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见人离戏散,冷笑了一声:“别盼着哥死,哥轻易不会死,就算能死也不死,就算非死不可也要轰轰烈烈!”

  “再说,哥的用还处大着呢……”

  回到火堆旁,傲呆呆地坐着,听身后脚步声急促地传来,知道是红花跑步回来,突然心里生出了几分歉意,同时天涯衰命人,相煎何必太着急?

  红花烤了烤火,强忍着不说话。傲只好率先打破沉默:“不好意思啊,认识我的人都会莫名其妙死去,甚至直接被雷劈死,所以刚才我以为你……”

  红花听了这话,长久地发愣,差点把手给烧伤,顷刻释然,快步跑到东方跟前,不由分说握住东方的手道:“知道为什么我看你的脑袋是圆的吗?”

  “不鸡呀……”

  “那知道我的脑袋为什么圆吗?”

  “更不鸡呀……”

  “我们俩投缘(头圆)呀!”

  ……

  “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大叫吗?”

  “不知道吧?”

  ……

  “不知道你问我啊!我知道!”

  哎!东方一听这几句,气得大骂:“龟孙,真该埋了你!”

  红花做了个不需要你问我就会回答的手势:“我大叫就是想知道你心里有没有偶,关不关心偶,这个情况需要分两种情形判断!”

  “第一,你要是来,你就值得依靠值得相信;第二,你不来,说明你不靠谱,以后的日子里,哥的那些鲜为人知的秘密需要对你有所保留……怎么样?高明吧!”

  东方气得呀!几乎要崩溃了,你大爷个脚,你全家大爷三百六十只脚!!!谁稀罕你那些破秘密……

  红花见东方不理自己了,不禁叹道:“其实我也挺可怜的……”

  安静了一会,红花突然说道。

  “我是个孤儿……据说煞岚门发现我的时候,天上正下着雪,是雪哎,鹅毛大雪呢,可雪花一片也没落在我身上,奇怪不?我也挺奇怪,为什么没落在我身上呢?”

  “因为放我的那个地方根本就不落雪,是个小亭子,哈哈!”

  东方刚听的有那么一点点兴趣,紧接着一句神补刀就让东方有一种冲上去把那人嘴撕烂的抓狂冲动。

  “滚!有多远滚多远……”

  安静了许久,东方都快睡着了,红花又突然说道:“那亭子叫红花亭哎,在亭上看落花,很美,很优雅……”

  “所以,我也叫红花……”

  噗哧……东方再也忍不住了,红花亭上看落花,它美,它优雅和你有毛关系?

  实在听不下去了,东方摇着头叹着气,恨不得把身边的大树都填在耳朵里,这货简直就是七百二十度无死角的逗逼呀!

  人名红花?真造孽!

  ……

  又安静了许久,红花又突然说了起来:“我那些师兄师弟们成天拿我的名字开玩笑,哥不屑和他们争辩……”

  东方怒了,因为所有的睡意瞬间烟散,他站起身走到红化身边,拳头挤压得空气咯嘣咯嘣直响:“是吗?你知道小爷叫什么吗?小爷叫绿叶!”

  红花仰视着东方的脸,大喜道:“缘分啊!你也想改名字?!”

  “是啊……”

  “好啊,好啊……你改成绿叶,我自然也不能叫红花了……其实这名字还挺好……”

  “是挺好,你见过蒜钵一样大的拳头吗?”

  “这个真心没见过……”

  傲伸出手掌,硬硬握成大拳,怒道:“今儿哥心情好,让你见识见识!”

  红花一看要挨打的架势,忙摆手道:“大哥,不必了……”

  只听“咚”的一声,红花后脑狠狠捱了一拳,此刻代表着痛的‘啊’字拉的很长,很长……

  地上留下了一个奇葩的造型:一人双腿像青蛙一样劈开,上身则趴在地上,此人在练瑜伽,有槑(发现个好玩的字,音mei二,古通梅)有?

  重新坐回涅息的姿势,东方又有些后悔,恨自己太暴力了。

  放在草地上的小女孩翻了个身,嘟着嘴一脸不满,很显然她睡得不舒服,不是太吵,就是草地太冰,远没有刚才的怀里温暖。

  东方没有多想,将小女孩轻轻抱起,她顺势就窝在东方的怀里,满脸甜蜜。

  难得清静下来,东方打算好好修炼一番,这个心海还有什么用,需要好好挖掘挖掘。

  一夜好睡,虽说还只是早晨的太阳,那白花花的阳光半透眼皮,刺得东方眼睛直发疼。

  怀里已空空,小丫头跑哪里去了?一抬头,发现小女孩正静静地坐在树下被阳光包围着,散发出一种特别的光芒……她今天怎么醒来这么早……

  酷)匠+网。%首c发》w

  睁开眼,红花正蹲在他身边,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东方“哎~呦!”惊叫一声,双手护住前胸,生怕这货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来。

  “露天睡觉醒来眼睛都会干涩不适,来,这是早晨从花瓣草尖取来的露珠,滴在眼里很舒服……”

  东方半信半疑,上下打量着红花,见这货纯粹是缺心眼,昨天吃了一记闷拳,怎么还不走?难道一点也不记仇?

  哎!要是每个人都这么宽容大度,大家和和睦睦,一起快乐的修行,一起到达修行之彼岸,抛弃那些打打杀杀的情节,岂不是件好事吗?

  正憧憬着那些美妙的时光,红花又一次走过来,一脸女仆范:“饿了吧?早餐是每天最重要的一餐,一定要吃好哦……”

  “这种搭配叫咸淡搭配,吃着不累……”

  那天,东方傲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坐享其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其实一点也不爽,反而十分别扭!

  这短暂而又美好的三人世界,总体感觉还是不算太糟糕,红花则穷尽一切手段为东方服务。

  最让东方欣慰的是,这货居然没有暴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