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那浑身黑衣的影武者,秦乙笑道:“怎么用了这么久?”

  “哼,这小子滑不溜手,跟个泥鳅似的!不过他不抗揍,我本来还想跟他多玩一会儿,结果只挨了一下就晕过去了!”

  二蛋撇嘴,显然没有打过瘾,但起码心中的气倒是消了一些,提溜着那影武者,笑道:“走,回去好好审审他,我可好久没干过审问的活计了!”

  说话,三人便朝着住院部大楼走去,上到九楼,随意选了一间没人的病房,二蛋提着那影武者就进去了,秦乙和无相也跟着进去,无相随手布下一个隔离阵法,便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二蛋随手将那影武者丢在地上,便径直进了卫生间,不多时端着一盆水回来,哗啦一下浇在了那影武者身上,阴森森的说道:“如果你不想我把你吊在窗外冻成冰雕,就不要再给我装死狗了!”

  闻言,那影武者睁开了眼睛,起身坐在地上,眼神冷漠的看着秦乙和二蛋。

  “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二蛋伸手,直接摘下了他脸上的蒙脸黑布,露出一张寻常普通的面孔,水珠顺着他的脸颊滴滴答答的流淌着,看上去有些狼狈。

  “说吧,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秦乙淡声问道,那影武者却是一声不吭,仿佛一个哑巴,只是眼神淡漠的看着两人。

  “你现在不说,等一下,我会让你不得不说。”

  二蛋咧嘴笑着,笑容却分外阴森,伸手拉过一边的凳子,将那影武者绑在椅子上,然后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银光闪闪,竟是一根根有长有短的银针!

  “我有一套针法,乃是明朝锦衣卫审问犯人时用的针法,可以让一个人无论受到多大的伤害都会在一定时间段内保持清醒,当然这仅是这套针法众多的好处之一,另外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一旦针法完成,就算我只是用头发丝扫过你的皮肤,都会让你觉得仿佛经受千刀万剐的酷刑一般!”

  二蛋慢悠悠的说着,将那一根根银针捻出来,然后一根一根扎在那影武者的身上。

  每一根针扎下去,秦乙都可以看到那影武者的面部肌肉在抖动,冷漠的眼神掩盖不住他的恐惧!

  好容易一百多根银针都扎在了影武者的身上,二蛋拍拍手,长舒一口气,拿起一根银针,轻轻划过那影武者的手背。

  猛然间,那影武者剧烈颤抖着,大张着嘴,脸色涨红,额上青筋暴起,纵然此刻房间里的温度不过只是十六七度,却有大颗的汗珠顺着他的鬓角滚落!

  “唔,还不赖,我还没忘!”

  二蛋无声的笑着,面孔有些扭曲,有些癫狂,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见此情形,秦乙和无相对视一眼,皆是皱起了眉头,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担忧。

  “你不愿意说,我绝不强求,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后悔!从现在起,我会一样一样剥夺你的五感,让你慢慢感受被黑暗一点一点吞噬的感觉!”

  二蛋邪魅的笑着,伸手轻轻捻着影武者头顶的一根根银针,当他捏住第五根银针时,他轻声说道:“你….害怕黑暗吗?”

  那影武者四肢被固定着,听到这话便开始挣扎着,指甲用力抓进了椅子的木质扶手里。

  第五根银针齐根没入了影武者的头顶,二蛋松开手,捡起病床上的毛巾,笑道:“看你这一身水,我帮你擦擦!”

  更l\新最g快8上酷匠9网

  说着话,他开始仔细的擦拭着影武者的脸,一点一点,仔仔细细,仿佛是在对待自己最心爱的情人!

  只是随着他的擦拭,那影武者浑身颤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嘴角有一缕血迹随之溢出,竟是自己咬断了自己的牙齿!

  房间里很安静,以至于那影武者的喘息声显的很大,秦乙甚至可以听出他的喘息声都带着一丝颤抖!

  这一切,都好诡异!

  秦乙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二蛋,在这一刻,他无法想象这影武者承受着怎样的痛苦,不由的他觉得后背凉飕飕的,汗毛倒竖,想要开口喊停,却发现自己喉头发僵,竟是说不出话来了!

  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十多分钟,无相实在受不了了,起身说道:“张大哥,住手吧!”

  二蛋闻言,手里的动作稍稍停顿,然后回头看向无相,勾着嘴角无声的笑着,半晌才淡漠的说道:“他自以为黑暗是他最忠实的盟友,可其实他只是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我现在让他看到的,才是真正的黑暗!他该感谢我,当我拔下这些针的时候,他会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渴望光明!”

  说着话,二蛋丢下了手里的毛巾,起身长舒一口气,然后开始拔出那影武者头顶的五根银针。

  随手将那五根银针收进针盒,二蛋看着那影武者,淡然道:“说,你叫什么名字,谁派你来,目的是什么!”

  “我叫东流一木,隶属伊势神宫影武阁,奉少阁主山本太郎之命,前来侦查马良的动向。”

  影武者颤声说着,有几颗断齿从他嘴中飞了出来,落在地板上发出细微的哒哒声。

  “你看,我就说你会配合我的。”

  二蛋咧嘴笑着,伸手拍了拍东流一木的肩膀,然后不顾他满脸肌肉乱颤,将他一身的银针一根根拔出,然后解开了绑着他手脚的绳子,走到门口拉开了门,“你可以走了,回去告诉山本太郎,这是中国,让他老实点,否则,我会让他后悔来到中国!”

  “是。”

  影武者应了一声,起身踉跄着走出了病房,走出好远,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黑洞洞的门口,面上涌起一抹强烈的恐惧,然后没命的飞逃而去。

  “还他妈忍者,被老子用毛巾擦了几下,就忍不住招了,太垃圾了!”

  二蛋撇嘴,收了针盒,看向脸色有些发白的秦乙,笑嘻嘻道:“走走,我们出去吃饭去,东来顺涮锅子,我请客!”

  秦乙回神,皱眉看着一脸笑容的二蛋,觉得自己好像有些不认识他了,迟疑道:“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二蛋一脸莫名,然后反应过来,哈哈笑道:“那有什么,你知道我曾经入魔,我只是向他展示了一下我曾经见过的黑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