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煞警觉地听见草丛中有异响,红花现出身来,罗煞较之黑煞,更喜欢开玩笑,为人更为开朗,当下见了猪头花,大笑不止,一直笑到不好意思,这才装作心疼道:“难为你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老黑的关门弟子吧……如此卖力……”

  红花一个灿烂的微笑绽放,暗自算计,呵呵,前面九次,算上这一次,整整十次,苍天啊大地啊!求您赐我两个五雷轰顶吧!

  一面大声回道:“是,师叔,多谢您的体谅!”

  罗煞笑着走过来,摸了摸红花的头,道:“乖,好生跟着师傅师叔,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你知道的……”

  轰!轰!

  天空中窥伺已久的五雷终于酣畅淋漓地轰了下来,呀!便秘突然好了!畅通了……

  啊!

  十道精光如练从天而降,这一次,它不再犹豫!全数轰在罗煞的身上!

  砰!

  尸体和旁边的大树一起被彻底摧毁,轰炸至渣!

  罗煞,一个名负搜魂爪绝技的高手就这样死了,死的很蹊跷,直接被什么神秘力量撕成渣……

  太霸道了,连那些好东西都给轰没了,红花那叫一个惋惜。

  :j最m新“W章☆节T√上酷.#匠1c网^

  最可悲的是,还让他赚了一次……算了,不计较了,你的仇你的怨,至此完美了结!

  黑煞在一堆渣粉面前一阵哆嗦,是谁?是哪个混蛋杀了我的好兄弟啊!兄弟啊,是我害了你……你安心去吧,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瞑目……云云!

  红花暗爽,小爷知道你兄弟是怎么死的,但小爷就是不告诉你!贱贱的爽爽的,不服你看透我!

  正得意间,黑煞猛地一个冷眼看了过来,红花直接一个哆嗦:“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只是听见一声雷响,跑过来的时候,罗长老就不见了……”

  黑煞痛定思痛,暂时停止了追击,罗煞的死让他逐渐平静了下来,兄弟啊,难道你这是在提醒我什么吗?

  红花见黑煞似乎已经放下了仇恨,不由得心下暗暗着急……万一让这老小子察觉到我这于世无匹的天赋,那我可算是死翘翘了。

  黑煞趁红花熟睡时偷偷搜过他的身,并没见任何属于黑煞的东西。

  这孩子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一面提防,一面仔细考量……为什么明明已经把臭小子逼入绝境,怎么还能逃脱……为什么每次逃脱的方向和缺口都是在这小子这儿……

  是了!这个来路不明的弟子有问题!

  不怕坏人是魔鬼,就怕魔鬼有智慧!

  红花察觉到黑煞的谨慎和按藏不露的怀疑,暗暗不安。当下找到黑煞,献上了一计!

  黑煞冷冷地嗯了一声,算是取用红花的计谋。

  他顾不上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鬼话了,决定拼了性命也要报仇雪恨。

  如果说修行之人最在意的是什么,那一定是修行的专注度和虔诚度,说白了就是常说的道心。

  此刻的黑煞,哪里顾得上什么道心,整个人都被这些天发生的事给搞得三荤六素,心态失衡。

  他开始不计代价地寻找东方傲,因为他发过誓,要为兄弟报仇,为自己解恨,目标气息确定,方位确定……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哦!这个狗东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向红花?

  魔鬼突然想通了,在自己所知的世界中,只有这一种可能!

  这就是了,怪不得罗煞兄弟死的那么惨!我若是早一些发现,结果就不会是这样!

  话说黑煞真心伤不起:先是沁水灵芳被毁;叫了兄弟帮忙又死了兄弟;总以为是弟子在帮忙,哪知他私下通敌,故意放跑敌人,最后被清理门户;后来硬杠东方傲却被一柄大剑搞得失了三成煞气;慌不择路钻进了蜂洞,被搞得像猪头一样,很没面子,很受打击。受伤的人是脆弱的,也是冲动的,黑煞在树林里转了几天,蜂毒虽说是渐渐消散了,可心里的那股窝囊劲却无法压制。

  不能忍啊不能忍!给我这么多痛下杀手的理由,你们没有道理继续活着!

  红花献上的计策,便是布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阵!这便有了前书红花布置开放式大阵的一幕。

  算计着黑煞的红花,同时也被黑煞算计着!你让我鸡飞狗跳,我让你死不见尸!

  你们两个混小子!必须死!第九章?三魂聚气符

  黑煞从来都不是个轻易放弃的角色,混了这么多年,这次吃了这么大的瘪,想法设法的都要把场子找回来。

  今天大踏步的后退就是为了将来大踏步的碾压!

  总以为解决掉红花这个逆徒,杀掉东方傲的把握还是很大的!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东方傲居然有一件稀罕的神兵护体!被斩气刃的代价的确是有些大!眼看着自己复仇无望,还损失了一名好兄弟,心请低落到了极点!

  在树林深处和蜂群厮斗了半日,又狼狈休养了半日,稳住气刃的煞形,这便又开始盘算该去哪里,云阳谷是没办法继续呆下去了,东方傲的实力勘测不到,又添了个帮手向红花,哎!还是算了吧!

  逗比救兵罗煞的死纯属意外,黑煞觉得一掌拍死了向红花这个祸害还真是便宜了他!

  东方和红花当夜相安无事,当次日的黎明初现,二人忐忑的心这才稳住。

  红花因为自带嘲讽光环,受尽欺负,从来不敢多睡,多睡一秒就有十分钟的危险,习惯早起的他准时睁开眼,发现东方仍然在原地涅息打坐,毫发未伤,心中一个激灵扫过,不由得兴奋起来,大声叫道:“大哥,你昨晚睡得可好?”

  “……”没反应,不会吧!难道终于还是被劈死了?

  不对啊,以前劈得毫不留情,这次怎么还给留了个全尸?

  “我知道了,大哥,你醒醒,你不能死啊!小弟以后可怎么活呀!”

  “见过死人喘气说话吗?”

  东方睁开眼,白了红花一眼,这狗东西,哥还正担心你能不能见到今天的太阳呢,你倒先来问候起我来了!

  二人的心思此刻居然完全一样:不用想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没死无非两种情况,天生耐雷劈;天生能避雷!

  早上起来,毫发无伤的两个小朋友都觉得自己这次真的撞大运了,天雷之下必无生机,遇到这么个命大的好伙伴,还真是苍天垂怜,在奇葩的人也会有朋友,当下二人惺惺相惜的感觉不自觉就表现了出来。

  他们心情都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文强说:

  罗煞死了吗?并没有,请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