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更新k(最快@P上}P酷}?匠网yx

  想要解开一个线团,那便需要一个线头,如此方能抽丝剥茧,一举攻破这最后难关,救回这个小女孩的性命!

  “抽丝剥茧…”

  秦乙低声嘀咕着,便绕着那星河涡流走着,希望寻找出破绽。

  然而他转了好几圈,也没能寻找出这星河涡流的破绽在何处。

  “没有线头,该如何下手!”

  秦乙皱眉,有些苦恼,忽然注意到漂浮在星河涡流不远处的一颗已经被自己熄灭的星辰,脑中浮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没有线头!那就制造一个线头!”

  如是想着,血焰巨掌中分离出一缕金红流火,秦乙屈指轻弹,那一缕流火便飞向那颗星辰,瞬息没入其中,下一秒,那颗星辰开始散发出橘红色的亮光,仿佛一点还未烧尽的余灰。

  秦乙静静等待着,看着那橘红色的星辰逐渐转暗,眉头不由慢慢皱了起来,“难道我想错了?”

  就在这刹那,星河涡流忽然震动,一道金红色流火飞出,射向那颗橘红色的星辰!

  “就是现在!”

  秦乙迅速出手,心念起时,血焰巨掌已然轰然抓了过去,将那道金红色流火控制在掌中,只漏掉一丝流火补充到那橘红色的星辰中,维持它不熄灭。

  源源不断的金红色流火从星河涡流中飞出,而那颗橘红色的星辰却始终未被彻底点亮,一直处于熄灭的边缘。

  这是秦乙有意为之,就是为了达到抓着线头抽丝剥茧的目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金红色流火被他收走,星河涡流终于出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黯淡,秦乙看在眼里,心情却古井不波,他知道这只是这场战斗的开端,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且这一次,没有中场休息的机会,必须一鼓作气,拿下这最后的要塞!

  心里有了主意,秦乙稳定的操控着血焰巨掌,不断捕捉金红流火,抽丝剥茧。

  很快,在那星河涡流中出现了一个黑点,一个很不起眼的黑点,但却仿佛一个信号,让秦乙倍受鼓舞,但却很快压下杂念,继续全神贯注的完成剩下的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很多次,秦乙都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时,但却强行扛住,而那星河涡流已然熄灭了大半,只有最中心的那数百颗远比其他星辰巨大的星辰还在亮着!

  “最后一步了!撑住!”

  秦乙低吼一声,强打精神,驾驭血焰巨掌继续捕捉金红流火。

  很诡异,虽然他的灵识离体,但却已然可以无比清晰的感受到脑中的剧痛。

  剧痛并非不能忍受,不能忍受的只是忍受这种痛苦的过程,那是对毅力的考验。

  不过,庆幸的是秦乙最不缺乏的就是毅力。

  不知过去多久,终于,那最后的数百颗星辰不再喷射出金红色的流火,露出了它们的本来面目,竟然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其内部有金红色的火焰在翻腾。

  “这就是火神金砂么?”

  秦乙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来不及去欣赏那些星辰,血焰巨掌溃散,化作一道道流火,形成一道复杂的封印,将那些火神金砂封印,然后迅速撤回灵识。

  睁眼的瞬间,秦乙直觉自己的鼻子一热,鼻血汹涌而出,慌忙伸手捏住鼻子,回头冲马良瓮声瓮气的说道:“马先生,你女儿没事了,我已经封印了她体内的火神金砂,若是估计的不错,她应该很快就能醒来!”

  话说完,秦乙直觉天旋地转,眼前猛地一黑,便仰面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第二日下午,秦乙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从床上下去,走进了卫生间,看到镜中脸色苍白如纸的自己,他笑着摇摇头,匆匆洗漱一番,便径直出了房间,朝着马琳的病房走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病房里传来一阵女孩的笑声,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在门前站了一会儿,秦乙这才伸手敲了敲门,下一刻,房门开了,一脸喜色的马良出现在门后,“秦先生!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快请进!”

  马良兴奋的将秦乙让进病房,拉过一张椅子,“秦先生快请坐!”

  说着话,又转身去泡了杯茶,放在秦乙面前,“先生请用茶!”

  “谢谢。”

  秦乙笑笑,马良感慨道:“这次多亏了先生!小女才保住性命,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先生!”

  说着话,马良回头看向坐在床上的马琳,说道:“琳儿,这位就是你的救命恩人,秦乙,秦先生,还不快道谢!”

  闻言,马琳眨巴着眼睛,打量着秦乙,笑嘻嘻道:“我是该叫你哥哥呢?还是该叫你叔叔,看你年龄应该不大,我就叫你哥哥吧!秦哥哥,琳儿在此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琳儿!不许胡闹!”

  马良虎着脸,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回头看向秦乙,陪笑道:“秦先生,小女自幼失去母亲,被我娇惯坏了,还请先生不要介意!”

  “没事,她说的没错,我比她大不了多少,若是让她喊我叔叔,确是有些把我叫老了!”

  秦乙并不在意这些事,打量着眉眼如画的马琳,这才注意到,这个十九岁的小丫头身材发育倒是非常不错,虽然还稍显稚嫩,但却仿佛一颗快要成熟的苹果,已然散发出一股诱人的芬芳!

  “秦哥哥,你脸色这么苍白,一定是为了救我累的吧!”

  马琳一口一个秦哥哥,只是秦乙听着听着就察觉出来有些不对头,这小丫头每次叫自己秦哥哥,都故意带着鼻音,拖长了秦字的音节,乍一听有点像那啥….如是想着,秦乙脸色就变了,看了一眼马琳,笑道:“你久病初愈,该多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

  “好,那等我睡醒,我要秦哥哥来陪我吃晚饭!”

  马琳笑嘻嘻的说道,嘴角挂着一丝羞涩的笑意,小脸也有些发红。

  “好,我要是没事的话,一定来。”

  秦乙笑笑,并未放在心上,看了一眼马良,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马良随即跟了出来,关上病房门后,垂手站在他身后,恭声道:“先生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秦乙转身,看着一脸淡然的马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讪笑道:“那个….其实我是想跟您讨一样东西,去救我一个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