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红花一心只想着通过自己的不缀努力,让黑煞心里感念自己的付出,只要他心中念我向红花一个好,就地被雷劈死,哈哈!大仇得报,小爷潇洒去也!

  黑煞这几天不知道的事情特别多,又哪里能想到,这个煞岚门的弟子也在算计着自己。要是知道了,他还不得更心碎,这算是招谁惹谁了!

  向红花见黑煞浑然不知,那暗爽真「销」魂!

  东方傲仰头看着天雷几番想要坠落,却又生硬收了回去,心里笑道:“都这模样了,还有心思夸小爷!真有雅兴!”他哪里知道,这次的天雷不是他引起的,而是向红花引动的。

  东方傲和向红花想破脑袋,做梦做到春秋大梦都不会到这个世界还存在着一个和他一样能引动天雷地火,施加给对自己心存善意和好评点赞的同类存在!

  不得不说这是个奇妙的世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话说黑煞是知道门派中是有这么一号奇葩‘天赋’的弟子,只不过他常年在外修行,并没有亲眼见过向红花的真实面貌,缺席‘向红花开除大会’的他要是知道这货就是向红花!肯定上去就是一巴掌,拍死了再说!

  不得不说黑煞这点背的够可以。

  辛苦守候了一个多月的沁水灵芳极品被毁不说,无意间还给自己身边埋了个暗雷,这可是会要命的雷呦……

  向红花的如意算盘打的密不透风,追了一早上,中午歇息的时候,战局又发生了一面倒的状况,罗煞加入了追击作战的战斗序列。

  罗煞是谁?精壮略瘦,脸型如刀劈斧砍,棱角分明,双眼爆射「精」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善茬!

  罗煞第一眼见到眉头紧锁,满脸疲倦和阴郁的黑煞的时候,他笑了。笑得很得意,这么多年了,见到老伙计吃瘪,心里还是很爽的!

  “黑哥,你咋了?啧啧,让人给煮了?”

  罗煞很纳闷,这满脑门子写着的都是郁闷,到底遇到什么难缠的主了?

  “去你大爷个蛋,谁让煮了谁孙子!”

  “那你这愁容满面……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新想出来的修行方式……”

  见黑煞一脸乌青,罗煞追着问道:“是不是?是不是?”

  黑煞则在自己兄弟面前恨得直哆嗦,问道:“兄弟,今天哥哥让你看笑话了!”

  罗煞不以为然,道:“兄弟说什么话,我二人患难共生死,你最狼狈的时候我也见过……我知道了……”

  黑煞老脸一红,是啊,谁还没个狼狈的时候,你最狼狈的时候我也见过……咱俩老鸹不笑猪黑,呸!五十步不笑百步!

  在和双煞相处的时间里,红花引动天雷劈死黑煞的复仇计划遇到了变化,不得不在复仇名单上被迫添上罗煞的名字!因为红花找到了他罪无可恕的理由:这孙子一共盗用我的口头禅三次,无故盗用罪加一等,算四次!

  招呼都不打,不尊重原创,罪上加罪!算两次!

  酷2匠{*网唯…一正6版gE,其Wu他;都C是盗版-O

  随便篡改原作,话语间应用不当,罪恶之极!算三次!

  总共九次,求老天赐下两道五雷轰两次,小爷再赚一次!

  一时间,好像整个煞岚门的所有成员都和自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似的,祈祷完之后,红花顿时觉得心里很敞亮,贼亮贼亮!

  黑煞这几个月快被憋疯了,没人聊天,没人化解心中的郁闷,成天只能闷着头暗自生气,罗煞的到来显然让他十分欣慰,心情也似乎好了一些。

  想当年罗煞一手‘搜魂爪’配合着黑煞的‘煞气之刃’折了不少好手,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二人配合堪称天衣无缝。

  黑煞死活追不到东方傲,气急败坏之下暴跳如雷,当下便不假思索向罗煞发了求助信号,罗煞接到之后,马不停蹄地赶来。话说再恶劣的人都会有几个帮凶跟班,再坏的人也不难处几个臭味相投的铁杆。他们就是一对铁杆,很铁的那种!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混蛋起码有三十个帮桩!

  煞岚门两大长老加上一个尽心尽力的弟子,三人联手追杀一个毛头小子倒是显得有点小题大做了,三人围堵的范围和「封」锁的力度显然不是一加一加一等于三那么简单,东方傲有几次险些被逮到。

  很明显要不是红花暗「中」出手帮忙,东方傲是万难逃脱的,之后二人似乎形成了默契,东方偏偏就往红花搜罗的范围跑,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这让东方傲大为不解,直赞叹世界真奇妙!

  这年头,对我好的人多死光了,对面这货,他算老几?

  不过从内心深处,东方还是很感激这个小家伙的,要不是他,就算再多几条命恐怕也不够死。

  一想起黑煞穷追不舍,一副死了亲儿子的哭丧脸就觉得后怕,到现在为止,东方觉得自己很冤枉,和纳闷,完全搞不懂状况。

  你死了亲儿子关我鸟事,你追着我算什么道理?

  难道是我跳下悬崖之后踩到他的脚了?这个倒是真的没注意,大概吧!

  东方傲又不敢和黑煞打个照面,黑煞也不给他解释和问清楚的机会,见面就是GAN!不死不休的节奏!

  红花的想法则是,围追时间越久,自己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时间越久,黑罗煞二人体会到自己的功劳越大,越有可能点赞,十分把握会被雷劈,哈哈……你们两个老小子,没想到小爷这么阴险吧!

  嘿嘿……劈一个够本,轰两个赚翻!他是知道的,这两个煞岚门的长老身上还是藏着不少硬货的!要是能搞到一些,日后自然是有大用处的,说不定就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呢!

  经过几次交手,东方发现对面那边参与围堵的小毛孩是打不过自己的,比自己菜很多!如果自己是菜鸟,那这货简直就连鸟都算不上!

  这不,三拳两脚的功夫,红花的脑袋被打得跟猪头一样,红花立刻托着猪头朝着罗煞跑去……东方愣在原地,干嘛不还手?真菜得可怜!我都不忍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文强说:

  真想早点拜托这黑煞、罗煞的纠缠,让猪脚好好修行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