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夜晚似乎比往日来的早,东方傲抬头看了看天。

  风声,竟像是被施了冰凝符咒一般,在空气中缓慢地划拉出刺耳的尖叫声,方圆一里黑漆漆混沌一片,突然铺天盖地地黑了下来,简直就是一个套上黑布的鸟笼。

  黑色凝得厚重且浓稠,东方傲傲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借直觉艰难前行。他标志性的嘴角微微翘起,身上的巨剑叮的一声轻响,东方傲顿时警觉了起来。

  前方数十丈的地方,有一个来回腾挪上窜下跳却百般匆忙的身影在方圆数百丈的范围内,竭尽所能地布下各式各样的攻击套路,看样子,布阵之人手里掌握的杀招还挺丰富,无限接近多彩……冰凝符、炎爆符、雷光符、风瘴符、木傀符、冰炎消融符、沼毒荆棘符、金刚乱杵阵……从低阶到高阶,从五行到五象,从符箓到阵法,几乎包罗了自己毕生所学。这是一个包罗暗杀、辅助功能、陷阱,也不知是不是无心而成,局部居然暗合了五行相生相克的玄机。东方傲傲在踏入黑色范围的瞬间,就已经坠入大阵,东方傲暗道:“好阴险啊,哥今天怕是就要古在这里了?”

  大阵深处突然泛起微微的光芒,一个黑色的人影转过身来,幽身如魅!

  东方傲了解,哦,原来又是你!和你那乌漆麻黑的师傅一样,阴魂不散啊!

  “嘿嘿!”一个狰狞的声音传来,不过,从略显稚嫩的音色判断,出声的人年龄应该不大。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哎呀!遇到个不识货的,你看我这个专门为了杀你而准备的魑魅魍魉天地五绝逃无可逃的大阵怎么样?”

  “嗯……名字听起来挺唬人的,应该挺好吧~!”

  “哎呦!好受伤,这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阵居然才得了个挺好的评价,浪费啊!”

  “那我怎么还没死啊!”

  “你走两步看看!”

  “懒得走!你好不容易将我困住,我走了岂不是白让你辛苦一场,这大阵不就白结了么?”

  “这倒是,不错,不错,你还挺善解人意的,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你了~!”

  “不客气……”

  东方傲也不敢妄动,借助那道微弱的光芒观察了一下,他竟然感觉不到深陷大阵之中的阵鸣!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个号称无敌的大阵居然连阵门都不曾封闭的,谨慎的东方傲愣了愣,丝毫不敢大意!他在想,这是布阵之人故意为之还是百忙之中的疏漏?

  眼看东方傲傲一动不动,男子颇为得意,暗道:对付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家伙居然要动用我的毕生所学,还真是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看他傻乎乎的样子,一定是被被唬住了,哎呀这样不行,得提醒他阵门尚未封闭才行,万一他看不出来,真把他给杀掉了,岂不是罪过?

  这位结阵之人竟然会对敌人心慈手软?真是匪夷所思!

  尽管这结阵男子对于亲手结阵折磨一个人至死非常感兴趣,也是体现自己成就感的绝佳机会,不过,此刻他却假装忘记封闭阵门,因为他知道,黑煞一定已在附近了!

  说实话,除了专业结阵的职业高手外,谁能从包囊三百六十个杀阵的魑魅魍魉阵中安然脱身呢?

  抛开这个未曾封闭阵门的疏漏来看,这个暗合五行,反正最不济也能合那么几行,且内蕴乾坤的大阵还真是有模有样,看起来结阵之人深谙此道!

  男子年纪不大,留着满脸豪气冲天的络腮胡,从略显稚嫩的面色上来看,他似乎根本驾驭不了这大把的胡须,倒显得有几分浑然天成搞笑的味道。

  望着男子复杂的表情,东方傲无言了!转身穿过从来时入阵的方向反向离开漆黑黑的幕帐,扬长而去……

  呆若木鸡的他站在阵中,懊悔万分!自然,这份懊恼是做给黑煞看的!

  “天哪!竟然忘记封闭阵门了!”这怎么能是我这种高手犯下的低级错误呢?意外,纯属意外!

  “喂,兄弟,别走啊!”

  “求你回来啊!”

  “咱再来一次,给个机会吧!”

  Oo最\新章A.节%上u》酷匠)O网☆

  男子急得眼泪都下来了……

  豪迈的大胡子所有的步骤都做得密不透风,甚至是天衣无缝,这种密杀大阵需要精准地算计到被暗算之人的方位,然后施以倒逆阴阳符掩盖自身散放的杀气,毫无征兆地构建一个秘密空间,将暗算之人引到阵中,被困在阵中的人若无破解法门,走位稍有不慎便会触发阵中的机关,大小阵法链锁触发……这时,只需要站在阵外,静静地等着,一切都会烟消云散,更何况入阵的还是个菜鸟。当然在这些所有前提之下的前提是你必须要给这个大阵结一个刀砍不动,水湮火燎均无法破坏的坚固封壁,也就是封闭阵门,否则等人退出大阵,你还杀个什么?

  道理很简单,一座连个门锁都没有的豪宅,谈什么防火防盗?

  “哎,兄弟,万事好商量,给个面子,让哥有个表现的机会嘛!……”

  大胡子,应该准确点说是那只把自己变成呆瓜的木鸡,看着东方傲出阵离开,适才还得意的脸上瞬间灰,急忙冲着东方傲的身影高声大叫!

  “这事办的太没水平了!哎!白忙活了!”

  木鸡痛惜地看了看阵中费尽心机的巧妙构造,万千不舍,最后还是一咬牙追了上去。

  东方傲越走越觉得虚脱,忍着的爆笑终于如烟雾滚滚散开……

  “开放式刺杀大阵!你这不是机关杀阵,是笑杀阵!”

  哥们你也太傻太天真了,小爷都走出大阵了,还会再回去吗?拜拜了……

  又一次接收到了无情的嘲笑,方才结阵的木鸡飞速朝着东方傲消失的方向移近,最后愣在了三米开外。

  东方傲以为他要动手,朝着他摆摆手道:“大仙,要动手等会,让我把这口气笑完先!”

  说毕,竟又大笑起来,听那笑声估计是岔气了……

  木鸡一脸连阴雨凝聚,沮丧地解释道:“不就是忘记封闭阵门嘛?至于吗?只不过我太醉心太专注我的大阵内部构造,才犯了这种低级错误!”

  说毕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还自语道:“谁还没有个丢三落四的时候!”

  东方傲瞪大双眼,又是一阵意犹未尽的喷笑,你还真好意思丢三落四!

  身后一个冷峻的声音如炸雷般响起:“放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文强说:

一个很阴险的家伙即将出现……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