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煌皱眉,沉默半晌,开口道:“你也是为了琳儿而来吗?”

  “琳儿?”

  二蛋闻言一愣,旋即想起马良的女儿就叫马琳,当下看了一眼秦乙,然后看向陈煌淡然道:“你不也是吗?”

  陈煌的脸色骤然变了,阴郁的快要滴出水来,阴森森道:“张一袖,我不管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是琳儿不是你能碰的,否则我火神宗上下绝不会放过你!”

  “是吗?”

  二蛋的脸色也冷了下来,不咸不淡的咂巴着嘴,“不过张某习惯了被人追杀,二十多年了,不知道有多少追杀我的人被我打成残废,你火神宗要是愿意多几个废人,张某倒是不介意帮你这个忙。”

  话音未落,他倏然而动,速度快到极致,几乎是在一迈步之间,便出现在了陈煌面前,沧澜古剑冰冷的剑锋紧紧顶在陈煌的咽喉处,而在他身后,一道道残影逐渐消失。

  “幻神步!”

  陈煌的瞳孔微微紧缩,丝毫不在意顶在咽喉上的那一抹冰冷,淡淡的说道:“看来外界传言果然不假,当年之事,张掌教只是不忍两大宗派因此开战,所以才狠心将你逐出了武当门墙!张一袖,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知道马琳到底有什么特殊,能让你亲自为其护卫!”

  “什么?!”

  陈煌一惊,瞪大眼睛看着二蛋,半晌却是苦笑摇头,“原来你只是在诈我!”

  “诈你又怎样!”

  二蛋咧嘴一笑,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烂笑,与他手执长剑直指对手咽喉的姿势完全不搭调….不过他这个当事人却完全没有在意这些,催促道:“陈长老,还是快说吧!我这人力气小,要是手不小心抖一下,难免误伤了长老这万金之躯!”

  威胁!十足的威胁!

  可是陈煌却无可奈何,二蛋的暴起发难让他全然没有准备便被制住,想要反抗,沧澜古剑已经顶在了咽喉上,已然来不及了。

  何况动用了幻神步的二蛋,速度快的诡异,他也根本没有时间反应。

  “数月前,琳儿生命垂危,马良将她带去火神宗求医,结果火神金砂从我宗圣山之中飞出,融入了她的身体,虽然她的命暂时保住了,但却一直昏迷不醒,同时身体也在不断砂化,如今她的五脏六腑大半都已砂化,我们用尽了手段,却无法解决问题…..”

  陈煌苦着脸和盘托出,二蛋深吸一口凉气,眸中满是惊骇之色,“火神金砂!那不是你们从最后圣地里带出来的神物吗?怎么会和这个小女孩融合!”

  “我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啊!如今我火神宗失去了火神金砂,若是连琳儿也失去了,那我火神宗恐怕将会自此一蹶不振!”

  陈煌一张老脸都变成了苦瓜。

  二蛋皱眉,撤剑后退,抱拳道:“陈长老,实话说,我并非为马琳而来,只是为了她身边的一件东西,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允许我去看看马小姐的情况,或许我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你真的不是为了抢夺琳儿而来?”

  陈煌有些迟疑,瞪着二蛋,想要在他脸上找到一丝说谎的迹象,但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沉默半晌,一咬牙道:“好!我带你去见她!”

  “多谢!”

  二蛋抱拳一礼,随后冲秦乙和无相微微点头。

  见状,秦乙和无相同时动手,只是短短片刻便将那十一名火神宗高手尽数放了下来。

  看着地上躺着的那十一个火神宗高手,陈煌老脸微红,恨声道:“还敢装死!还不快起来!我的老脸都被你们丢尽了,十一个人,却被人家三个人一一活捉!”

  闻言,地上的火神宗弟子都爬了起来,一个个脸色悻悻,俯首听着陈煌训斥,不敢出声,唯独那个鼻青脸肿的胖子却是有些不忿的咕哝道:“他们布下阵法敲闷棍,不地道!”

  “闭嘴!你还有脸说!”

  陈煌一声怒喝,一甩手道:“你们所有人,待此次任务结束后,都给我回宗面壁三年!”

  “面壁三年!大长老!这…..”

  胖子惊叫一声,正欲分辩,只是看到陈煌那如刀的眼神,硬生生将后半句话憋回了肚子里,躬身行礼,“弟子甘愿受罚!”

  二蛋憋着笑,半晌才干咳一声道:“陈长老,你看我们…..”

  听到他的提醒,陈煌反应过来,面有尴尬的说道:“哦,走,我带你们去见马先生!”

  说罢,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十一名火神宗高手,然后一摆手,“跟我来吧!”

  很快,四人便来到了住院部的九楼,走进来时,秦乙和二蛋惊讶的才发现,整个楼层已经被戒严了,除了有携带武器的军警便衣装作就医的病人在四周保护,整个楼层还被布下了强大的阵法,若是强攻的话,凭他们三人,根本不可能!

  “好家伙!真够小心的!”

  二蛋一脸惊讶的冲秦乙眨了眨眼睛,言下之意很清楚,幸亏咱们三个没有一时猪油蒙了心直接来医院抢羽化仙泪,要不然这阵法定然让三人吃不了兜着走!

  秦乙也微微点头,心中却是一阵后怕。

  很快,陈煌领着三人进了一间病房,一个身形消瘦,容貌普通的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手扶额头低声叹气,正是马良!

  2k最新BI章H`节j&上=酷匠+网H

  听到门响,马良抬头看着陈煌,注意到他身后的秦乙三人,不由愣了一下,但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小良,这三位是来自武当的修行者,他们说想看看琳儿,或许他们有办法。”

  陈煌轻声说了一句,马良霍然起身,一脸激动的看着二蛋和秦乙,颤声道:“你们真的有办法!?快请!快请!我带你们去见小女!”

  “马先生,你先不要太激动,我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有见到令千金,才能回答您这个问题。”

  二蛋慌忙解释道,他可不敢把话说的太满,免得等会去见了那马琳,再发现自己束手无策时,那玩笑可开大了!

  “我知道,我知道!您快请!”

  马良哪里听得进他的解释,如今的他简直将秦乙三人当成了救命稻草,疾步朝着一旁的房门走去,伸手拉开了房门,病床上,正躺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只是面如金纸,气若游丝,正是融合了火神金砂的马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