师,我一定帮你找到!”

  “多谢掌柜!”

  “先别急着谢,镇外倒是魂师扎堆,不过大多是骗子,如今真要找到一个货真价实的魂师,还真是不容易……几位也别着急,回头我再问一下!”

  “浅儿,准备午饭吧!来者即是客,牵扯起来,大家总归是朋友,买卖不成仁义在……”

  “好的,掌柜!”

  “去吧……”

  说罢,就一个人出了店门,去打探一番。这就是白云镇的好处,不管是什么样的客人,不管客人有什么样的需求,掌柜都会很重视,亲历亲为。

  这种独特的商业环境或许也是白云镇繁荣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吧!当然,这里没有什么是免费的,住店、吃喝、跑腿等等,全部需要花费钱——也就是灵石!

  浅儿烹饪的速度很快,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东方就听见了炒菜的声音,不觉腹中一声饥肠长鸣,饥饿如雷翻滚。红花这会子也似乎闻到了饭香,强打起精神,呆呆看着桌旁的东方,虚弱道:“大哥……”

  “一到饭点你就活了……真不知你是真伤还是假伤……”雪姨姐嘟嘟了一句,打趣归打趣,话语间还是有那么一点开心的。

  俗话说养条狗就喜欢它蹦跶,突然卧地不叫也不跑,还真让人担心呢!

  “嘘……这是什么动静……”

  一个身影窜进店里,是阿达……

  “掌柜的,外面闹哄哄是怎么了?”

  “几位有所不知……白云镇内真的有位魂师……”

  “我就说没那么难找……”雪姨姐撇撇嘴,得意道。

  “大家都疯了……”

  酷匠网'4永6Z久4$免h费%看=F小MO说

  阿达倒了杯茶,喘着气继续道。

  “?为什么?”

  “您不知道啊,这可是一位真正的魂师啊,排队求他的人海了去了,我还是通过熟人关系好不容易提前挂上号……”

  “提前挂号?”

  “嗯,看样子排队的话没几天怕是排不到,只好提前约了个靠后一点的号,省了排队的麻烦……这不担心三位久等就急急忙忙挤了回来嘛……”

  红花一脸羡慕,目光呆呆地注视着屋角,思绪飘了很远很远……他假装魂师的时候,运气可太差了,最后是让人给揍一顿,扔出来的……呸!窝心!

  “你是说,排队的人够排好几天?”

  “嗯!”阿达放下茶杯,重重点头。

  “那你约的号是几号?”

  “二零四六号……”

  “!”

  “!”

  “前面有几人?”

  “二零四六个吧!这只是预排号,魂师大人本尊即日就来……”

  “人还没来就开始排号了?”

  “没办法……这消息可是白云镇官方公布的,这种轰动‘性’的重磅消息大家纷纷响应追捧,热情高涨,队托又多,一下子就把队伍给排了起来,整条街都快站不下了……”

  “!”

  “陆续加入排队大军的人还很多,估计这会子怕是要排到万数之后了……”

  东方傲、向红花都傻了,最想不通的则是雪姨姐,不就是个破魂师吗?至于吗?

  东方走到门口,见三五成群的各年龄段的人都匆匆朝着一个地方奔去,而人最多、最扎堆拥挤的地方喧闹冲天,人挨人,人挤人,争先恐后,盛况空前,叹为观止!

  整个白云镇的人像是中了邪磕了药一般,陷入了疯狂的预排号的序列中,四面八方的人如潮水般涌向了镇中央的公告大厅,看着乌泱泱一片人头攒动的景象,一个略胖却十分精干的中年人从塔顶看了一眼,十分满意地露出了笑容……哼!一帮井底之蛙,鸦雀安知鸿鹄之远见乎?不是说许久没有大手笔大动作吗?不是说行业规则正常运转多年,不好人为运作吗?不是说要想办一个万众瞩目的活动难度很大吗?不是说白云镇的知名度美誉度一直停滞不前,极难提升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