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就要走进洗浴中心,二蛋忽然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不要耍花样,否则我分分钟打死你!”

  瓜怂闻言身子一颤,脚下顿了顿,然后继续向前走去,二蛋满意的笑了一下,收敛嘴角的微笑,低眉顺眼的跟在瓜怂身后。

  一进门,就有迎宾走上前来,拦住了四人,“先生,我们这里还没开始营业。”

  “瞎了你的狗眼!看清楚爷爷是谁!”

  瓜怂张口就骂,那名迎宾脸色一寒,但很快恢复平静,看了一眼跟在瓜怂身后,低眉顺眼的秦乙三人,慢腾腾道:“这不是罗哥么,有段日子不见,你咋成这模样了!”

  “滚球!少废话,这三位兄弟有重要的事情向唐护法汇报!”

  瓜怂面色一红,怒声骂了一句,一挥手推开那名迎宾,领着秦乙三人朝着楼上走去。

  在二人拉扯间,秦乙忽然感应到那名迎宾体内有股汹涌的力量在澎湃,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不由暗暗加了小心,同时向二蛋和无相发出了示警。

  一上二楼,确定走廊里没什么人后,秦乙冲无相微微点了点头,无相一个闪身冲进一个沐足房,一个箭步跳上窗户,便消失了。

  在瓜怂的引领下,很快就来到了二楼北边的一间办公室前,办公室的门上贴着总经理室的铭牌。

  “奏是这呢么。”

  瓜怂回头看着二人说道。

  秦乙眉头微挑,已然握住了腕间的骨刺,正欲发难,却是忽然心头猛跳,当下毫不迟疑的一把拽着二蛋就闪到了一边。

  嘭!

  下一秒,一根弩箭穿透厚实的木门,瞬间钉在了瓜怂的脸上,生生将其脑袋都钉穿了,将其钉在了正对门口的墙壁上。

  “哎呀!有防备啊!”

  二蛋来了精神,转身一巴掌拍在门上,嘭一声闷响,那劣质复合板做的贴皮门当时就毁了。

  秦乙背后双翼一闪而没,身形就蹿进了屋中,一剑磕飞迎面而来的弩箭,合身扑向那站在办公桌后正手忙脚乱将弩箭装进弩槽里的男人,一拳就砸了过去。

  眼见秦乙扑来,那男子果断丢了弓弩,抬手就是一拳对着秦乙的拳头轰了过去,手臂上的衣袖轰然破碎,露出一条毛绒绒仿似猿猴手臂般的粗壮手臂。

  双拳相触,嘭!一声闷响,秦乙胸口一闷,身子晃了晃,而那男子却是闷哼一声,向后连退数步,撞在文件柜上,方才停下,那条毛绒绒,仿似猿猴手臂般的胳膊耷拉在身侧,鲜血顺着手臂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停住脚步后,那男人不顾手臂受伤,转身朝着窗口扑去,竟是见势不对要跑!

  二蛋岂能容他走脱,一个闪身出现在窗口,一棍就抽了过去。

  猝不及防下,那男人被抽的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那条被秦乙震的筋骨错位,然后又被二蛋一棍打断了骨头的诡异手臂,一脸铁青的哼哼着。

  “你可真有意思,好好的人胳膊不要,却要去接一条狗腿!”

  二蛋嬉笑一声,靠在窗户边上,从怀里摸出一根歪歪扭扭的烟卷,点燃了美滋滋的吸着。

  “你们是什么人?”

  男子颤声说道,看向秦乙与无相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你不不要知道。”

  秦乙冷森森的开口,蹲下身看着那男子的怪异手臂,“这就是你们仙灵会的手段吧?有点意思。”

  “你既然知道仙灵会,应该是修行者吧!”听到他提起仙灵会,男子反倒镇定了下来,一脸冷笑的看着秦乙。

  “那又如何?”

  秦乙蹙眉,男子冷笑一声,道:“那你就该知道,仙灵会不是你惹得起的!”

  闻言,正靠在窗口美滋滋抽烟的二蛋便被一口烟给呛住了,咳了半天,眼泪都出来才停下来,一只手扶着膝盖,一只手指着那男子,哈哈笑道:“我说,你娃也是个瓜怂么!”

  秦乙也是笑了起来,但很快笑容就变得阴森,“不是仙灵会的人,我还不会找上你,既然你以仙灵会为傲,那就该为了这份骄傲,献出点什么吧!”

  “你们要多少钱?”

  男子皱眉看着秦乙,钱字刚出口,之间眼前寒光一闪,就看到那条自己引以为傲的猿臂飞了出去。

  啊!

  dn最新'《章#节h上C酷M匠z网

  一声惨嚎响起的瞬间,二蛋一掌打在了他后心,一阵骨骼爆碎的声音在那男人身体里响起,下一秒,男人喷出一口鲜血,仰面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二蛋一掌废掉那男子,秦乙便不再出手了,没有了猿臂,又被二蛋破了气海,以后这家伙就只是个废人了。

  随手收起骨剑,秦乙走到了男子的办公桌后面,蹲下身开始在男子的办公桌抽屉里翻找,最后找到了几份藏的很隐秘的文件,大概翻了一下,面上涌起一抹喜色。

  正当他将文件丢给二蛋,准备拆电脑硬盘时,无相快步走了进来,“秦大哥,警察过来了。”

  “来的这么快?”

  秦乙微微皱眉,直接一把将硬盘生生扯出来,挥手道:“我们撤!”

  三人随即急匆匆朝着楼下奔去,忽然秦乙注意到无相握着齐眉哨棍的手掌上满是鲜血,不由微微蹙眉。

  上车刚刚调转车头开出街口,就看到四五辆警车呜哩哇啦的叫着冲了过来。

  秦乙将车子往边上让了一下,靠边停下,回头看了一眼后排座椅上躺着的那个迎宾,看向无相道:“你抓的?”

  “这家伙实力不错,而且可以暂时化妖,要不是我一直在外面守着,还真有可能让他跑了!”

  无相笑眯眯的说着,将手在那迎宾的身上擦了擦,“我没打死他,估摸着秦大哥你估计有话问他,所以留了手。”

  “做的好!”

  秦乙笑着点头,然后再次发动车子,迅速离开了市区。

  远离了市区的荒野,秦乙寻了个没人的地方停车,将那迎宾从车上提了下来,丢在地上,踢了踢,“你要是继续装死的话,我不介意弄假成真!”

  闻言,那一直闭着眼睛装昏迷的迎宾便立刻睁开了眼睛,眼神深邃的看着秦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僧,道,俗,这样的组合可不多见!”

  “路人。”

  秦乙淡漠的回答道,二蛋却是看着迎宾,摸着下巴道:“嘿,这家伙还有点意思哈!”

  “路人?我看你们不是普通的路人吧!”

  迎宾淡淡的说道,一点都没有惊慌的神色,反而在不断旁敲侧击刺探三人的身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