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小女孩见二人抱头痛哭却不知为那般,相处的这些时间大致已经摸透了二人的情况。

  总结了几点共同特点如下: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二、勉强还算善良之辈。

  三、实力太弱,酱油存在。

  四、垩体体质,会引发天雷之怒。

  五、天才和伙夫……

  暂时总结完毕,经鉴定,逐条属实。

  小女孩从东方的心海吸取了不少灵魂力量,东方却每天都感觉自己心海充盈,丝毫不受影响。这让小女孩打定了跟着东方傲的决心,他这个特殊体质还真是为自己量身打造,换了别人估计心海早就被榨干了。东方傲的心海与他人不同,他的世界自成体系,有独立的运转法则,而法则的制定者,正是东方傲本尊。别人的灵魂力量是越用越少,恢复也需要很长时间,而目前东方傲的心海则完全没有这些限制,她可以肆无忌惮地修炼和恢复。

  她需要修炼和恢复,她的出现伴随着的是东方傲心海的开悟。她只需要小小的撒一个善意的谎言就可以瞒过东方傲,长久地留在他的身边。

  “你俩都过来……有些事情我要告诉你们!”

  东方和红花立刻打起了精神,这个小丫头这几天都没好好跟他们说句像样的话,二人满心期待。

  “东方傲,你大概知道我是什么来由吧?”

  “隐约知道一点,估计是和我的心海有关吧!”

  “不错,我其实是你的第二心神,第一心神长住在你的心海之内,你有没有觉得你突然好想对开悟心海这件事很明白?”

  “是啊,我也很纳闷,我为什么会懂得这么多的知识,以前的我从来没接触过……怎么会突然都知道了呢?”

  “这就是我要说的……没有我,你无法开悟心海,更不可能突破心海壁垒,从这方面来说,我是你的师长……”

  “刚才不是说第二心神吗?”红花嘟嘟了一句,立刻被小女孩严厉的眼神给看得没了话语。

  “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说得简单明了,再深奥怕你们听不懂!”

  “对的,对的!”二人连连点头称是!

  “你们修行也有些时间了,尤其是向红花……”

  红花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重点的,单独的提起,这种殊誉是他想都不曾想过的:“您说,弟子听着呢……”

  小女孩对这种给跟杆就顺路爬的人很无语,什么就弟子了?

  “可都没什么长足的进步,原因很简单,不经过正规的系统的学习,反而会一滞千里,再拖下去,恐怕是要废了……”

  “这可怎么办好呢?”二人的眼珠滴溜溜的乱转,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这么说来,你有好办法?

  “不妨事,不如我们先解决了这两个烦人的苍蝇,再从长计议!”

  “双煞?”

  “是啊,你们不觉得很烦吗?”小女孩歪着头,模样甚为可爱,可爱得理所当然的表情。

  “要是真能解决那就好咯……”

  “有那么难吗?”

  “有那么简单吗?”

  “……很简单,你俩附耳过来,听我细细道来……”

  三人这便定下了前书中红花施展三魂聚气符破了罗煞的搜魂爪,再由东方傲伏击下毒的计策。

  老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虽说是弄不清楚为啥要把孔明同志顶起来,但总之还是说明了一个事实,臭皮匠很牛~!三个臭皮匠在一起更牛!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神秘老头似乎天生就患有物品搜集收藏嗜,刚打扫完战场差点就被气喘吁吁跑来搜刮的红花撞个现行。老头也是好意,这么大两块肥肉,扔在荒山野岭多可惜,不吃白不吃。

  红花见黑罗煞二人身上的毛都快被扒光了,以为是东方傲抢了先手,气冲冲的想回去要个说法。

  在原来的作战方案中说好了的,我出钱出物,东方出力,哎呦我去!好像是没说东方不能打扫战场……也没说一定要见面分一半……算了,回去商量商量,或许,还能分我点啥……

  红花在修行的过程中,充分体会到了,符宝用时方恨少的尴尬和痛苦,也知道有备无患的道理,身上多重嘲讽光环,哪能不多备些物资奇物?

  要知道,他对物资搜集收藏的嗜好可能一点都不会比神秘老头差,那种性格会上瘾,一发不可收拾,欲罢不能。

  搞不齐,啥时候你还就真的需要那些破烂呢……你明明见过,可以拿到,现在又非常需要!就是因为当时嫌麻烦没拿,那就等着傻眼吧?这情况出现过很多次,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出现,红花还是决定和东方交涉一下……

  东方正想着……咦?肚子饿了,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来做饭?

  小女孩幻化成东方的形象全数吃尽黑罗煞大阵的攻击和伤害,已昏昏睡去。

  东方很是怀疑,这小丫头做为第二心神一直跟在身边,不吃不喝,只是发呆睡觉卖萌,到底行不行啊~

  小女孩似乎能感知东方的想法,立刻醒了过来,道:“东方傲,你别总是小丫头小丫头的叫,我有名字……”

  “这……你做为心神,隶属我的心海管制,不能有人没人总是直呼吾名,好歹也给我点面子是不?”

  “……也对噢……那我叫你小傲吧!”

  0"酷_匠?g网d$唯*一正{W版S?,√其他`都j是}盗版

  “这……怎么行?叫傲爷?不好,傲哥?傲哥吧,你看怎么样?”

  “得寸进尺……”

  小女孩双目铮亮,盯着东方傲的身体,东方觉得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失去了控制……

  “大哥,你怎么飞起来了?”

  红花已经赶了回来,快要靠近的时候,立刻摆出了一副失魂落魄,萎靡不振的模样,脚下踏着浮沉,行走的脚步软绵无力,那可怜模样可不正是三魂丢了,七魄也快要不在,一阵风似乎都能把他吹倒。

  东方在空中悬浮了起来,张牙舞爪的不受控制,身边除了空气,哪里还有可抓的救命稻草?他体会过这种失控的感觉,上一次就是在云阳谷落崖的时候,那滋味真心不好受,一方面担心摔死,另一方面是心里的恐慌让人受不了。

  红花忙叫道:“大圣……姑,收了神通吧!”

  小女孩手一指,狠狠道:“你说谁是猴子?!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