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方琪琪失踪了,秦乙一惊,伸手摸出自己背包里的那条项链,双手结印,将那项链夹在掌心,施展临字诀,灵识迅速散开,但因为是在白天,又身处市中心,所以灵识覆盖的范围足足比平时小了三分之一。

  不过这也足够了,起码覆盖了小半个城市。

  借助着那条项链上残留着的方琪琪的气息,秦乙在城市里追寻着方琪琪的踪迹,很快就找到了她的去向,竟然是在一辆车上,正朝着城外赶去,而在那辆车上还有一股恐怖的气息。

  秦乙将灵识靠近,模糊听到方琪琪的声音,在询问对方要带自己和母亲去哪里,对方只是说了一句带你去见你父亲,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秦乙听的模糊,想要靠近一些,却是被那车上的人发现了,冷喝一声,“滚!”

  那一声冷喝如同惊雷一般,虽远在数里之外,却因为灵识的原因,直接在秦乙脑海中炸响。

  顿时,脑中灵识剧烈翻腾,秦乙脸色一白,睁眼的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秦大哥!”

  无相惊叫,二蛋也是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秦乙伸手擦去嘴角的鲜血,强忍着脑中的剧痛,摇头道:“我没事,我刚才查到了方琪琪的下落,但被劫持她的那个人发现了,所以受了些伤,不是很严重,你们放心吧!”

  说着话,他站起身来,急道:“走走,咱们快追上去,将她们母女救下来!”

  然而话未说完,眼前一黑,便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已是傍晚,二蛋脸色阴沉的守在床边,无相站在窗口,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发现他醒了,二蛋的脸色才好了一些,担心的问道:“怎么样?好些了吗?”

  “好多了,只是识海震荡而已!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秦乙笑着摇头,嘴角却是不由自主一阵抽搐,感觉脑子就像一碗豆腐花一样,轻轻一晃都有散掉的可能。

  “你胆子也真大,灵识出窍,那可是我师父那种级别才敢干的事儿,你虽然灵识异常纯厚凝练,但也不能冒然使用这种术法,一旦被高人发现,你不死也得变成白痴!”

  二蛋黑着脸训斥道,秦乙咧嘴一笑,没有多说什么,看向一脸关心看着自己的无相,发现他的眼神有些暗淡,当下便笑道:“放心吧,那个人是为了对付她父亲,只要我们去昆仑,应该就有机会见到她,到时候我们三人联手,一定能救下她!”

  “恩。”

  无相点头,但显然并未真的放心下来,眉宇间依旧有一抹愁色。

  二蛋看在眼里,略微沉默后,看向秦乙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是没问题的话,我们连夜出发吧!”

  闻言,秦乙看了一眼二蛋,明白他是为了无相,当下便点头道:“我没问题,咱们这就出发吧!”

  再次退房后,三人踏上了前往昆仑的旅程,不过这一次是搭车过去,因为劫走方琪琪的人就是乘车前往昆仑的,他们觉得搭车过去要好一些,若是半路追上了那伙人,说不定有机会救回方琪琪母女。

  十四个小时的旅程,当秦乙三人赶到昆仑山口时,仍旧没有发现方琪琪那一行人的行踪。

  因为之前识海受到震荡,秦乙已经暂时无法再使用临字诀。

  看着那连绵无尽的昆仑山脉,秦乙揉着眉心,苦恼道:“我们怎么去?”

  二蛋没有回答,只是朝着他身后扬了扬下巴,秦乙狐疑的回头看去,就见一道身影从远处慢慢走来,正是那日见过的方岩!

  过了约莫盏茶功夫,方岩才来到了三人面前,二蛋淡然的说道:“来了。”

  方岩微微点头,看了一眼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的秦乙,咕哝一句,“走吧!”转身朝着山间走去。

  时至十一月中旬,昆仑山白雪皑皑,异常寒冷,虽然几人修为不俗,但也顶不住这天地之威,各自都裹的严严实实的。

  只有无相,依旧穿着那件泛白的青灰僧袍,跟在三人身后慢悠悠走着。

  旅程很沉闷,方岩根本不说话,只是闷头领路,二蛋也罕见的关上了话匣子。

  足足走了有三个多小时,一行人进入了一片山谷,谷中雾气腾腾,隐有一道微弱金光在雾气深处闪烁。

  秦乙早已见识过武当的福地洞天,知晓这应该就是昆仑洞天的入口,正欲走进去。

  二蛋却和方岩同时停下了脚步,两人眉头紧皱。

  秦乙有些莫名其妙,这不都到家门口了么,怎么停下了,当下便低声问道:“什么情况?”

  “不太对劲啊!空气里有血腥味!”

  二蛋低低的说了一句,示意秦乙看看自己左脚边的积雪,在那里有一丝殷红的血液。

  忽然,方岩像疯了一样朝着山谷的左边山坡跑去。

  “那是什么东西!”

  秦乙顺着他的身影看去,看到一头满身如雪白毛的巨大生物,躺在山坡上,不知死活,先前因为那东西通体雪白,又趴在雪地里,是以根本就没有注意。

  “昆仑守门人,传说中的雪人,耶缇。”

  二蛋皱眉说了一句,招呼秦乙和无相跟了上去。

  待得到了近前,秦乙才算看清了这耶缇的真面目,其实就是一种猿猴,但要比猿猴大很多,浑身长满雪白的长毛,只露出一双幽蓝色的眼睛。

  不过此刻,这一双眼睛里毫无生气,而在其左肋下,有一道恐怖的伤口,皮肉被生生撕掉了一大块,隐约可见里面森白的肋骨与粉红的肉糜,缕缕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缓缓溢出,看上去似乎死了没多久。

  二蛋仔细打量着,甚至伸手进那雪人的腹内摸了摸,抽回手后抓起一把雪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摇头道:“真正致命的攻击是在前胸,心脏和主要器官都已经粉碎,至于肋下这道伤口,像是被某种动物撕咬出来的。”

  说完话,他回头看了一眼秦乙,“你说劫持方琪琪的人是个高手,这耶缇应该就是死在他手下,现在应该这人已经进了昆仑道了。”

  更新最y3快X上JR酷A匠网

  “什么!琪琪被劫持了!你为什么不早说!”

  方岩霍然起身,两眼冒火的瞪着二蛋。

  “不要激动,她暂时应该没有危险,而且那个应该也把她带来了昆仑道,咱们只要进了昆仑洞天,应该就能见到她!”

  二蛋皱眉说道,方岩却不理他,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冲进了雾气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