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说的是那颗七彩水晶吧!”

  马良淡笑,继续道:“先生放心,张先生已经说了你们最初的目的,我已经让陈长老带张先生二人去我家取那件首饰了。”

  “额…你都知道了….”

  秦乙有些不好意思,看向马良道:“不过我希望马先生不要觉得这只是一场交易,毕竟是关系到两条人命。”

  “先生的意思,马良明白!”

  马良笑着点头,恭恭敬敬的深鞠一躬,“先生舍命救回小女,马良也并非不识好歹之人,有生之年,对先生的恩德定感念在心,日后但有所命,马良愿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商场沉浮十数载,马良除了手腕了得以外,更是练就了一双识人慧眼,早已看出秦乙是值得深交的那种人,更何况秦乙舍命救他女儿的过程,他一直在旁亲眼所见,自然清楚其中艰险,那是拿命在搏!

  两人正说着话,二蛋却回来了,推门走进来时,一身剧烈波动的气息让秦乙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出什么事了?”

  二蛋没有答话,兀自脸色阴沉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说话。

  陈煌和无相也紧接着走了进来,秦乙抬头看着二人,果见他二人脸色也很不好看,当下意识到出了问题。

  马良也看出来了,当下便急忙问道:“陈长老,究竟出什么事了?”

  “有人闯进你的别墅,下毒毒晕了我火神宗弟子,抢走了琳儿的那条项链!”

  “什么!”

  听到陈煌的话,马良倏然起身,商业巨头天生的威严爆发,寒声道:“什么人敢到我家撒野!!陈长老,你立刻安排人手,我一定要将这只老鼠揪出来!”

  “我已经命人去查了!”

  陈煌微微点头,马良想了一下,看向二蛋,郑重的说道:“张先生,请你放心!那羽化仙泪我一定会替您追回来!”

  “多谢。”

  二蛋叹息一声,一身波动的气息逐渐归于平寂,神色凄然的低着头不说话。

  秦乙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巧儿只有三个月时间,若是三个月内无法追回羽化仙泪,就算将来找到了,那也为时已晚。

  沉默一瞬,秦乙抬头看着马良,皱眉问道:“马先生,你能告诉我,那颗羽化仙泪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吗?”

  “哦,是去年我去缅甸参加翡翠公盘,结束后,带女儿在缅甸游玩时,从一个落魄的富家子弟手里收来的,当时他急着出手,所以价钱很便宜。”

  马良狐疑的看着秦乙,“先生你问这个做什么?那人也就只有一颗羽化仙泪,已经卖给了我。”

  秦乙没有回答,只是想着他的话,半晌后问道:“你现在还能联系到他吗?”

  “能,那个介绍业务的掮客与那富家子弟很熟悉!通过他就可以找到那人!”

  马良点头说道,忽然眼前一亮,“我明白了!先生,我这就去吩咐他们找到那人!”

  “麻烦了!”

  秦乙抱拳,马良笑着摆手,“能为先生效劳,是马良的荣幸!”

  说罢,当即转身出了病房,去安排人手找出那个富家子弟。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在最后期限内找到羽化仙泪的!”

  秦乙拍了拍二蛋的肩膀,低声道:“羽化仙泪不是寻常物品,就算是不识货的人,也能看出是宝贝,怎么可能会那么便宜就卖掉了,我估计那羽化仙泪来路并不正常!”

  酷匠aM网)Z首^发

  闻言,二蛋抬头看着秦乙,微微眯起了眼睛,阴森森道:“看来我们或许要出去扬扬国威了!”

  秦乙点头,低声道:“不过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

  说罢,他拍了拍二蛋的肩膀,“你休息一下,我出去办点事情。”

  二蛋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秦乙冲无相扬了扬下巴,二人旋即出门。

  走出住院部,秦乙便问道:“无相,你把你们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说来。”

  无相点头,略微沉思后,开口说道:“事情要从下午马琳小姐醒来说起,马良得知我们是为那条项链而来,就立刻答应愿意将项链送给张大哥,随即就让我们和陈长老一同去他的别墅取那条项链,我们到时,发现大门虚掩,意识到出了问题,就冲了进去,果然看到火神宗那三位高手和那位管家都中毒晕倒了,当时我们心急救人,便暂时忘了项链的事情,等到陈煌长老将四人救醒后,我们便去取那条项链,结果就发现项链已经不见了!”

  秦乙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忽然皱眉道:“你知道他们中的什么毒吗?”

  闻言,无相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乱神散,此毒并非我中华之物,只产自泰缅马来一代,因为只有那边才有炼制此毒的毒草和毒虫。”

  “哦?”

  秦乙微微眯眼,继续问道:“那这乱神散毒性如何?”

  “十分剧烈!就算是修行者,若是不小心中招,也很危险!”

  无相神色严肃的说道,有些狐疑道:“秦大哥,你问这些做什么?”

  “呵呵,我心里有些疑问,需要找到答案,你的话,让我知道该上哪去找答案了!”

  秦乙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笑道:“你知道火神宗的人和马家的管家现在在哪吗?”

  “陈煌长老已经替他们解了毒,所以问题不是很大,那三位火神宗的高手,如今已经去追查下毒之人了,管家因为不是修行者,虽然乱神散毒以解,但身体还是很虚弱,所以被送去了距离别墅区最近的京华医院住院疗养!”

  无相低声说着,忽然明白了什么,神色微凛道:“秦大哥,你是怀疑他们有人监守自盗吗?”

  “去问问,就知道了!”

  秦乙咧嘴一笑,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带着无相直奔京华医院。

  很快二人赶到医院,无相之前跟着来过,一下车便说道:“我知道他住在哪个病房,秦大哥,跟我来!”

  秦乙点头,跟着无相快步走进住院大楼,径直上了三楼,无相指着楼道尽头的那间病房,低声道:“何管家就住那间病房!”

  正说着话,那间病房房门就开了,一个医生打扮的人走了出来,顺手拉上门,便迎面朝着秦乙和无相走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