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那些火柱之中蕴含的恐怖火元力,秦乙不由暗自心惊,“好恐怖的力量!”

  当下毫不迟疑的动用血焰,却是惊骇的发现,血焰对这金红流火的克制效果诡异的弱了许多,不过好在克制效果依然存在。

  费时良久,秦乙才勉强修补好封印,但却可以感觉到,这一次的封印恐怕无法维持多久,自己必须尽快想办法彻底驱除马琳体内的火神金砂,否则下一次,火神金砂冲破封印之时,就算是他也将无能为力!

  如是想着,灵石缓缓退出马琳的体内,秦乙睁开眼,马琳已经沉睡过去,口鼻之中也不再咳出金砂,心中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向焦急的马良,“马先生,麻烦你去请陈长老来,我有些事情要向他请教!”

  “先生,琳儿她…..”

  马良担心的问道,秦乙笑道:“你放心吧,她现在不会有事了。”

  闻言,马良这才稍稍放心,转身快步走出了病房去请陈煌了。

  马良还未回来,马琳却幽幽醒来,咳出些许金砂,看着秦乙,虚弱的说道:“秦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

  “呵呵,放心吧!你死不了的!”

  秦乙笑着摇头,坐在了床边,拿纸巾替她擦去嘴角的金砂,笑道:“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我相信你。”

  马琳点头,面上涌起一抹绯红,“秦哥哥,其实你给我治病时,我一直可以感觉的到……”

  “是吗?”

  秦乙有些意外,笑着说道:“好了,你病还没好,好好休息吧!等你醒来,你的病就会彻底好起来!”

  “好。”

  马琳乖巧的点头,有些羞涩道:“那秦哥哥可不可以等我睡着再离开。”

  秦乙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

  闻言,马琳这才闭上眼睛,秦乙看着她微微皱起的眉头,心情有些沉重,说实话,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彻底驱除马琳体内的火神金砂,刚刚所说,只是为了让这个可怜的小丫头安心。

  可是自己又能欺骗她多久,自己的封印坚持不了多久了,等到下一次火神金砂冲破封印,自己又该怎么办!

  mQ更x1新最I快{D上%酷匠网

  脑子里乱糟糟的,秦乙烦躁的伸手朝着兜里摸去,想要抽支烟冷静一下,却是摸了个空,不由悻悻的摇头,悄然起身走出了病房。

  不多时,马良和陈煌回来了,一见秦乙,陈煌便焦急的问道:“小乙,你不是都已经治好琳儿了吗!怎么会忽然又恶化!”

  秦乙叹西一声,摇头道:“我之前只是暂时封印了她体内的火神金砂,没想到火神金砂这么快就冲破了封印,现在我暂时压制住了火神金砂,但已经压制不了多久了,所以请您来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彻底驱除火神金砂!”

  闻言,陈煌的眉头紧皱,走到一旁坐下,沉思片刻后说道:“火神金砂乃是我们火神宗的开山老祖从最后的圣地里带出来的仙物,为了带出这火神金砂,老祖险些身死道消,即便侥幸活下来,一身修为也被废去了大半,没过多久就去世了,从此以后,火神金砂一直被锁在地宫之中,只用来为整个宗门提供火元力。”

  “那火神老祖当年是怎么将火神金砂带出来的?”

  秦乙皱眉问道,陈煌沉默一瞬,然后摇了摇头,“这些事情我们并不清楚,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据宗门典籍记载,老祖曾说过,要是有扶桑神树的树枝,便可以将这火神金砂炼成一件威力无匹的法器!我想如果有扶桑神树的树枝,应该就可以彻底驱除琳儿体内的火神金砂!”

  陈煌补充道,但很快摇头叹息道:“可是扶桑神树的树枝又岂是那么好找的!火神宗上下耗费无数代心血,也未曾寻到扶桑神树树枝。”

  闻言,秦乙脸色变的古怪,看向陈煌道:“你确定有了扶桑树枝就可以救回琳儿?”

  “确定,宗内的几个老辈之前提过,只是可惜我们举全总之力,找了这么多年,也未能找到扶桑树枝……现在…..唉….”

  陈煌摇头叹息着,忽然注意到秦乙的神色,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一把抓住秦乙的手,急道:“小乙,你是不是知道哪里有扶桑树枝!!”

  “我知道…”

  秦乙笑着点头,“容我打个电话!”

  说罢,起身走到一边去给小渔打电话,秦乙将火神金砂的事情说了,小渔一口答应,天一亮就从出发,将扶桑树枝送到京城。

  挂掉电话,秦乙看了一眼呆愣的陈煌,然后笑看着马良,“马先生放心,明天,扶桑树枝就会送过来!”

  “真的吗?!”

  马良满脸惊喜,有些不敢置信,事情就要解决了!

  秦乙笑着点点头,陈煌喜道:“真没想到,小乙你竟拥有扶桑树枝,你果真是我火神宗的贵人啊!”

  “哪里,那东西我也只是巧合之下得到的!今日正好用上,可见琳儿命不该绝,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秦乙笑着摆摆手,与二人闲聊几句,便离开了,早先强夺羽化仙泪,他硬接了金蟾长老一掌,被其掌力所伤,体内经脉多处受创,加之刚才又为马琳巩固火神金砂的封印,伤势更重了,若是再不尽快疗伤,恐怕会留下隐患。

  第二日中午,小渔便带着秦研到了,扶桑树枝也带了过来,一见到那金色的树枝,陈煌一阵激动,连忙命人准备,要将马琳带回火神宗去请宗内的几个老辈出手,借助扶桑树枝彻底治好马琳。

  一群人忙碌的准备着,秦乙正抱着秦研和小渔说着话,眼见陈煌走过来,当下起身,看着小渔笑道:“这是陈煌,陈长老,于我有半师之谊。”

  “陈师,这是内子,许琬渔。”

  “小渔见过陈师。”

  小渔躬身施礼,陈煌哈哈一笑,伸手扶住小渔,打量着她,捋须笑道:“哈哈,果然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来来,初次见面,老头子也没带什么好东西,我看你也是修行之人,这一瓶火元丹便送给你!”

  说着话,陈煌自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塞进了小渔的手中。

  “谢谢陈师!”

  小渔笑着行礼,陈煌捋须朗笑,看了一眼趴在秦乙怀里睡觉的小妍儿,不由的愣住了,然后缓缓瞪大了眼睛,结巴道:“这…这…这是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