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大理石地面上出现一道七八寸深的剑痕。

  秦乙一身冷汗,看着那距离自己小兄弟仅有数寸的剑痕,然后转身朝着骨剑扑去。

  一击之后,战甲妖不再攻击,而是保持那持剑斩地的姿势,浑身紫雾蒸腾,一轮青月骤然破开胸甲飞了出来,只是光芒暗淡了许多。

  秦乙顾不得许多,慌忙抬手收回青月,抬手就是一张雷符打了过去。

  雷球闪烁,下一秒在青铜剑下破灭,战甲妖猩红的眸子盯着秦乙,几个呼吸后,转身朝着博物馆出口冲去。

  秦乙欲要阻拦,收回体内的青月之中却忽然释放出一股阴寒的气息,几乎将他的血液冰封,当下脸色一白,跌坐在地,掐起手印,调动全身元气磨灭那一股阴寒的气息。

  其时,小桃等人也互相搀扶着过来了,除了曾祥以外,其他人并未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被忽然冲进修复室的战甲妖给吓到了,此刻依然有些腿软。

  小兰看到秦乙双手血淋淋的,惊呼一声,“秦大哥!你受伤了!”便欲上前。

  “别过去!你想害死他吗?!”

  小桃急忙拉住她,低声道:“不能打扰他,他正在入定疗伤,万一被你打断,真气岔了,很有可能会走火入魔,经脉寸断而死!”

  胖老头馆长一张脸煞白,嘴唇有些发乌,看着小桃,颤声问道:“那…那到底是哪路的神神啊!”

  “那不是神!那是妖魔!”

  小桃没好气的说道,却是连忙压低了声音,怕打扰到秦乙。

  徐工等人也吓的不轻,说实话,他们常年来往于各种考古现场,见惯死尸,胆量不是一般人可比,但今夜却着实吓的他们不轻,直到此刻他们几人依旧有些颤抖,腿脚发软,相互倚着,才不至于瘫坐在地。

  众人静静等待着秦乙苏醒,不敢走开,因为刚才他们看到秦乙能将战甲妖打跑,所以他们觉得呆在秦乙身边,是最安全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馆外来了很多警察,但却被小兰等人拦了下来,不让进去打扰秦乙。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秦乙终于睁开了眼睛,张口吐出一股白气,那白气冰寒无比,直接坠地,落地之处,地面结起一层冰霜。

  胖馆长等人一阵惊骇,他们研究历史,知道这世上有很多能人异士,但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见到一位活生生的能人异士,一时紧张不知所措。

  “秦大哥,你没事吧!”

  小兰担心的问道,解开羽绒服,撕了一截里衬,蹲下身给秦乙包扎手掌。

  “我没事了。”

  秦乙勉强笑着摇摇头,看向小桃道:“给你们上级打电话,这里的事情我一个人解决不了,那妖物太厉害!”

  “好!”

  小桃连忙点头,掏出手机走到一边去打电话,片刻后走了回来,苦着脸道:“秦老师,我们在九处的联络员不接电话…..”

  闻言,秦乙微微皱眉,然后让小兰从自己兜里掏出电话,直接拨通了邢峥嵘的电话,可是却提示不在服务区,不由苦恼的挂掉了电话,干咳一声道:“算了,先送我回酒店吧!这里的事情,晚点再说。”

  一群人当即离开了博物馆,将现场留给了警察,反正没有什么伤亡,只是丢失了几件文物,不过那些文物都是国宝级的文物,也让这些警察有的忙了。

  将秦乙送回酒店,曾祥等人便准备离开了,小兰扶着秦乙正准备上楼,秦乙却忽然想起了件事情,回头冲曾祥喊道:“小曾,你等一下,我有事儿交代给你!”

  闻言,曾祥迅速跑了回来,恭敬的说道:“秦老师,您有什么吩咐?”

  “你派人去法门寺送个口信,就说秦乙请无相来西安一趟,另外,你尽快查清那个张伟的背景和行踪!”

  “好,我这就安排人去办!秦老师请放心!”

  曾祥点头,转身离去。

  秦乙这才和小兰上楼,一进门,小渔正在沙发上抱着秦妍看电视,看到秦乙狼狈的模样,不由惊了一跳,急忙跑过来,担心的问道:“你受伤了!出了什么事?!”

  说着话,扶着秦乙在沙发上坐下,便急忙去卫生间拿医药箱,给秦乙重新包扎血肉模糊的双手。

  小兰在一旁看着,神色有些古怪,看向秦乙道:“秦大哥,这位是…..”

  “哦,忘了跟你介绍,这是我老婆,许婉渔。”

  “老婆,这是我朋友,林兰,她可是很厉害的法医!”

  秦乙笑着介绍道,小兰却是吃了一惊,“啊!你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

  “呵呵,就在年前我们才领的证!”

  秦乙淡笑,小兰却是面色晦暗了一瞬,打量着正跪在地上,仔细为秦乙清理伤口的小渔,幽幽道:“嫂子果然很漂亮,秦大哥你真有福气。”

  QN酷匠“网。永F☆久免费!8看wz小说N8

  “嘿嘿,那可不,你不看我是谁!”

  秦乙略有些得意,小渔抬头看了他一眼,嗔道:“还贫呢,都伤成这样了!”

  说着话,回头看向秦妍,笑道:“宝贝,去给小兰姐姐倒杯水!”

  “好!”

  秦妍点头,欢快跑去接了杯水,递给小兰,“小兰姐姐喝水!”

  “谢谢小乖乖!”

  小兰笑着将秦妍揽进怀里,看向秦乙道:“秦大哥,没想到,你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嘿嘿!”

  秦乙咧嘴一笑,也不做解释。

  很快,小渔给他重新包扎好了手掌,这才起身将医药箱放回卫生间,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个毛巾,在他身边坐下,“来,我给你擦擦脸,看你一脸都是灰!”

  秦乙笑嘻嘻的坐着,享受着小渔的侍候,沉浸在温柔乡中,完全忘记了小兰,也没有注意到小兰眼神中的那一丝黯然。

  情到深处,秦乙不由自主伸手揽住了小渔的腰肢,感觉到自己腰上那作怪禄山之爪,小渔脸色微红,嗔道:“别闹,小兰在一旁看着呢!”

  闻言,秦乙顿时清醒过来,老脸微红,尴尬的冲小兰笑笑,便叫道:“唉,忙了一天,连顿饭都没吃,走走,咱们下去吃饭去!”

  “好啊!小兰,你也一起去吧!”

  小渔转头看向小兰,小兰连忙摆手:“不了!不了!我今天出来,都没有跟局里请假,我得赶紧回去了!秦大哥….大嫂,下次我请你们吃饭吧!今天我还有事儿,就不陪你们了!”

  “好,你有事,那你就去吧!改天,我们两口子好好请你吃顿饭!”

  秦乙笑着,伸手揽住了小渔的肩膀,小兰满口答应,旋即起身告辞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陌路歧途说:

三更完毕!兄第们挖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