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傲自然不知何故,还以为对方失了战机或是被自己的范二的霸道给吓退。

  黑煞想来一阵后怕,若是这毛小子意气用事,再勇敢地二一点,就是用牙咬也得把我咬死了,煞刃被斩,虽说还有七成修为,可哪里还敢动手?

  从他身上的那缕灵气判断,这小子一定是什么大家族的弟子,竟始终隐藏着自己的修为!若是真的动起手来,怕是逃也逃不了。

  哎!出门多带几把兵器还是很有必要的啊!魂器一失,且不知对方还剩多少战力,岂敢造次?就算战力尽失,仅那个大家伙扔出来还不给人砸死?

  就算不被砸死,捅个透明窟窿也终究不划算,何必为了区区一株灵草牺牲太多!一番暗自庆幸之后,黑煞隐匿了气息,忙坐定回息,这才发现安静下来居然仍能听见耳朵里两方兵刃的激烈交鸣声仍未断绝,头晕晕的……想着想着更是惊得满头大汗。

  t酷E匠网首(8发+

  若是东方傲能听到黑煞的推断,估计会讥笑他瞎了眼!东方傲始终隐藏了修为?不,真相是除了小时候练就的一身力气和钢铁般的身躯之外,他压根就没什么修为!何来隐藏一说?他更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弟子,而是个实实在在身上连半块灵石的穷屌丝!

  黑煞打定留的青山在,先走避风头,再找机会寻仇……的打算,突见林中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个树洞,黑煞也没多想,躬身钻了进去,心里一直挂念着要赶紧固住煞气,不然时间久了,损失的煞气就会更多。

  少时,黑煞努力平复了交手时的血脉激荡,不一会就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哪里还能听见周身已群蜂齐鸣。

  盘膝回了一个小周天,正盘算自己运气还不错,找了这么个清静的所在,突感全身裸露的皮肤齐齐传来阵阵剧痛,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猛地站起身来,刚好一头扎进一个蜂巢之中,不禁惊吼一声:“何方肖小,竟敢暗算老夫!”黑煞护了脑袋,张牙舞爪地从树洞冲了出来……

  “嗡……”

  哪管你是神圣还是妖怪,竟敢在蜂巢之下躲清静,甚至胆大到拿脑袋捅蜂窝!群蜂毫不犹豫尾随着黑煞的身影,一副不死不休的景象,这等团结的存在才不怕你上天入地,若是就近找不到水潭,呵呵……

  黑煞灵魂深处窜出来一阵寒意,捅到马蜂窝了,好背!

  东方傲循着惊天动地的呼喊求救声望去,愕然,眼见那人身后黑压压跟着一群飞舞的金色战蜂,看他豪迈甩动四肢逃奔,再次愕然……

  看着黑煞的狼狈,东方傲仿佛觉得群蜂轰鸣就在耳畔,膈应着颤抖了一下,咧开嘴笑道:“没文化,真可怕!好歹你也看一看啊……里面怎么不住只熊瞎子呢?!”

  躲避群蜂攻击最好的办法就是拼了被叮蜇几口,立刻躺倒装死,或者包住要害部位,便可保无恙。还敢张牙舞爪乱跑乱跳,那只会激怒蜂群,讨不得半点便宜?

  黑煞估计是在和蜂群激战,无暇理会旁的事情了,东方傲少时顿感神闲气顺,这就叫报应!

  东方傲猛地睁开眼,暗笑道:“估计以后煞岚门人再也不会偏好穿什么黑纱裙袍了吧?挡不住蜂刺啊……”

  趁着黑煞和蜂群战斗正酣之时,东方傲忙全身进入戒备状态,暗想,这老小子别杀回来才好!

  此时的东方傲,突然觉得自己的境界被动地高了太多,甚至连周身百米细微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哇塞!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你不必惊讶,要是你命好也能沾上些轮回盏这种级别宝物的点滴灵气,你也可以!

  终于还是有什么动了动,傲半蹲于几近被长老击毙的大胡子旁边,正待伸出双指查探他是否还有气息时,突然看到他的鼻尖轻微地悸动,不禁惊道:“你还真是命大,属蜈蚣的么?”

  寒锥已架在了大胡子的脖子上,接触到大胡子的脖子的瞬间,大胡子被冰冷的寒锥一激,惊愕地长抽了一口气,立刻醒过来的同时,摆出一副屈服的姿态,歪着头竭力想避开寒芒。

  随着两声干咳,这个木鸡模样的家伙居然在几息间恢复了语言功能!好体格子呀!抗打……

  “大哥慢杀,小弟有话要说!”

  “哼!别攀亲沾故的,我们认识吗?”

  东方傲手中的寒锥一紧,木鸡噗通一声躺在剑刃和地面的缝隙中,双眼不停地眨呀眨呀的,心中正在思索怎么逃过一劫。

  良久,东方傲再没动静。木鸡正寻思这下完了,刚走了个凶神恶煞的师傅,这又碰见了个如狼似虎的壮汉,为什么伟大的天才都要在夹缝中艰难生存,天底下写故事的没一个善良之辈!

  东方傲一阵犹豫,到底是该放了呢还是放了呢?他其实他压根就没杀过人,没有杀人的心,又怎么可能下杀手呢?剑下是一个已经认错求饶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小朋友,既然孩子已经知道错了,也意识到了错误的严重性……我又何必?教育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认错态度简直太好了,惩罚是手段,教育才是目的嘛~!

  东方傲自顾寻思,大胡子其实早就和他同步,不,更早一步地寻思好了,突然开口道:“多谢大哥没有立下杀手!小弟万分感激!”

  东方傲正待修正他说的话,却被大胡子抢进一句:“……您不忙着说话,小弟先为您解读第一个问题……”

  “有问过你什么问题吗?”

  “首先啊,小弟就目前的形式来分析,还真的是命大,不过小弟这条小命和蝼蚁一般,命大与否大哥您说了算!”

  大胡子一顿,马上满面红光道:“大哥肯定不会那么忍心!将小弟给杀了的!对不?这一剑下去,鲜血直流,喷出来,脏了您的兵器和衣服,实在是罪过啊!纵然是死了,小弟这不也对不起大哥您吗?!”

  想到鲜血直流,东方傲是见过的,五花大绑的大肥猪被抬到一块巨大的木案或者是青石台上,猪脖子部位正下方放着一个大木盆,屠夫将磨得锋利的一尺多长的尖刀攥在手中,照着大动脉一刀下去,那鲜血才叫喷涌,木盆中泛着红色沫子的血越积越多,那叫一个花儿红啊……

  想到这儿,东方傲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文强说:

感谢诸位看客老爷夫人!很感激你们的支持!QQ会加油的!听说保底三章人气会比较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不我们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