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傲觉得自己的运气突然好了起来,因为身边的活人多了起来,都是围着他在转。比起以前东躲西藏孤独走夜路的遭遇实在是好太多,当然现在虽说也是东躲西藏,起码不再孤独啊!现在居然可以轻松躲掉黑煞的追杀,一小块烤兔换了个貌似宝贝的东东,诶,等等,神秘老头给我的那个东东究竟是什么还没顾得上看呢,算了,修行中,不宜走神……东方心一酸,突然想起了丢了的寒锥……说了多少次,不能走神!这些事汇聚在一起是多精彩的经历呀!身边多了一个不太着调的伙伴,好吧,权且称作伙伴吧。对于红花的存在,经过几天的相处,傲已经不是那么反感了。

  从惺惺相惜只图找个伴,再到这几天生死与共的经历,让红花的那些不太令人满意的缺点逐渐缩小,反而是他的优点突兀了出来……

  道理其实很简单,一个浑身毛病的人,突然发现他还有那么丁点的优点,这些优点就会被无限放大……因为,这些优点太耀眼,太出彩了!

  在遇到红花之前,傲甚至怀疑当年送给他寒锥的老头是上天派来故意整他的,那家伙背的呀,一路靠山山倒,过桥桥塌……拜了的师傅,还没成礼的准师傅,救下的猎人老头,个个死得惨不忍睹……

  想到这里,傲也不禁不解,他生命里怎么都是老头啊,有时候他很想问问那束霸道的天雷,哥们,你咋总是和老头过不去呢?你算一算,看一看,被你劈死的是不是都是老头?惯性劈呢?当然,除了身边这个不怕雷劈的奇葩红花。

  其实东方也不是没有想过,万一红花是对面俩老狗派来的卧底呢,虚情假意地对自己好,那天雷当然不会真的劈下来!不过,仔细盘算一番又觉得不太可能,用东方的话来说,小爷衰人一个,无所畏惧,光剩下胆大了。即便你那天插哥两刀,哥也会原谅你的!

  想着想着突然听树林深处传来杀猪般的尖叫,尖叫过后再无声息……东方不用多加辨认就知道是红花的声音,难道是双煞学聪明了,也折了回来?不会吧,难道我的神识防御失灵了?不会这么寸吧!红花这就被清理门户了?傲再也坐不住了,要说不关心,那是骗鬼的!东方起身后,顿悟了,为什么对自己好的人都会被雷劈?那是因为自己天生衰啊!

  “哎!忘记他也是衰神附体,这老大才当几天啊,你可千万不能挂了……”

  凭着以往的经验,谁和他搭上关系,稍微对他友好一点,不超三天,绝对都会死翘翘。今天是第三天,话说死还是不死,就看今晚了!难道……这算什么,光叫不卖,只赚吆喝啊!

  这节奏是不是来得太快了……在去找红花的路上,东方觉得自己又掉进冰窟窿了,惨兮兮的:“哎~!都说修行一途坑孙坑爹坑爷,小爷还不行,现在看来还真是灵验!小爷自修行以来,啥事都没干成,光给人收尸了!”

  不禁又想起那几个老头,加上现在的这个小伙伴……哎!就不能让我们一起愉快地玩耍么?

  东方掏出一把铮亮的小铁锹,握在手上,警觉地朝着猪叫声传来的方向走去,想到木鸡即将安息长眠的地方有山有树有鸟有野兔,比起那些荒郊野岭各种动物都不来拉屎的犄角旮旯,简直好得太多了,想到自己认识的人都死绝了,冷汗直冒,小爷哪天挂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凄凉啊!

  一颗大树下,看地上那人穿的衣服,东方一眼就认出了红花,除了煞岚门这种奇葩门派跟天天家里死人一般,穿一身黑纱,再还真难得一见,有着极高的辨识度。傲走在树下习惯性地开始刨坑,心里那个气呀!

  两米的坑差不多了吧?!

  东方傲从坑里爬出来,双手勾住红花的臂窝便往坑里拉,红花僵硬的脚后跟划拉着树叶,噌噌作响。

  摆弄着红花渐渐僵硬毫无知觉的身体,认真放了一个他认为木鸡会很舒服的睡姿,又从怀里扯出一小块白布,盖在了某人头上,铲起一掀土,哗啦就往头上盖,只听白布底下突然传来咆哮道:“我靠,不用这么绝吧!不喜欢归不喜欢,要不要把人活埋了!?”

  见到红花突然诈尸,东方一个冷颤从脚激到头,吓得一屁股坐在坑里,大叫道:“我靠!诈尸也不用这么大声吧!”

  木鸡一把扯掉白布,用力过猛,导致白布上的泥土掉了一脸。红花连呸了好几声,怒气冲冲地坐起来,瞪着牛铃般的一双大眼骂道:“亏得小爷对你好,狼心狗肺的家伙!快点把小爷的烤兔还回来!”

  “吃了呀……”

  “吃了……吃了也给小爷吐出来!”

  东方愣了愣,感情这小子真没死啊!

  “吐出来你吃的话那我就吐!”

  “吃!小爷想连你一块吃了,快点吐!”

  东方理亏词穷,加上某人突然吃了几颗秤锤,铁了心要讨回公道,彻底无语了,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D)最v新!章%@节C.上酷?A匠;》网m$

  “你倒是吐呀!”

  看来红花真的是彻底伤心了,咄咄逼人会逼死人的!

  本来红花也只是想戏弄一下东方傲,担心他老这么坐着得痔疮……其次也想看看东方是不是希望看到自己死,没想到东方直接跑过来就拿铲子挖坑,不分青红皂白是死是活就活埋!能不生气吗?

  东方也懒得计较,再加上自己真吃了人家的好处,突然想到红花就算命大活过今晚计较也不迟,这会子天还早,离三天的时限还有点时间,之后死了也不一定!算了就让他神气会,让着你好了。

  话说回来,你说红花缺德不缺德?躺在墓坑旁边呆了快半个时辰,竟是连个屁也没放,一直听东方挖坑,直到快要被埋了才出声,挖坑不需要力气啊。

  说白了,两人年纪都不大,正是爱玩爱闹的年龄,这不,红花戳了戳东方的腿,指了指地上辛苦挖好的大坑道:“知道自己要吐,挖了这么大个坑,啥时候吐满了,哥就原谅你!”

  东方理都没理,站起身,独自离去,切,哪个王八蛋稀罕你的原谅啊,大白天鬼点灯——爱谅(亮)不谅(亮)?看你一个将死之人的份上,懒得计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