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渐暗,寒风呼啸,冰窟底部,小兰紧紧抱着秦乙,用披风将两人裹住,抵御寒风的侵袭,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半夜,小兰被冻醒,只觉怀里的秦乙仿佛一块冰一般,散发着寒气,当下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掌,发现冷的像石头一样,不由惊了一跳,伸手探进他的衣服里,感觉他整个身子都是冷的,只有心口处还有一丝热气,当下便慌了,急忙将披风解下来铺在地上,让秦乙平躺着,双手用力搓着他的手臂和腹部,希望能够温暖他。

  然而很快,小兰就发现这根本没有作用,迟疑一瞬,她脱掉了秦乙的衣服,然后又脱掉自己的衣服,俯身趴在了秦乙的身上,将他紧紧搂在怀里,伸手一拉披风,便将二人裹了起来。

  “不知我们还能不能离开这里,但我不能看着你死在我面前……”

  小兰呢喃着,将秦乙抱的更紧。

  天色将亮,小兰忽然被胸口的一阵异动惊醒,低头一看,只见秦乙的大手正覆在她高耸的胸口上,不由红了脸,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秦大哥…..”

  半晌,秦乙没有回应,发现他依然处于昏迷中,小兰松了口气,却也没拿开他的手,只是小心的挪动身体,想要起来。

  就在此时,秦乙手臂忽然发力,将她紧紧箍在了怀里。

  小兰低呼一声,一张脸通红,却又挣不开秦乙的手臂,只好任由他抱着。

  不过好在秦乙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这让小兰松了一口气。

  ………………..几天后,冰原上,小兰搀扶着秦乙站在冰窟边缘,看着远处那座巨大的宫殿,眉头微皱。

  “秦大哥,我们真的要去那里吗?”

  小兰低声说道,秦乙回头看了一眼远处那光幕之外翻涌的玄黄之气,点头道:“只能去那里了。”

  没走出多远,天空中飞来数头飞天猿猴,将秦乙和小兰团团围住,为首一只通体冰蓝,仿佛冰晶组成,其他的则是身体还是土黄色,只有一双翅膀是冰蓝色。

  秦乙拔剑在手,请小兰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那头飞天猿猴首领。

  吱吱!

  飞天猿猴首领尖叫着,张牙舞爪,身后的飞天猿猴扑腾着,但却并未直接攻击。

  秦乙看着它们,迟疑一瞬后,皱眉道:“你们是叫我跟你们走?!”

  飞天猿猴首领怪叫一声,让开了道路,扇了扇翅膀,飞向了半空中,在二人头顶盘旋一圈,然后缓缓向前飞去,飞出不远,便转过身来冲着二人尖叫着。

  秦乙看在眼里,当下毫不犹豫的迈步跟了上去。

  很快,二人来到了那座宫殿前,但见整座宫殿都是由冰块筑成,宛如一体,一只飞天猿猴在宫殿前追逐嬉闹。

  飞天猿猴首领长啸一声,那些猿猴顿时噤若寒蝉,一个个落在地上,不敢动弹。

  秦乙和小兰迈步进入宫殿,但见一株巨大的冰树在生长在大殿之中,而在台阶尽头,有一王座,上面有一尊人形冰雕。

  一身盔甲的张伟就站在王座之下,冰蓝色的眸子盯着走进殿中的二人。

  “你们来了。”

  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宫殿之中,秦乙眸子微缩,盯着那尊冰雕,声音正是从那冰雕口中发出。

  陡然间,冰雕睁开了眼睛,一双眸子冰蓝如同万年寒冰,看着他,一瞬不瞬。

  “你想做什么?”

  秦乙戒备的说道,一只手已然握住了骨刺。

  “朱雀斩妖剑,我都忘了有多少年没见过她了。”

  冰雕低声说了一句,面孔上出现了一抹回忆的神色,感慨道:“千载岁月,我封妖一脉终于重现世间了。”

  秦乙闻言一惊,“你是封妖师?!”

  “曾经是,我早已经被逐出了封妖军…..”

  冰雕微微点头,叹息声在大殿之中回荡。

  听到冰雕的话,秦乙知道,这里面肯定有故事,可是他现在没心思关心这些,当下开口道:“既然你曾经是封妖师,那你知道如何离开这里吗?我需要尽快离开这里!”

  “现在还走不了,这座秘境刚刚崩溃,四分五裂,只能等到玄黄之气平静下来,我才能送你出去。”

  更=新最快v{上:…酷匠A网k

  冰雕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摆了摆手,“你安心在这里住下吧,你受伤不轻,若不尽快养好,轻则境界跌堕,重则有性命之虞。”

  说罢,不待秦乙说话,一挥手,身旁的张伟身子一颤,眸中的冰蓝色缓缓消散,眼眸恢复正常后,便说道:“秦乙,好久不见。”

  “张伟?!”

  秦乙惊了一瞬,张伟摘下头盔,笑道:“是我,之前秘境里妖物作乱,我躲避时,不小心闯到了这里,被风候抓住了,他没有杀我,收我做了仆人。”

  冰雕低声说了一句,“去吧,带他们二人下去,好好休息吧!晚些时候,再来见我。”

  “是。”张伟躬身行礼,然后走下台阶,招手道:“跟我来吧!”

  秦乙看了一眼王座上的冰雕,然后转身跟着张伟往宫殿深处走去。

  离开了大殿后,秦乙才低声问道:“那个风候是怎么回事?”

  “这个你自己去看吧,风候的事情在后面的书房里有记载。”

  张伟叹息摇头,秦乙微微皱眉。

  不多时,张伟将二人带到了一处冰窟,里面有铺着兽皮的冰榻,还有一面巨大的寒冰屏风,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

  “你们先休息会儿!我去帮你们弄点吃的,在外面那么久,饿坏了吧!”

  张伟笑着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去。

  看着张伟离开,秦乙便站在那面屏风前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才知道,这面屏风上记载的是风候的生平。

  原来,风候是南宋猎妖军的一名将军,只因在在一场惨烈的战斗中临阵脱逃,被逐出了猎妖军。

  之后,他便从宣阳城逃到了这里,结果没多久,猎妖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风候震惊之余,十分自责,本欲自杀,却又无颜面对九泉之下众位兄弟,遂自我放逐,将自己变成了雪妖,拥有漫长的生命,而后便一直隐居于此。

  “原来如此,又是一个临阵脱逃的封妖师。”

  秦乙叹息一声,回头看去,发现小兰靠在一边已然睡着了,当下悄无声息走过去,将兽皮盖在了她身上,然后退出了冰窟。

  晚饭后,秦乙正打算入定疗伤,张伟却来了,一进门,便即说道:“风候请你过去,说是有话和你说。”

  “好。”

  秦乙没有迟疑,立刻起身,跟着张伟朝着大殿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