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俏脸,萧宇心一下子凉到了谷底,像是掉入了寒冷至极的冰窑之中,窒息不已。

  不错,此时映入他眼帘中的正是他们班主任。对于她,萧宇可是怕到骨子里了。学校里出了名的整人狂,整人手段别出心裁,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出来的。

  也不是说这样萧宇就怕了她,只是因为她是个女的,而且是那种女神级别的高雅女教师。萧宇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欺负女的,他下不了手啊!

  另外许静雯还有另一个身份呢。据说她还是校长的妹妹,光凭这个身份就足矣让她在学校中横着走了。许静雯的追求者自然是不少了,而且不包括校外的,光在学校里的男老师加起来就能够组成一个排了。

  “萧宇同学,你可真行啊!上我的课都敢睡觉。”许静雯见萧宇竟然敢在她的课上睡觉,一时气愤不已。心想,难道这小不知道我的威名?不过心里早已有了打算。嗔着萧宇愤愤地说道。

  (看:正6版章w节DH上)m酷~A匠网*

  “啊——许老师,我、我,对了,我昨晚没睡好。”萧宇灵机一动,随即说道。

  “没睡好么?”

  “是,是啊!没睡好,呵呵。”

  “哦,那你昨晚干嘛去了?开房?”

  “噶——”这娘们会读心么?萧宇昨晚还真去开房了,不过是网上的一个小游戏,好像叫什么“情人节一起去开房”来着。想到这萧宇老脸一红。摸着后脑勺尴尬地笑道“老师您真会说笑,人家这才多大啊。”

  “行了,不跟你扯了。真是的,骗人也不会整点新花样。”许静雯顿了顿,不顾一屑地说道“我也不为难你,绕着跑道学青蛙跳个五十圈吧。”

  “咚”听到这话,萧宇的小心窝一下子凉到了谷底,而脸上就像生过一场大病似得,细汗连连,真是冰火两重天啊。五十圈?还不为难?那你说怎样才算是为难我。听她说得这么轻巧,萧宇真想把许静雯给操上百八十遍,难解心头之恨。

  萧宇此刻感到无比的憋屈,但又不敢反驳什么,只好照做了。

  ......此时,凌城市,位于凌城中学一草坪之上躺着一名长得极为清秀俊朗的少年又略带青涩。少年躺在松软的草坪之上大喘着粗气,额头之上细汗连连。那崭新的白色大胡子T恤上早已湿透了,大老远都能闻到他身上那浓浓的臭汗味儿。俊脸之上也是通红通红,跟个猴屁股没两样,甚至是有过之无不及。

  少年此刻躺了个“大”字形,额头上凌乱的刘海往两边随意地散开着,显得很是洒脱不羁。这不正是学青蛙跳了一下午的萧宇么?

  “麻痹的臭娘们,你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要把你拿下。”想到刚刚被全校师生看着他出丑的样子,萧宇就一阵羞愤。恨不得拿根面条吊死,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如果是普通人不死也得落个重病不治啊。不过萧宇是个怪胎,因为他是修炼者。许静雯也是知道萧宇他其实是个修炼之人,因此她才会大胆地叫他跳个五十圈。五十圈对于修炼者这种变态体魄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最多就是躺下休息一会便又是生龙活虎的,更先前没差。

  许静雯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的本意其实就是要萧宇在全校师生面前丢脸,让他长长记性,要知道现在的学生都是很在乎面子的呢。然而她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她很是满意。不过她却不知道,她这种做法却是激怒了萧宇,让她在不久的将来.....当然这都是后话。

  所谓修炼者,也可以说修真者。修真修真就是靠修炼真气而得名的。修真者从低到高依次分为:旋升境、开光境、灵动境、通云境、金丹境、分神境、大成境等七个境界。并且每个境界都有前期、中期、后期之分。

  ......当萧宇再次睁开眼时天已经渐渐黑了,来到小区自家楼下就直接飞奔上去。看着那扇陈旧单调的大门,萧宇鼻子一酸,愣了一下便直接敲了门。

  “来啦来啦!”门内传来一阵微小的喊声。“咯吱”一声,门便打开了。此时映入萧宇眼中的是一名中年妇女,妇女穿的十分简朴,秀发上略有几根白发,眼角处的眼角纹历历在目,面容有些发黄,皮肤粗糙,眼神黯然失色。很显然这些都是被艰苦的岁月无情地划伤的、折磨得不成样子。但不难看出她年轻时的的确确是个美人胚子。

  “妈,你怎么还没吃啊,我不是说了不用等我的吗。”萧宇走了进来,看见桌上那原封不动的饭菜,心里不由得一沉。于是带着有点责怪的语意嗔着唐芬秀说道。

  “你都还没回来,叫妈怎么吃得下啊!”唐芳秀看着萧宇慈祥地笑道。

  听到这话萧宇心里又是一阵酸楚,突然想到自己在学校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样子,就真想狠狠地抽自己一巴掌。相比起来,感觉自己真是太窝囊了,太不是人了。

  吃过晚饭,萧宇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推开门,就有一股臭气熏天的异味扑鼻而来。这才想起来,昨日隔壁老王家养的一只狗在自己房间里拉了一坨屎,到现在还没处理呢,难怪气味这么难闻。心里不由得抱怨了起来,这老王也真是的,来就来还带只狗干嘛,在炫耀你家有这么一只狗?鄙视我们家买不起?幼稚。

  萧宇又花了半个小时,这才清理完,躺在床上开始把玩着手机。过了一个小时,这才起了睡意。不过刚闭上眼睛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猛然睁开眼,翻了个身手放在床底下摸了起来,好像在摸索着什么。

  很快,萧宇手里便多了一个全体呈紫褐色的小木箱子。小木箱看起来非常古老,像是年代已久似得,此时周身散发着淡紫色的微光。刚拿出来萧宇也是大为吃惊,心里想着,难道那老头说的都是真的?

  前几日,几名青年欺负着一个地摊上卖番薯的老头,这一幕正好被替唐芬秀去买酱油的萧宇瞧见了。萧宇本来就是个爱见义勇为、打抱不平的人,平生最痛恨的就是这些仗势欺人、倚强凌弱之人。见状哪能不管,随即便冲了上去把那些恶徒打得哭爹喊娘的。

  本来是想要离开的,谁知道那卖番薯的老头硬是把萧宇给拉住了,说要好好感谢萧宇。接着就把那个小木箱拿了出来送给萧宇,还说什么“你我有缘,这个小箱子就当做谢礼吧,切记,万不可遗失,如果有朝一日若是能将其打开将会改变你一生的命运。”

  “妈的,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隐世高手啊,那还会落得如此狼狈”萧宇有些好笑地想着。他本想拒绝的,但又不好扫了老头的面子,所以也就只好无奈的收下了。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老头说的话,认为他在瞎扯,索性回到家就把箱子扔到了床下。

  看来那老头并没有骗我啊,那箱子里面到底有什么呢?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这是什么世道啊,难道现在的绝世高手都转行了?看来以后得多留意留意那些卖番薯的了,说不定又会碰到什么绝世高手呢。嘿嘿!萧宇天真地想着。

  看着床上那古老的破箱子,萧宇可是越发越好奇了。

  说干就干,接着便用各种方式欲想要将其打开。比如说什么菜刀、铁锤、老虎钳什么的,甚至都用大火烧了。可最后还是徒劳无功、毫发无损呢。萧宇都想哭了,想死的心都有了,谁知看似破烂不堪的木箱子,居然怎么牢不可破。欲哭无泪啊!

  “咦~”萧宇突然发现这个小木箱的正面有一个梅花状的缺口,而且这个标志自己再熟悉不过了。“这不刚好与老爸送给我的梅花相吻合吗?真笨,刚才怎么没看见呢。萧宇惊呼道。说罢,便激动地跑到书架旁拿着一枚发着淡紫色微光的梅花状的勋章小跑着过去。

  这枚勋章是萧宇一年过生日那天他父亲送的。据说,这是他父亲出去历练期间救了一名神秘人,那神秘人便把这枚勋章当做谢礼送给了萧宇的老爹,并且说这枚勋章是打开一个逆天宝箱的钥匙,想必就是萧宇手上的小木箱了。咦,等等,怎么跟自己的情景这么像啊,还真应了那句“冥冥之中早已注定!”萧宇徒然想着。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希望不要让我太失望才好啊!之后想也没想揪准空缺便把梅花勋章直接印了上去。

  紧接着......(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