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野兔就要烤好了,饿了几天的东方傲早已饥肠辘辘,馋虫飞舞,眼冒金星。向红花从树上扯下几片看起来干净的大树叶,铺在地上,没有干净的桌布,没有干净的餐具,一向不太注重生活质量的东方傲此刻也顾不上许多,只等红花分好兔肉,大快朵颐。

  摆在树叶上的烤兔腿看起来别有一番滋味,东方傲来回搓着手,早已经等不及了。红花将全兔从中间一剖为二,大小却略有差别,居然切歪了,红花丝毫没有犹豫,将大一些的一块,送到东方傲的身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东方傲听:“去年烤了半只野兔,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个疯老头给抢跑了……快有两年没吃过这佛涎馋兔肉肉了……呼呼……”

  说毕又将自己的半片烤兔的小前腿斩了下来,补给东方傲:“大哥,你白天打架出了不少力气,这个腿也给你吧!”

  东方傲犹豫了下没好意思接,心里很感动……好兄弟啊,马上就要开吃了还想着尊老爱长,真是个好孩纸!

  看红花手里抓着小腿没有一点想要拿回去的样子,东方傲眼泪都要下来了……这孩子,好真诚!

  “好……香……啊……”

  咿?谁说话?

  红花以为是大哥在表扬他,扭头看去,东方傲正看着他……二人相视笑了笑……

  “真想……吃……一口……”

  二人都听得非常清楚,他们都没看到对方说话~!这个声音,阴冷且诡异!难道这里还有第三个人?

  红花颤抖着朝着东方傲靠近,东方傲不自觉地抱着兔肉朝着红花靠拢!

  太恐怖了,乌漆麻黑的,林子里还有人!难道是黑煞?

  二人挤在一起,背靠着背,疯了似的环顾四周,确定没人没鬼这才对视了一眼蹑着手脚,轻声道:“大哥!你别吓我啊,我胆小!”

  “二弟!不要开这种玩笑,调皮!”

  “你刚才说什么?!”红花和东方傲同时问对方……

  “什么也没说……”二人又同时澄清,竭力摇头否定!

  “难道这里?……”

  “这里闹鬼?……”

  两人紧挨着浑身哆嗦,这叫什么事,吃个饭还闹鬼?

  空气中微微刮过一阵清风,吹在二人冷汗贴湿后背的衣服上,冷飕飕的。

  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升起的恐惧,顷刻战胜了饥饿……

  气氛越来越灵异,二人都能听的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和血液流淌的声音……整个人都怔了……

  …☆酷N匠?h网唯?一C正…D版P◎,d其¤他x都是盗w版}c

  红花突然像被冰山封冻了一般,傻愣傻楞地蹲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手一滑,兔小腿扑簌簌掉在了草里,因为他看到了一只胖乎乎的大手……

  东方傲也顷刻将目光钉在那只手上,彻底呆住,后背渍渍的直冒冷汗,大晚上的,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在东方傲和红花的注视下,只有一只手,凭空出现,缓缓伸向草丛中跌落的兔肉……

  兄弟两看见对方的头发齐刷刷地全都站了起来,红花一把抱住东方傲,杀猪般喊了一嗓子:“鬼啊!”

  昏了过去……

  那只手听到红花失心恐慌的暴喊后,也被吓了一跳,手里的兔前腿再次掉进草堆……

  东方傲整个人都吓傻了,只有一只手哎,没有身体,就那样凭空伸了出来,除了鬼,还会是什么?!

  这只手定了定,又毫不犹豫地去抓刚才掉了的兔前腿,东方傲觉得自己双腿发软,已经不会跑了,嗓子像被浆糊掩盖,喊也喊不出声来,浑身无力,全身都失去了知觉,甚至连害怕都找不到了……

  这大概只是个馋嘴的鬼,并不是什么凶灵恶鬼,或许它不吃人,或许它只是路过,刚巧碰到了美味,只是想吃点烤肉也不一定哦!

  东方傲觉得自己要疯了……

  另一只手出现了,手里托着一个蓝晶晶的盒子,盒子出现的那一瞬间,东方傲能感受到盒子周围的温度在快速下降,好像盒子是从寒冰上切下来一块做成的一般,隐约带着一股森冷。

  东方傲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死的,大好的河山还没有饱览,大好的青春无处安放,大好的天下还没有闯荡,刚出门就死翘翘,就是做了鬼也肯定是个窝囊贵,说不定阎王爷也不要,打工都没人要!想到这里,东方傲那叫一个不甘,那叫一个苦。心想死就死了,一声不吭也太窝囊了,于是倾尽力气大喝一声道:“放肆!”

  那两只手猛地凭空抖了抖,被吓到了,盒子和兔前腿同时掉了下去,落在草里的声音东方傲听得很清楚。

  鬼还是怕人的,先前红花晕过去之前被吓掉一次,自己喊了一声,又把他吓掉一次,看来,这个鬼也胆小,难道是传说中的胆小鬼?!

  东方傲努力地用脚踹着红花的腿,根本无法控制力度,踹了几脚见红花没有反应,心如死灰!想起下午还一起信誓旦旦说过要同年同日死,看起来还真是灵验,难不成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这一刻,东方傲觉得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所有的反应速度都变成了慢动作。

  虚空中闪出一道红光,这两只手撕开红光最浓郁的地方,一个圆咕隆咚的家伙从红光中落了下来,两只黑黝黝的眼睛骨碌骨碌直转,盯着东方傲,大声骂道:“小破孩儿嗓门还都挺大,吓死老头子了!调皮!”

  红花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破口大骂:“又是你,又来抢肉吃!你个糟老头子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看情形,东方傲想起红花那会提起过一个抢烤兔的老头,又见红花撒泼的样子,心想,这老头也真是的,装神弄鬼!为了块烤兔肉,至于吗?

  活过来了,东方傲觉得自己活过来了,看着活蹦乱跳的向红花,狠狠地骂道:“装死赖活,有难同当,你还真好意思说!”

  向红花朝着东方傲赖皮脸似的嘻嘻一笑,道:“大哥你不知道啊,我这是诱敌之术,装死也是为了打埋伏,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嘛!”

  东方傲气得一脸嫌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文强说:

  闹鬼了?其实是又一个厉害的老人家出现了,他很重要哦,后面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