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头深不可测,三年,只有三年,只剩下三年了,我能不能夺回寒锥?也罢,这个约定就算是我跟自己的一个赌约,鞭策抑或毁灭,我都要加倍努力!只不过接下来他听到的内容,实在令人沮丧!

  “那您老人家一定知道心海是什么吧,在哪里?我怎么好像找不到啊!”红花一副不耻上问的表情,又使劲感应了好几次,依旧还是光秃秃的,所感应的地方没有丝毫反应。

  “你当然找不到了,心海其实存在于每个人的身上,只不过开悟心海可不是你们这个修为能够触摸到的境界!只有真正开悟心海的人,才能内窥心海,进入心海……然后……”

  “我知道了!下一个问题,那得到什么境界的修为才能看到心海啊!”

  红花很着急,当听到‘心海’这个陌生的名词时,他很激动,对于一个话痨来说,这就是说辞,这就是话题,这就是显摆的一个契机,这就是抢风头的劲爆词汇!脑袋转的快,嘴上自然就会抢着问。

  “这个要看个人的体质和悟性了,所谓因人而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有的人一辈子都无法开悟心海,有的人则早早就能开悟,具体要看个体差异……像……”

  很显然,老头的话还没有说完,对于这种抢着问问题,不等回答完整就把话题打断的交流方式有些不太适应,这家伙太没礼貌了!虽然不好意思恶毒地骂他没家教,也差不多。

  “我知道了!下一个问题,依您老人家慧眼神知,能否指点一下晚辈,如何开悟心海?”

  “你呀……”

  真是太年轻,老夫跟不上你的节奏啊,你既然啥都知道,问老夫作甚?转过脸看着红花一脸天真,一脸期待的模样,老头有些不忍心对这朵未来的花朵施行狂风骤雨的打击,只好退了好几步,勉强把开悟心海的年龄底线调整到自己能够接受的最低限度,说到:“五十岁以后吧!”

  “我知道了,下……啥?五十岁以后?!”

  红花习惯性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下’字还没落地就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表情瞬间变成要拼命的模样。

  “嗯,如果修行方式合理,进步神速的话,或许四十以后就可以!”

  红花直接扑倒,看来成为青年才俊暂时是没希望了,只有另辟蹊径,不走寻常路才有一线生机。

  “我知道了,下一个问题,开悟心海能有什么用?!”

  对于得不到的,能打击就打击,能抨击就抨击,这才是为人之道。

  老头暗暗有些后悔,他想说八十岁来着,既然这个晚辈连五十岁都接受不了,看来开悟心海遥遥无期了……当然这话可不能让红花听见,不然他立刻自杀的事估计也能做出来。

  “这个嘛,其实用处也不大,只不过是一个修为的分水岭,一个标志而已,没什么具体的、实际的用途……要是修行途中有一个负责的……”

  红花略略有些放松,是啊,业界各种标准混搭,各种分水岭,各种标志,层出不穷,简直没法活!这修行一途太坑人了,简直就是坑爹坑爷,最后都坑成了灰孙子!

  “我知道了,下一个问题,我想就算是辛苦熬到五十岁了,开悟心海了,那把年纪了还能搞个屁,对不?!”

  一句话说的老头脸上一阵青一阵绿,你个狗东西,小爷开悟心海时刚过五十三岁,被称为盖世奇才,横向惊动了一片,纵向捎带打击了一大片,你个小屁孩毛都没长全,懂个屁!

  当然这话也不能说出来,跟个小屁孩较劲,真没劲。他还小,不能暴粗口,对孩子成长影响不好。太年轻了,这思维的跳跃性,真是跟不上啊!只好附和道:“也是吧……不过……”

  “我知道了,下一个问题,都五十了,身体虚了,外表丑了,就算有那心也没那副好体格子了,无力了嘛!就算放开搞,能搞个啥?对吧?”

  这狗东西说哈一点也不为别人考虑,真辜负了我处处为他着想,怕打击到他,可他倒好,一句比一句厉害,一句比一句糟践人,真以为小爷没脾气?!小爷发起脾气来,那叫大气,老气,神气!咳咳,气死了!

  “我知道了,下一个问题,二十、三十开悟或许还能有点出息……”

  红花已经不需要别人回答了,一个人就能将聊天继续下去,只不过老头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双手颤抖着狠狠撕裂出一道红色的闪电,遁形远去,太年轻,老夫惹不起啊!

  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你都知道,自己猜吧,小爷不配合听你胡咧咧了!

  走你!

  再聊下去还不爆炸喽?!

  这孩子真是耿直,会不会聊天,能不能聊天!还是那个好,有礼貌话还不多,有志气还有点傲骨,不错不错!

  红花似乎还没有尽兴,忘记问老头为啥不吃烤兔腿呢?凉了就不好吃了……突然间老头消失了,红花一脸不高兴,啥人嘛!不好玩!没礼貌!

  “您别走啊,好歹给我传授一两招保命的绝招啊……”

  老头在裂空中冷哼一声,不走才是孙子!遇到难缠的对手,你只要缠着和他聊会天,他一定会被你气疯或者气死!你还这里假惺惺请叫什么保命绝招?

  老头走了,刚才刺眼的红色闪电的余炫似乎还在那里隐隐发亮,这招太酷炫了,来无踪去无影呐!

  “酷匠h网Q首)发

  老神仙莫走呀,晚辈还有许多问题要和您请教呢!红花心底的呐喊都能喊出声来。

  空旷的夜色下,只剩下一个快要燃尽的火堆和红花,坐在树下的东方傲每次听到关键的时候都被红花打断,气得没了任何灵感,这家伙!真是糟蹋了一次大好的机会。

  寒锥被老头带走了,东方傲觉得心头尖尖儿的那块地方,被剜走了一块肉,生疼生疼的感觉,多年来,寒锥已经不再是一件冰冷的武器,更像是一个随时陪伴在侧的亲人,姑父走的时候,他的心也那样疼过,疼的连泪珠都不知道该从哪里流出来。

  他再一次告诉自己,有生之年,无论是谁,休想从我身边夺走任何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文强说:

  原来修行还要开悟心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