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盔骨碌碌在地上兀自转动着,黑雾袅袅升腾,如活物一般缠绕在战甲之上慢慢拖动着,似乎是想重新将战甲组合在一起!

  “这是什么情况?妖傀儡吗?”无相疑惑的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战甲部件。

  秦乙却是变了脸色,惊呼一声,“不好!我们中了调虎离山计!”

  说着话,便转身朝着基地跑去,速度快到了极致,化身一道火焰。

  无相正欲追上去,却是地上的战甲部件陡然被层层黑雾托起,一个呼吸间便再度组合在一起,挥剑朝着他劈来,当下急忙向后退了一步,抡起大棒一般的降魔杵就砸了过去。

  铛!

  一声脆响,紫气腾腾的青铜剑荡开,剑身剧震,而战甲随着那股震动,哗啦一声再度碎去。

  无相也顾不得去看看情况,转身就要走,却是刚一回头,身后一阵嘁哩喀喳乱响,一道凛冽风声直袭后脑。

  那战甲竟是在转瞬之间再度重聚了,一剑就砍向他的后脑。

  “有完没完了!”

  无相有些动了真怒,回身一杵荡开青铜剑,双手结印狠狠拍出。

  佛光暴动,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掌,两指拈着佛光刺目的降魔杵,兜头盖脸砸了下去。

  嘭!战甲崩碎,散落在地上,缠绕在碎片上的缕缕黑雾在佛光照耀下不断扭动,然后逐渐化为青烟。

  一击灭掉那战甲妖,无相来不及去收拾那些战甲,转身朝着基地跑去,进得院中,就见秦乙和小渔联袂将张伟堵在院子里,而张伟一手挽着丁雅,一只手却是捏着小桃的喉咙,挡在身前。

  双方对峙,看到无相出现,张伟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恢复正常。

  更;新L/最,快●上+酷%z匠网、

  “放开她!”

  秦乙冷喝一声,掌中骨剑血焰翻腾,一只只巴掌大小的血焰朱雀不断跃起。

  “你放我们走,只要我安全了,我会放了她!”

  张伟平静的说道,似乎并不为自己身陷重围而着急。

  他的平静让秦乙微微皱眉,沉默一瞬后摇了摇头,“张伟,你跑不掉的,你手上有四条人命,就算今天我放你走,你也必将会被抓住,你难道想要连累丁雅,让她跟着你亡命天涯吗?回头吧!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生机?”

  张伟嘴角微掀,面上戾气大盛,“你觉得我现在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还有机会回头吗?”

  “不!我没机会了!”

  张伟不断摇头,情绪开始变的激动,“你!你放我们走!我不想再杀人!但你也不要逼我!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

  说着话,张伟手掌用力,小桃呜呜叫着,脸色由涨红转而开始变的青紫,原本抓着张伟手臂的手掌也无力的垂了下去。

  “住手!好!我放你走!”

  秦乙连忙说道,然后看向小渔,微微点头,两人便朝一边退去,让开了院门。

  无相也退到了一边,但却一直抓着降魔杵,暗暗提着真气,随时准备发动雷霆一击,救下小桃。

  张伟刚挟持着小桃退到院门外,远处一团黑雾卷着无数盔甲碎片呼啸而来,笼罩张伟的身体,片刻后黑雾缓缓消散,只见张伟一身青铜鱼鳞战甲,右手提着青铜剑,左手紧掐着小桃的脖子,战盔下一双猩红的眸子毫无感情的扫视着院中的众人。

  “张伟!!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丁雅吃惊的看着一身战甲,仿若前朝大将一般的张伟,眸中渐渐多出一抹恐惧之色。

  “果然是你!”

  秦乙神色平静,淡然道:“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给你!”

  张伟陡然低吼一声,抓着丁雅向后暴退的瞬间,抬手将小桃向着院中推去。

  秦乙闪身接住小桃,无相已然呼啸着从他身边冲了过去,扬手便是一杵砸了过去。

  张伟早有预料,唰!青铜剑一式横扫,紫气腾腾化作一头恶龙,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来。

  嗡!

  降魔杵与紫气恶龙相撞,两者齐齐一震,下一秒紫龙寸寸崩碎,但张伟已然带着丁雅远去。

  无相欲追,秦乙伸手拦住了他:“不要去,现在的张伟才是最强状态,你斗不过他!”

  话音未落,小渔忽然惊呼一声,脑后的帽兜中一道碧绿的流光倏然飞出,却是小青蛟飞了出来,朝着张伟离去的方向闪电般追了下去。

  “快回来!”

  秦乙惊呼一声,然而小青蛟根本不理会它,眨眼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村口方向有青紫两色光芒绽放,片刻后平息。

  秦乙有些担心,带着无相正欲追上去看看,却见夜色中一道微微泛着青色光辉的细小身影陡然出现,但飞的却很慢,仔细看它的四个小爪子似乎还抱着一个黑乎乎的物事。

  “嗯?”

  秦乙眉头微蹙,待得小青蛟飞近,他才终于看清楚,那竟是那柄青铜剑,不由面色变的古怪,这小东西刚才一直没动静,怎么忽然跑去抢了人家的青铜剑。

  那青铜剑在张伟手里所绽放的威力他也曾见识过,可与他的朱雀斩妖剑硬拼,而不损伤分毫!

  最诡异的是此剑挥舞时紫气腾腾,可化恶龙袭击对手,效果虽然比朱雀斩妖剑上的血焰弱一筹,但却也厉害非常,若非秦乙有朱雀斩妖剑,否则上一次已然吃亏。

  只是如今,小青蛟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忽然出动将这柄青铜剑给抢了回来。

  秦乙想不明白,心里却十分高兴,看来这个败家子儿还不算是太败家,起码知道抢点宝贝回来,而且失去了青铜剑的张伟实力定然大减,下一次行踪显露时,便是他落网的时候!

  小青蛟晃悠悠飞了回来,待得飞到秦乙面前时,便再也撑不住了,身体陡然随着青铜剑往下一沉,当下嘶鸣一声,松开了爪子,任凭青铜剑坠地,自己则是绕着秦乙飞了两圈,便径直飞回小渔的帽兜里,继续睡觉去了。

  “这个小家伙,这是在向我邀功吗?”

  秦乙心中暗笑,收回视线,看着身前插在地上的青铜剑。

  此剑造型古朴,剑身明晃晃,如一泓秋水,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层蒙蒙清辉,就在剑柄吞口处,有两个篆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陌路歧途说:

补昨天欠的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