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尚在混沌之中,构成万物的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元素散布于十二方世界。

  这十二方世界由五方海、五方州、天灵州、地灵州组成。

  在世界的东面是一望无垠的春海,被春海包围着的一方陆地唤作夷武神州,神州之上有一豪门,名:天机阁,天机阁家学善断,能知生死起落,可卜祸福凶吉。籍此家学神妙,避开无数天灾人祸,一千三百年家业传至今朝,竟然珍藏着开天辟地后流落在五方陆州的五件神兵利器除火精、风雷之外的另外三件,沉水、斩月、寒锥。

  夷武神州广袤无比,那日,正是杨三谶百岁后进入冥态闭关的第八年。

  入定的老者猛然苏醒,遥见天现异象,众星混乱奔散,烈日不出,阴月不归,不禁心神大惑。

  取来八宝轮回盏居然卜到一副天决地裂之卦,卦象之上,俨然显出天纲地规人伦大乱至崩坏的预言……

  八宝轮回盏,天机阁秘宝之中的重宝!

  八宝轮回盏惊现绝卦后,禁不住卦象的煞局横冲,居然在杨三谶凝聚的目光中砰然龟裂破碎成五块碎片,凝聚在盏中的灵气缓缓散开,老者忙掏出随身的短笛凑出一首悠扬的乐曲,乐音引商刻羽,绕而不散,一丝丝将即要散去的灵气收拢于笛中。这才长叹一口气。重宝意外毁去,三谶一口护心热血喷涌而出,脑海中一片焦灼的苍白,重重瘫倒在地上。殊不知神器有灵,日久则与主人心脉相通,一损俱损。良久,杨老头挣扎着爬起来,扶椅坐定,闭目压住澎湃的血潮。掐指一算,脑中竟然一片苍明,没有任何结果,俨然与常人无异。

  这个被世人称之为“谶天纬地”的老者,双目无神,愕然瘫坐。

  谶天纬地杨三谶居然失去了未卜先知的能力!

  要是这个消息泄漏,天机阁千百年来的威名尽损不说,更严重的后果则是:十二方世界中所有觊觎五件神兵的强弱存在都将会蜂拥至夷武神州。杨三谶很清楚地知道,为了这些毁天灭地的神器,就算把夷武神州翻个底朝天,寻宝者们也再所不惜!当务之急,便是寻找到应劫之人,待时机成熟,成功渡劫,重铸轮回盏,肃清邪力,还正纲常伦于大道。

  “将这三件神兵转移是眼下天机阁最紧急的事务!刻不容缓!”

  有神兵存于天机阁是五方陆州最大的秘密,向来只有当任阁主知晓。人心焉能无私?所以历代阁主均必须是要有心怀大爱,果断决绝的品质方能胜任。殊不知五件神兵并非谁家之私有,乃属天地间所有的生灵,若是这个消息被阁内其他人知道,又不知要衍出多少事端来。不少人趁着三谶闭关之际,拉帮结派,为挑选举荐阁主的人选明争暗斗。趁着消息尚处于封冻状态,将其妥善安置方才是重中之重。杨三谶出关的消息并无他人发现,阁内众人如平日一般,并无异样。安置神兵的事情,关系体大,阁中虽有信得过的人选,终究难免惊动其他人。看来,私下里一手安排才是上上之策。

  酷_a匠网T:唯$一正Kl版G},u其lS他都l是☆盗版

  趁着夜色深笼,一名普通的老者驾着看似简陋的驴车,悄悄溜出天机阁。

  若是有人突然说这辆简陋无比的驴车居然藏着神兵,而且一车装了三件,恐怕会被认为这是当今天下最无稽的戏虐之谈。

  众所周知,谶天纬地是多数人对老者冠绝天地的卜知技艺的一种赞赏和认可;而知道天机阁的家学并不限于此,还有一门叫做冰火宝鉴的学问,知道的人则寥寥无几。冰火宝鉴是集手相、面相、风水等大成的相术,小则可见凶吉,大则能显运道。把杨三谶看做一个算命先生尤为不可,只不过这个算命先生有点不一般!因为普天之下,仅有他一人,能卜天卦!八宝轮回盏便是他成为阁主之后最重大的职责,也是卜算天卦的唯一重宝!

  离开天机阁风餐露宿约数月之久,让老者看起来一脸尘埃,苍老且普通,只有他那双精光矍铄的双眸,透出洞察天机的智慧和见识。

  要是你遇到这样一个老汉驾着驴车,走在路上,会有什么感觉?

  或许都懒得多看两眼。

  在无数参天大树浓郁的阴影的遮盖下,山道静谧冷清。

  刚刚走进山林,他感觉整个山林的上空都被一股浓浓的神秘力量笼罩着,一层又一层,不使用心神搜寻还好,刚刚铺开的神识立刻被反震回来,令他耳脉有些疼麻之感,老者忙护住周身及心海,再不敢妄动!

  心中大异,却也无法查清状况!因为此时的他已失去了先知的能力!若是旁人进了这片山林,肯定不会太留意,只不过他是杨三谶!

  一切就变得不同寻常,杨三谶终于还是没能够压制住心中的好奇,神识再次冲出心海!坐在驴车上的三谶突然激动起来,因为这股笼罩在山林上空的神秘力量,居然是罕见的天地冥音,又称宿命之音!

  难不成?在此地会另有一番造化?

  收了神识,再次仔细聆听,这些天地冥音的源头居然来自一个喊出山号的声音,脆生生的音质夹杂着稚嫩,三谶不禁愣了,居然是个孩子!

  若不是神兵之事关系巨大,他说什么也要去看个仔细明白,这孩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太不可思议了!

  按捺着心中的好奇,老者继续驾着驴车前进。

  突然一阵猛烈的断裂声咔咔爆起,眼前一道巨大的黑影,夹着厉风落地……

  “劫道么?”

  老驴似乎从未受到这般惊吓,四蹄急停,只见车内飞出一个又长又大的布裹和两个较小的长匣。

  老者看着拦在驴车前面的大树,心里暗暗叫苦,一股担心喷涌而来。

  这时路边的斜坡上奔来一个瘦小的身影,见状大叫了声:“这下遭了!”

  旋即一个七八岁的蓬头小男孩飞跑了下来。

  并没有显露出像其他孩子闯了祸那般无措的神情,反而镇定自若地问道:“您没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文强说:

谶(chèn)的基本含义是秦汉间巫师、方士编造的预示吉凶的隐语;指将要应验的预言、预兆。免得不喜欢生僻字的童鞋查字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