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声张!她没问题,但她似乎经常和妖物接触,所以久而久之身体里就有一缕妖气凝聚不散。”

  二蛋连忙以手掩唇,示意他声音小一点,然后将那纸条收起,老神在在的说道:“刚一看到她,贫道就察觉了,所以才前去打草惊蛇,不过那女孩没什么问题,只是一个大学生,放暑假了,去九江看她男朋友。”

  “原来如此,怎么?你想帮她?”

  秦乙微微蹙眉,看着二蛋。

  二蛋却一本正经的摇头叹息道:“看缘分吧!救人一命,也是功德一桩!我在她身上留了一手,若她遇到什么危险,我会有感应,到时候能帮便帮一把,那么漂亮乖巧一女孩,死了怪可惜的!”

  {h更新《i最快-Y上“酷9匠)网

  “艹,你丫不就是想打人家的主意嘛!”

  秦乙撇嘴,看穿了二蛋那一本正经的伪装,哂笑道:“你也不想想,按你真实年龄算,那女孩都他娘该管你叫叔了!你也真下的去口!”

  “小伙纸,你还是太嫩啊!难道没听过,老夫聊发少年狂吗!”

  二蛋却完全不在意他的嘲讽,一脸遗憾的看了他一眼,便闭目养神了。

  秦乙撇嘴,继续低头吃面,一边看着手机里,小渔给他发的短信,之前只顾着和二蛋聊天,都没在意。

  清晨六点半,列车到达九江站,秦乙二人精神抖擞的走出车站,在站前广场再一次看到那个长发美女,但二人并未上前打扰,只是看着她和一个前来接她的小伙子拥抱在一起,然后两人牵手离去。

  “她男友没什么问题。”

  秦乙微微摇头,自从开始修行以来,他就渐渐发现,每个人都有自身的气场,年轻人气场强劲活跃,年龄越大,气场也就越沉寂,暮气沉沉。

  而修士的气场就更加具有各自独特的特征,如雪儿,平静时轻灵如风,狂暴时冰雪一般森寒,至于二蛋同志,很怪异,他的气场时有时无,在大多数时候,在秦乙的感知里,他根本就和普通人别无二致。

  “先放一放吧,咱们此行不是为了对付什么小妖,是为了那条蛟龙。”

  二蛋挑眉,招手拦下一辆的士,率先拉开车门钻了进去,秦乙看了一眼已经远去的二人,跟着钻进了车里。

  一间古香古色的店铺前,车子停了下来,二蛋拍屁股下车,秦乙无奈的摸出钱包付了车钱,下车时,二蛋已经在敲门了。

  “咳咳,谁啊,大清早的,来了,来了!别敲了!”

  苍老的声音从店铺里传来,伴随着阵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吱呀,店铺门拉开一条缝,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看上去很年轻,顶多也就三十多岁,但偏偏一头白发如雪。

  在看见门外的二蛋后,露出一抹惊喜,连忙打开店门,“师兄?!快请进!”

  二蛋回头冲秦乙招手,闪身钻进了店里。

  秦乙跟在他后面进去,皱眉打量正忙着为二人倒水泡茶的中年人,轻声道:“居士何以五脏俱损!”

  “这位居士好眼力,在下多年前受了伤,一直不曾痊愈。”

  那人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声,语气之中甚至带着一抹自嘲的笑意,将两碗茶放在二人面前,然后抱拳冲二蛋躬身行礼,“陆七星见过师兄,居士。”

  “师弟不必多礼。”

  二蛋伸手扶住陆七星,秦乙却是起身抱拳,“居士多礼了,在下秦乙,见过陆兄。”

  行礼过后,陆七星坐下,看着二蛋笑道:“多年不见,师兄风采依旧,小弟却是老了。”

  二蛋勉强笑笑,“这些年,你还好吗?”

  “还好。”

  陆七星洒然一笑,“不知师兄突然前来,所为可是那庐山青蛟?”

  “正是。”

  二蛋点头,叹息道:“当年昆仑七秀偷袭我,若非你拼死阻拦,我恐怕早就被他们捉回去练成了护山傀儡了,而正是那一战后,你一身修为尽废,更落得五脏俱损,这一次,我一定弄到蛟珠,开炉炼药,治好你的伤,让你健健康康的享受你的人生。”

  “师兄有心了,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只是小弟想劝你一句,那庐山青蛟能不碰就不要碰,有太多人盯着那条蛟,师兄如今已不是武当弟子,没有师门庇护,如何与那些人争夺。”

  陆七星不无担忧的说道,但看到二蛋的脸色,摇头叹息一声,“早在前几日,我就收到风声,昆仑七秀已经来了,而且四处挑战冲着青蛟而来的各派修士,其目的就是为了独霸青蛟。”

  闻言,二蛋眼睛微眯,眸子里闪过一抹危险的光泽,咧着嘴笑了起来,“嘿嘿,还真是冤家路窄呢!有意思!真有意思!”

  他在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只是任谁看到这明媚的笑容,心里都隐隐发寒。

  “不要激动,别忘了咱们此行的目的。”

  秦乙轻轻敲了敲桌子,看着二蛋说道:“当然,如果有人要阻挠,咱们可都是玩命的行家!”

  说着话,他也咧嘴笑了起来,笑容与二蛋如出一辙,让陆七星连连摇头叹息,“我这伤当年经师尊医治,虽不能痊愈,但也不会再继续恶化,并无性命之虞,何况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

  “蛟珠,我志在必得!”

  二蛋神色平静的说了一句,然后端起茶碗吹去浮茶,喝了一口,然后放下茶碗,看着碗中碧绿的茶汤,出神的说道:“不止是为了治好你的伤,这一炉药,我有大用。”

  “是宁…..明白了,既然师兄心意已决,小弟便不多说了,但昆仑七秀修为深厚,庐山青蛟更不是寻常货色,师兄还是早作准备。”

  陆七星点头,面有了然之色,起身去一边的桌子里翻了一阵,摸出一个小木牌,递给二蛋,“这是醉仙阁的交易令,师兄可以去看看,今夜那里会有一个拍卖会。”

  “哦,没想到还能遇上醉仙阁的拍卖会,正好我也要做些准备,今夜就去走一遭。”

  二蛋没有推脱,收起了木牌,冲秦乙眨眨眼,“晚上带你去开开眼,若是有幸被醉仙阁的阁主看上眼,那可是有大好处的!”

  秦乙没有说话,以前在工厂做工时无聊,就经常看网络小说,也想到了修行界其实和俗世差不多,也有商业活动,只是比起世俗来说,他们交易的东西通常都是些灵物宝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