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莲台只有婴儿巴掌大小,莲花瓣分五层,颜色各异,整体晶莹剔透,仿佛琉璃一般,散发出一股令人心神宁静的气息。

  “这是我师兄镇守沉沦秘境时,采到的一朵五色灵莲,经他祭炼,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用来保存神魂,倒是非常适用!”

  “太好了!有这东西,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羽化仙泪了!”

  二蛋兴奋,打量着五色琉璃莲台,急忙询问无相如何使用。

  一番折腾后,终于将巧儿的地魂收入了莲台之中,无相将那莲台放在巧儿心口,回头看向二蛋,低声道:“张大哥,这莲台原本是用来辅助修行的,而今暂且用来收容大嫂的地魂,但也仅仅能保存三个月。”

  “我明白!三个月之内,我定然寻到羽化仙泪!”

  二蛋自信的说道,彻底从绝望的阴影中挣扎出来。

  第二天一早,二蛋就辞别众人下山了,要去寻访羽化仙泪,无相与之同行,秦乙要去,却被二蛋拒绝了。

  送走两人,秦乙应许立人等人的邀约在武当又逗留了两天。

  松风亭中,秦乙与许立人等人坐着喝茶,孙敬民脸上的纱布已经拆了,伤口愈合的很好,但也留下了三道狰狞的伤疤,斜斜贯穿整张面孔,让原本就粗犷的他更添几分狰狞。

  “你们听说没,前几天在山下的小镇上,出了人命案子,死了好几个百姓,门中弟子去探查过后回报说是被妖物夺了性命,但我带人去山下搜了好久,却没有找到一点那妖物的踪迹。”

  许立人忽然说道,孙敬民哼道:“竟然有妖物敢在武当附近活动,真是活腻歪了!师弟不必担心,今夜我带上天罗地网与你下山,定要将那家伙抓出来!”

  “那敢情好!有师兄的天罗地网在,即便那妖物通晓逃遁之术,定也逃不了!”

  许立人抱拳笑道,秦乙正想说自己也跟着一起去,忽然一名武当弟子走了过来,躬身施礼后,递给他一个信封,“秦师叔,醉仙阁派人送来一封信给你!”

  “哦?醉仙阁!”

  秦乙微微皱眉,难不成人家来催要沧澜古剑与沧澜战甲了吗?

  如是想着,他伸手接过信封,拆开看了起来,信纸是上等的洒金宣纸。

  “秦居士,见字如面,近日阁主将前往湖北,若得空,请居士三日后前来武汉一见。梅老敬上。”

  p最√(新(章#节T上{酷5匠网

  寥寥数字,全然未提沧澜古剑一事,秦乙不由有些疑惑,这位醉仙阁阁主为何忽然来湖北,还要见自己。

  不过当日江西九江醉仙阁拍卖会时,醉仙阁主曾相助他们逼退昆仑七兽,倒是他和二蛋欠了人家一个情。

  如是想着,秦乙心中有了计较,看着那武当弟子,笑道:“送信的人呢?引我去见一面。”

  “师叔请随我来,客人正在山下候着!”

  “诸位师兄,你们且先聊着,小弟去去就来!”

  秦乙抱拳告了声罪,旋即随那武当弟子下山,在接待访客的镇殿见到了来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气息浑厚,远胜武当门下众多弟子,只比武当七剑弱上一些,是个少见的高手!

  观察着那青年,秦乙心中暗道:“好大的势力!这等人才竟然只配跑腿送信!”

  见秦乙进来,那青年立刻放下茶杯,起身躬身行礼,“辰溯见过秦居士!”

  秦乙抱拳还礼,笑道:“不必多礼,信我已经收到了,麻烦你回去转告梅老,就说恪之会按时赴约!”

  “好,辰溯这便告辞了,来日在武汉恭候居士大驾!”

  辰溯再施一礼,旋即在那武当弟子的引领下,迅速离去。

  看着辰溯远去,秦乙心中盘算开了,自从二蛋和无相下山去寻访羽化仙泪,他就一直在盘算着联系一下醉仙阁的人,看能不能请动醉仙阁的人,帮忙搜寻羽化仙泪的下落。

  没成想,他还没找到联系人家的办法,人家自己倒是送上门了,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在武当盘桓两日,秦乙便和小渔告辞了,赶往武汉赴约。

  刚寻了家酒店住下,秦乙正打算洗漱一下,带小渔和小妍儿去吃点东西,却是前台通知有客来访,不由有些纳闷,自己才刚到,怎么就有客来访?

  不过虽然纳闷,他还是让前台放人上来了,不多时,便有人敲门。

  秦乙起身去开门,却是辰溯站在门外,抱拳行礼道:“秦居士,梅老就在对面餐厅,想请你过去坐坐。”

  闻言,秦乙微微皱眉,旋即点头道:“好啊,走吧!”

  不多时,秦乙就跟着辰溯来到了酒店对面的餐厅,梅老头一身唐装,正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上,慢悠悠的喝着茶。

  “小子见过梅老!”

  秦乙抱拳,梅老头嘿嘿一笑,摆手道:“别来这一套,快坐吧!要点点啥不?”

  “不用了。”

  秦乙淡然一笑,坐在梅老对面,笑道:“不知梅老找小子前来有何指教?”

  “我就是来提醒你一下,对明天的事情做点心理准备!”

  梅老轻笑一声,意味深长说了一句。

  秦乙不由微微皱眉,“梅老的意思是....”

  “不可说,不可说,你自己领会其中深意吧!”

  梅老却不愿意将话说明白,嘿嘿低笑着,抓起筷子开始对付面前的鱼香肉丝,吧嗒着嘴,“恩,不错不错!就是怎么只有肉丝儿,没有鱼呢?”

  秦乙撇撇嘴,笑道:“那梅老要是没有其他指教,小子便回去领会精神了!”

  梅老头正往嘴里扒拉饭菜,闻言连连点头,含混的说道:“恩恩,你随意....”

  “这老狐狸....”

  秦乙暗暗腹诽,然后起身告辞,一边想着梅老头话中的深意,径直回到了酒店。

  夜半,风雨大作,秦乙被雨声惊醒,看了一眼身边小渔抱着小妍儿睡的正香,便悄然起身,去了客厅,点了根烟,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座城市。

  看着窗玻璃上自己的面孔,比一年之前,要成熟了许多,有了沧桑感。

  回想这一年的经历,秦乙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狠狠抽了口烟,秦乙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扯过一把椅子,坐在窗前,想着梅老头的交代,陷入沉思。

  自己刚来武汉,梅老头就鬼鬼祟祟的跑来提醒自己,对这次邀请要做好心理准备,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己又需要对什么事情又心理准备?

  秦乙想不明白,不由的眉头皱紧,忽然指尖触到腕间冰凉的骨刺,心中登时一激灵,旋即一抹微笑出现在他的嘴角,“有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