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武当山曾有秦乙交过手,后来被秦妍哭声吓走的奇灵白泽。

  其实刚到昆仑时,秦乙还在纳闷,这边都打翻天了,奇灵白泽怎么不出现,此刻见他从外面回来,不由有些好奇,好好的昆仑山镇守者,不在昆仑呆着,怎么跑外面去了。

  正当他纳闷时,奇灵白泽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深邃,让秦乙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想起自己可是砍了人家儿子的金角,不由额头冷汗呼呼直往外冒…….不过奇灵白泽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目光扫过那躺了一地的昆仑弟子,剑眉微蹙,冷然道:“金蟾,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我们也有十几年没见过了吧!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可有进展!”

  金蟾长老脸色微冷,先前与玄道子一番剧斗,他的真气已所剩无几,然后又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结结实实挨了奇灵白泽一棍,受伤不轻,此刻听闻奇灵白泽的话,心头不禁敲起了小鼓。

  此刻,奇灵白泽已然拔了那金棍在手,点指金蟾长老,“怎么?你不会上了年纪,连胆子也变小了吧!这可不像自号天王老子的金蟾长老啊!难不成你已经改姓龟了吗?”

  奇灵白泽说话句句诛心,言辞之间不断挑衅金蟾长老,逼他出手,显然是存着痛打落水狗的心思。

  金蟾长老虽然知道眼前形势不妙,可他自命不凡,哪肯忍受这般折辱,眼神阴鹜的看着奇灵白泽,阴森森的说道:“好,老夫就讨教几招!”

  J酷?匠网Q1唯%R一…正版,,!G其9;他b都¤是盗“!版

  话音未落,袖中滑出一对判官笔,捉在手中朝着奇灵白泽扑去,判官笔笔锋吞吐寒芒,异常慑人。

  奇灵白泽不慌不忙,脚下石板崩碎的瞬间,人已经高高跃起,手中金棍以力劈华山之势兜头盖脸砸下。

  呜!嗤!

  金棍带着呜咽风声呼啸砸下,金蟾长老脸色微变,不敢硬接,闪身避开这雷霆一击,便仿若黑旋风一般扑到了奇灵白泽身后,一转身,两点寒芒直取奇灵白泽后脑。

  一击未得手,奇灵白泽听得脑后风声,头也不回,金棍从腋下穿出,如蛟龙出渊,狠狠捣向金蟾长老咽喉处。

  这一下出手角度刁钻,力道雄厚,要是打实在了,就金蟾长老那幅精瘦身板,不死也半残。

  不过金蟾长老也不是吃素的,能与玄道子斗个旗鼓相当,还能隐隐压住对方一头,可见他自身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饶是如此,面对着奇灵白泽这一招阴险毒辣的攻击,金蟾长老也是面色大变,放弃了重伤奇灵白泽的打算,果断后撤,一双判官笔更是接连打在了金棍之上,硬是改变了金棍的攻击方向。

  但这一下实在太快了,说时迟那时快,当当两声响后,金蟾长老闷哼一声,身子向后飞退,一条胳膊耷拉下来。

  他虽然强行改变了金棍的攻击方向,但还是晚了一步,被奇灵白泽一棍捣在了左肩头,肩胛骨立时碎去。

  一击得手,奇灵白泽乘胜追击,一个转身手中金棍暴涨一丈多长,一式横扫千军,便已出手。

  金蟾长老不得已,只能再度后退,但他也知道,自己若是再被奇灵白泽步步紧逼,难免会露出破绽,到那时,便是他的死期。

  亏得他也果断,一咬牙,扬手将手中剩下的最后一只判官笔当做暗器狠狠打了出去。

  这一下突如其来,奇灵白泽却是如早有预料一般,金棍一挑,铛!一声,判官笔斜斜飞了出去,钉在大殿前的柱子上,直接没入花岗岩的柱子里。

  这一下迅如雷霆,力道沉厚,但终究没能伤到奇灵白泽,不过却也让奇灵白泽的攻势为之一顿。

  金蟾长老抓住这个机会,一个闪身扑向三眼金蟾,一把抓住对方,一口老血喷出,顿时血雾弥漫,罩住了二人身形。

  “白泽,终有一日,老夫要报这断臂之仇!”

  阴森而愤怒的声音在山间回荡,奇灵白泽一棍砸进了血雾之中,却只是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金蟾长老已经带着三眼金蟾逃走了。

  “带着一个人血遁,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玄道子此刻恢复了些真气,见状冷笑一声,便欲施展道法追上去,可刚掐起手诀,便被奇灵白泽拦了下来,“穷寇莫追,眼下救人才是最重要的。”

  玄道子闻言,恨恨的放下了手,招呼了方岩开始去救治那些中毒的昆仑弟子。

  山外开始有昆仑弟子陆续赶回来,一群人在听说了巧儿先前的所作所为后,便愤怒的要将巧儿带走处死。

  秦乙与无相自然不能让他们真的把巧儿带走,要是二蛋醒来没看到巧儿,那还不得跟他们玩命啊!见到众人围上来,当即挺身挡在巧儿与二蛋身前。

  围着他们的都是昆仑山的优秀弟子,自然看出他二人手中的法器都不简单,便不敢冒然进攻,双方陷入了僵持对峙之中。

  “你们俩要干什么!还不速速让开,让我们带走这妖女!”

  人群中有个青年高声喝道,显然他是这一群人的领袖,这话一说,顿时煽动起了众人的情绪,人群中有人蠢蠢欲动。

  秦乙面色沉寂,心里却叫苦连天,知道再不想办法的话,说不得就要再跟昆仑的人打上一场了,而最让他忌惮的是在一旁冷眼看着一切的玄道子与奇灵白泽,若是真起了冲突,这两位随便一人伸伸手,就能把自己和无相给拍死!

  如是想着,秦乙已然伸手扣住了那枚金色的小球,随时准备搏命。

  那青年不断煽动着众多昆仑弟子,人群越来越激动,忽然不知谁出手,一道流光打向秦乙。

  那道流光其实很微弱,甚至还没飞到秦乙面前,就已经溃散了大半,但在群情激昂的昆仑弟子眼里,却犹如吹起了冲锋号。

  下一秒,在隆隆的喊杀声中,人群淹没了秦乙与无相。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秦乙连小金球都来不及抛出,便被几只拳头打翻在地。

  无相也不比他好多少,被人肉五指山生生压在了下边,因为昆仑道与法门寺的关系,他根本不能像对付妖怪一样那样肆无忌惮的出手,是以只有挨打的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