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峥嵘注意到秦乙在观察那山鬼宗的青年,便低声说道:“山鬼宗宗门很隐秘,宗内门人也多是游走于山野大泽之中追猎山精野怪,很少会有门人在俗世行走。九处成立这么多年,这是第二次有山鬼宗的门人申请加入九处!”

  “第二次?有那么神秘吗?”

  秦乙皱眉,轻声问道:“那第一次是怎么回事儿?”

  “第一次,就是九处成立的时候,那山鬼宗的门人就是九处的创始人之一,如今那几个老领导都在中南海颐养天年,很少会出来,不过这一次特意递了帖子过来,要走了一个免予考核的名额,就是为了这个人!”

  “原来如此!”

  秦乙闻言点头,抬头看向那山鬼宗的青年,正好迎上一双冰冷的眸子,眼神冷冽如刀,不由微微皱眉。

  那青年一直看着他,然后下一刻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漫步走了过来,声音沙哑的说道:“山鬼宗程寒。”

  秦乙愣了一下,起身伸出手去,“秦乙,无门无派。”

  程寒看着他的手,沉默了一瞬,然后才伸手握了一下,却似蜻蜓点水,一触即退。

  但秦乙还是眼眸微缩,看清了那只手掌,上面有某种神秘的图腾。

  握过手之后,程寒便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径直退到了阴暗的角落,一身黑衫融进黑暗中,若不细看,根本无法发现那里坐着一个人!

  “挺有意思的人!”

  二蛋摸着下巴低语,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偏头看向秦乙,“你看到了吗?他手上。”

  秦乙点头,坐下后低声道:“好像是某种图腾,有种诡异的秘力在图腾中流淌!”

  二蛋点头道:“我曾得到一本古籍残卷,上面提到山鬼宗,这宗派里的人都是图腾之修,一身修为全在图腾之上,不过没有人看过他们的图腾,所以无法确认,刚才看到他手背上的纹身,我才确信那古籍中所言非假!”

  ~看;正/&版章R节N◇上d酷匠网z“

  “我很好奇,依靠图腾又是怎么修行的!”

  秦乙回头看了一眼那藏在阴影中的程寒,心中升起一股好奇之心。

  “我也很好奇!”

  二蛋咧嘴笑着,正在此时,机舱里响起了警报声。

  邢峥嵘闻声起身,抓起一旁的话筒,喊道:“好了!咱们到地方了!麻利的背上降落伞,排好队,准备跳伞!”

  “跳伞?!”

  秦乙一愣,看着身旁那几个一直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黑色背包,现在才明白,那就是降落伞包,不由背后冷汗就下来了,苦涩道:“邢师兄,你可没说要跳伞啊!我没跳过这玩意儿,万一掉下去,摔死了谁负责啊!”

  “大师兄!不带你这么坑人的啊!这可是高空!”

  二蛋也满脸肥肉哆嗦,显然对于跳伞这个事情也十分恐惧。

  邢峥嵘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嘿嘿,晚了!你们不用参加考核,那就得跳伞!跳伞很刺激的!你跳一次就会爱上这种感觉的!”

  红色的警报灯闪烁着,货舱门缓缓开启,呼啸狂风瞬间灌入,幸亏二蛋和秦乙反应的快,元力急转,双脚如桩如柱死死钉在地上,才没有被狂风吹的倒在地上。

  “行了!赶紧背上降落伞!错过跳伞坐标,你们跳下去就有可能在这茫茫群山之中迷失了!”

  邢峥嵘催促着,一众人这才磨磨蹭蹭的背上了降落伞包。

  “秦乙!你帮我检查一下!看看背带都结实不!”

  二蛋背上背包,自己仔细的检查一遍还不放心,抓着秦乙让帮他再检查一遍,“来!别怕勒死我,绑紧点!”

  “我说二蛋,你得减肥了啊!这背带都有些不够用了!”

  秦乙一头冷汗,用力将二蛋腰腹间的固定带拉紧,然后这才走过去排队。

  无相的脸色也有些苍白,哆嗦着嘴唇道:“秦大哥…那个….这保险带不会断掉吧!”

  不待秦乙回答,二蛋便低吼道:“说啥呢!别吓我!”

  三人正哆嗦着,却见一身黑色帽兜长衫的程寒背着降落伞包径直走到机舱口,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二蛋把着机舱门探头向下看,只见程寒的身影在急速的缩小,不由咂舌,“我去,这哥们够生猛的!”

  “快跳吧!再有一分钟就要错过预定降落点了!错过的话,跳下去就不知道会被吹到哪里去,再想找回来,那可就不容易了!”

  邢峥嵘半是郑重,半时恐吓的低吼道。

  闻言,那火神宗的三个弟子对视一眼一咬牙,带着一脸慷慨就义的神色,快跑几步,纵身跳了下去,身形眨眼便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二蛋一直在看着,连连倒吸凉气,“妈哟,我不行了!我脑袋晕!大师兄,能不跳么!”

  “嘿嘿,你们只买了单程票!要么跳,要么死!”

  邢峥嵘嘿嘿笑着,看向青城派和长白雪山的四名弟子,喝道:“还在磨蹭什么呢!快点!”

  四人纠结着走到机舱口,然后被邢峥嵘一脚一个全给踹了下去。

  眨眼,飞机上就剩下秦乙四人,邢峥嵘看了一眼手表,然后皱眉催促道:“快点,再有一分钟就真的过了跳伞坐标了!”

  闻听此话,秦乙瞪大了眼睛,哀嚎道:“大师兄!你这一分钟可是够漫长的!”

  “算了!秦乙,别扯淡了,听我的,该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

  二蛋忽然一咬牙,一脸决绝的拍了拍秦乙的肩膀。

  秦乙犹疑着,片刻后一咬牙点头道:“….好!!”

  “走你!!”

  二蛋忽然大吼一声,一脚就踹了过去。

  秦乙一惊,大骂一声“张一袖你坑我!!”下一秒,直接飞出了机舱。

  “一袖,你过了啊!小乙会杀了你的!”

  邢峥嵘皱眉,慢慢抬起了脚,二蛋见状连忙跑向机舱门口,一脸笑意,“嘿嘿,不麻烦大师兄了,我自己来,自己来!”

  说着话,啊啊大叫着,纵身跳了下去,无相身子一颤,口里念着阿弥陀佛如来佛祖保佑,然后闭着眼睛也跟着跳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